觸摸極限射程的“極限”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鄔林 李寶 賴文--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6-19 06:39

摘要︰訓練和實戰如何一體化,沒有標準答案,必須在火熱的練兵場上磨礪摔打,在硝煙中“實踐出真知”。

第73集團軍某旅防空演練中“敵”機超出導彈極限射程,“打還是不打”引發官兵熱議——

觸摸極限射程的“極限”

■鄔林 李寶 解放軍報記者 賴文--

該旅組織某型戰車進行實彈射擊,檢驗裝備極限性能。何生 攝

開欄的話

習主席在中央軍委軍事工作會議上強調,“要把新時代軍事戰略思想立起來,把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立起來,把備戰打仗指揮棒立起來,把抓備戰打仗的責任擔當立起來”,為新時代練兵備戰和軍事斗爭準備提供了科學指南和根本遵循。

“練兵若難,進軍就易;練兵若易,進軍就難。”對戰場勝利的角逐,往往在一支軍隊的訓練階段就已經展開。訓練和實戰如何一體化,沒有標準答案,必須在火熱的練兵場上磨礪摔打,在硝煙中“實踐出真知”。

時下,全軍各部隊出遠海、穿山谷、上高原、走戈壁,由專業訓練到戰術訓練,由單元合成到要素集成,進入了按綱施訓的又一個新階段。越是向前跋涉,越會遇到難關險隘。從今天開始,本版開設“破除和平積弊 聚力備戰打仗•一案一思”專欄,及時報道一線官兵在直面矛盾中思考、在解決問題中突破,聚力勝戰再出發的新探索、新觀念、新成果、新氣象。

“這一次的對手是真正的戰斗機,飛行速度更快、規避能力更強,澤仁扎西還能鎖定目標嗎?”5月下旬,第73集團軍某旅與空軍某部展開“背靠背”戰術對抗,上士澤仁扎西成了官兵議論的焦點。

澤仁扎西為啥這麼“火”?旅領導告訴記者︰前不久,他大膽操作,完成了一次其他官兵認為“不可能完成”的目標打擊任務。

那一次演練,受領陣地防空打擊任務後,澤仁扎西隨連隊迅速機動至預定地域,繪制火力要圖、布設防御戰位……一連串動作緊張有序。然而天公不作美,陣地漸漸被濃霧籠罩,能見度極低,這讓不少官兵眉頭緊鎖。

“正前方發現‘敵’機一架。”觀測手發現“敵情”,立即提醒發射手搜索目標。然而由于濃霧的遮蔽,聲光信號時斷時續,發射手無法精準截獲目標。

從1號戰位到5號戰位,大家眼睜睜地看著“敵”機飛過,卻沒有人敢發射導彈。“敵”機越飛越遠,漸漸超出了裝備說明書標定的極限射程。

打還是不打?正當大家猶豫不決時,只听“轟”的一聲響,“長箭”躍筒而出,穿過濃霧摧毀靶機。大家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6號戰位的澤仁扎西。

“超出裝備理論極限射程到底能不能打?”復盤檢討會上,官兵圍繞這個問題展開激烈討論。有的官兵認為,超出了性能參數範圍,純屬盲打,打中只是運氣好;有的官兵說,這絕不是運氣,武器裝備的性能參數只是個參考,在實戰中要敢于突破裝備的極限。

“極限射程的‘極限’到底是什麼?現在看,恐怕不僅是裝備性能,還有人的觀念。”該旅領導引導大家繼續思考,並請澤仁扎西談談看法。

“自己手中的武器自己最熟悉,能不能打心里要清楚。”澤仁扎西從事導彈專業已有8年,他坦言自己剛學裝備時,和很多人一樣把理論書背得滾瓜爛熟,嚴格按照武器性能參數操作。但是隨著實戰化訓練的不斷深入,他發現一味依靠“參數思想”指導訓練,缺乏突破和創新,不利于應對復雜的戰場情況。

“以科學訓練為基礎,把一項技能練到極致,能不能發揮出裝備更大效能?”澤仁扎西反復琢磨手中武器裝備的各類參數,大膽嘗試突破性訓練,從大于理論極限射程開始一點點摸索,總結出了自己的“一整套”射擊經驗。“真正打起來,我更相信自己的技能。”談起上次演練中的一幕,澤仁扎西自信地說。

為了摸清裝備真實的性能底數,該旅邀請院校教授、廠方專家配合開展導彈裝備實戰性能檢測。讓官兵感到意外的是,在外部環境良好、官兵操作嫻熟的情況下,武器裝備的潛能被不斷激活,導彈擊中目標的距離竟然多次超過裝備說明書上標注的極限數值。這啟示官兵︰極限射程的“極限”不是一個恆定刻度,並非不可逾越。

舉一反三,尋求更多突破。該旅以此為契機,對其他武器裝備分別進行實戰性能檢測,把平時訓練想不到、看不明的裝備潛力挖掘出來,真正使手中武器裝備成為戰場制勝的利器。

備戰札記

■防空營營長 敖日長

絕知“戰事”要躬行

一次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引發了一次關于裝備極限性能的思考。這不僅僅是一次數據的突破,更是對“參數思想”的破擊。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書本上的理論是用來指導實踐的,但如果只會一板一眼地按照書本上的理論“循規蹈矩”,不在實踐中突破創新,那麼理論便成了“教條”,甚至可能成為“束縛”。武器裝備說明書上的理論要求、參數指標亦是如此。

練兵備戰必須靠躬身實踐。只有少點“紙上得來”的“膚淺”,多點真打實備的“躬行”,反復在實戰化訓練中摔打錘煉,才能砥礪官兵沙場亮劍的底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