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守在“雲端哨卡”的武警青海省總隊第二支隊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新  關曉虎  王金兵責任編輯︰李愛明2016-08-11 19:27

盛夏的昆侖山腹地一片昏黃,突如其來的沙塵暴將武警青海省總隊第二支隊野外駐訓營地瞬間湮沒。高山峽谷間,一場高原惡劣天候下的實兵對抗演練激烈展開。

從去年3月起,擔負高原處突任務和青藏鐵路守護任務的武警青海省總隊第二支隊將以往的高原適應性訓練改為使命課題訓練,每年分三批將官兵拉到野外營地進行4個月以上的輪訓。

在守護青藏鐵路線的“雲端哨卡”,在條件惡劣的野外駐訓基地,這支部隊展現出苦練打贏能力、勇攀戰斗力高峰的強軍風采。

(一)

“風吹石頭跑、氧氣吃不飽,六月下大雪、四季穿棉襖”,這是昆侖山上和青藏鐵路沿線自然環境的真實寫照。支隊官兵始終牢記使命,出色完成了上級賦予的各項任務。

要在高原上打勝仗,必須把極端惡劣條件下的各類作戰數據作為支撐戰力提升的重要依據。

近年來,支隊采取動態采集作戰數據的實戰化訓練模式,先後處置各類險情20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0余人,收繳各類危險品30余件。

在高原,官兵行走相當于內陸地區負重20公斤,脈搏跳動增加,汽車動力下降、故障率增加,各種武器射擊精度下降……

為克服高原反應對人員裝備的影響,支隊按照海拔每升高1000米作為一個調整台階,組織官兵在不同海拔高度進行相應科學訓練,循序漸進,逐步提高。

剛到高原時,不少官兵出現太陽穴脹痛、睡眠質量差、耳鳴等高原反應。支隊專門成立醫學信息采集組,通過采集外訓官兵的脈搏、血壓等參數,與營區官兵生命體征進行對比,選擇數據相近者編組訓練。

特勤分隊從3000米海拔開始,先後在5個海拔高度進行高原追擊訓練,針對高原空氣含氧量低、風向無常等特點,采集了300余組地理、氣象和人裝數據信息。

(二)

高原很多區域常年積雪不化,特殊的冰雪環境對機動分隊的官兵造成很大困擾和障礙。

2015年底,支隊將特勤中隊拉至海拔4500米的雪山中進行實彈射擊,然而成績公布後,官兵們卻傻了眼︰平時百發百中的“神槍手”程海偉的成績只能勉強及格。

為有效解決高原雪地射擊過程中發現的難題,支隊射擊骨干在海拔4500多米的玉珠峰腳下,冰天雪地里開始進行高海拔、復雜天候條件下的射擊訓練。

隊員們用不同槍支,逐發子彈找彈著點,有時候一天就要在射擊底線和靶間往返百余次。厚厚的訓練筆記本上,記錄著射擊條件、天候條件、彈著點……

經過不斷探索與研究,官兵們整理歸納出高海拔、高風速、強光照條件下的射擊參數,並在支隊推廣使用,部隊高原實彈射擊成績大幅提升。

今年,支隊在總隊狙擊手集訓考核中取得團體第一名的成績,在武警部隊66個單位特戰骨干集訓考核中斬獲一個單項第一和團體第十的殊榮。

(三)

支隊在抓訓練上狠得出名︰大綱規定必訓的,標準高一截;大綱明確選訓的,變成必訓;大綱沒有要求的,拓展數十項……

2015年3月,支隊擬對官兵十公里奔襲課目進行摸底測試,但野外駐訓基地氣候連日反常,參謀人員提出改期測試。

“要是今天被下雨、刮沙塵擋住實戰化訓練的腳步,明天遇到暴恐襲擊豈不是不敢應戰?”第二支隊支隊長安大鈞態度堅決。

奔襲按計劃正常展開。最終,在惡劣環境下,盡管口鼻都鑽滿了土,官兵們還是提前抵達預定地域。

今年3月,歷經七天七夜共63個課目的“魔鬼”特訓後,已數次達到身體極限的特戰官兵準備松口氣,迎接屬于自己的榮譽時,支隊政委賈振雄宣布︰“頒證地點——玉虛峰!”

玉虛峰海拔近6000余米。一路上,官兵們摔倒了爬起來,再摔倒再爬起來,手腳並用向山頂攀爬,汗水浸透迷彩,利石劃破手掌,但沒有一個人退縮。

為提高官兵的單兵對抗能力,曾獲得武警青海省總隊54公斤級散打比賽冠軍的安大鈞親自開辦擂台賽並任擂主,將擂台賽搬至荒漠戈壁的野外駐訓基地,接受所有官兵挑戰,檢驗官兵的訓練效能。

扎實的訓練鍛造了官兵過硬的本領,近年來,支隊先後圓滿完成武裝押解、武裝抓捕、抗洪搶險等57項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