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大陸最南端航空兵團

——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團探訪錄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玉清 張汨汨 張力責任編輯︰湯傳飛2016-11-24 18:41

戰機釋放干擾擺脫導彈跟蹤鎖定(資料圖)。黃演莊

2014年的“金頭盔”比武,這個團作為“衛冕冠軍”,參賽陣容一半以上都是剛完成改裝的新員。

1986年出生的劉俊也在其中,“在家被老飛行員們‘壓著打’,結果出去一比試,雷達也好使了,電抗也好使了,也沒那麼難嘛!”

他們再次奪冠,甚至出現了被評估組形容為“一群‘嫩鳥’打得‘老鳥’滿空域跑”的場景。空軍評出16個“空戰能手”,他們獨佔6席。

凱旋,卻沒有太多興奮。

“領跑不易啊!”“金頭盔”獲得者王海峰感嘆,每次對抗都覺得越來越難打、對手越來越厲害。

真正的勝利者往往能感到更多的憂患,“特別是在飛行這個發展日新月異的領域。”他們手中的飛機已經服役20年,當年先進的新機如今已成老機,如何在裝備性能落後的條件下開掘更多的戰斗潛能、打贏對手?

“向學習要戰斗力。”團政委楊書寶說。

外人走進空勤樓,常會誤會飛行員們正集體外出︰走廊里空空蕩蕩,人影兒也不見一個。

“你去推學習室的門,人都在這兒呢。”教導員王能武說。

學習室的燈每天亮到深夜,王能武總得“做惡人”︰他手按在電燈開關上催︰“我要關燈了,都回去睡覺!”

飛行員趙志強當學生時,是個“坐不住三分鐘”的淘氣包,可如今他能“通宵通宵地研究,資料一看一摞,材料一寫一沓”。

“學習好不一定能飛得好,但想飛得好一定得學習好。”這是他的總結,現代空中戰場需要的儲備太多了,他們“每分鐘都有緊迫感”。

只有在繁雜中放下一切名利的紛擾,才能在密集的任務里實實在在地沉澱、提煉,從而“冷靜地升華”——這,或許就是他們“淡定”的由來。也許,只有在戰機嘯叫著沖上雲霄時,那些潛藏的“殺氣”才會噴薄而出。

這種氛圍,會讓人沉靜而投入、興奮而忘我,會讓人“來不及考慮待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