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據守天山到飛出國門,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豹”戰機的嶄新航跡,就是空軍轉型建設的生動縮影——

異國空域鐵旋風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建文 王曉飛責任編輯︰高麗萍2016-12-22 10:50

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豹”戰機正在進行飛行訓練。車孟濤 攝

天山腳下,寒風乍起。初冬,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一個普通的飛行日,飛過7個不同機型、有近1600個小時飛行經驗的領航主任陸俊戎駕駛“飛豹”戰機凌空而起,飛越天山、展翅蒼穹。

返航歸來,陸俊戎告訴記者︰“我們旅駐扎在天山腳下,過去一直裝備殲擊機。2012年換裝殲轟一體的‘飛豹’戰機,標志著我旅成為一支肩負突防突擊使命的空中進攻力量。”

時間回撥到9月21日。吉爾吉斯斯坦巴雷克奇市埃杰利維斯訓練中心,“和平使命-2016”聯合演習現場,靶場上的“V”型靶標若隱若現,給異域戰場增添了幾分神秘。

11時53分,陸俊戎和戰友駕駛的4架“飛豹”戰機如游龍出動,呼嘯著穿破雲層抵達靶場上空。進入、俯沖、發射、拉起……所有動作一氣呵成,數十枚拖著紅色尾焰的火箭彈,如同長了眼楮般直奔靶標。只見地面沙塵四起,火星點點,目標被炸得粉碎。

“本次演習,我們采取境內起飛、遠程奔襲、多機同時進入、對境外目標進行精確打擊的作戰樣式,標志著對陌生地域突擊能力實現了新的提升。”陸俊戎說。

這並不是“飛豹”戰機第一次在國際場合亮相。早在2007年,我軍就派出兩架“飛豹”戰機參加“和平使命-2007”聯合反恐軍演,與友軍協同對“恐怖分子”實施聯合攻擊,打擊縱深之“敵”,展現了中國空軍的風采。

那時,“飛豹”戰機裝備部隊的範圍還沒有那麼廣,陸俊戎和戰友只能從電視中領略“飛豹”的英姿。2012年“飛豹”在該旅列裝後,他們還曾到參演部隊取經學習。幾年來,陸俊戎和戰友駕戰機戰荒漠、上高原、飛遠海,訓練內容不斷拓展,從打固定目標到打移動目標,從打模擬靶標到打實體靶標,從已知條件下訓練到未知條件下訓練,填補了該型戰機訓練的多項空白。

長時間貼近實戰的訓練,讓該旅在走出國門時底氣更足了。去年的“雄鷹-Ⅳ”中巴空軍聯合訓練中,“飛豹”優良的技戰術性能令巴方參訓人員贊不絕口。那次訓練,中國空軍派出殲擊機、殲轟機、預警機等飛機參訓,巴基斯坦空軍派出殲擊機、預警機等飛機參訓。陸俊戎和戰友駕駛“飛豹”與各種機型協同作戰、混編出擊,在紅藍體系對抗中展現出了高超的技戰術水平。

今年7月至8月,“國際軍事比賽-2016”在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舉行。在其中的“航空飛鏢”項目比賽中,“飛豹”戰機與蘇-24、蘇-30、蘇-34等世界著名戰機同台競技,參加了空中領航、實彈攻擊、復雜特技、體能測評、目視偵察5個項目的角逐,獲得轟炸機組總評第二名。特別是,在只進行了10分鐘靶場適應飛行的情況下,陸俊戎的戰友王小軍、羅峰機組在對地目標作戰比賽中獲得滿分,4枚火箭彈全部命中靶心,是所有參賽國唯一一支火箭彈全部命中靶心的代表隊。

一滴水能夠折射出太陽的光輝。一支部隊從據守天山到飛出國門,同樣折射著一個軍種的轉型建設。陸俊戎深有感觸地說︰“‘飛豹’在我旅列裝,是在加快建設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強大人民空軍背景下進行的,這既體現了我國經濟和科技實力的長足進步,更體現了我們戰略觀念的與時俱進。”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空軍參加聯演聯訓的步伐也越邁越大。從“和平使命”聯合演習到“雄鷹”系列聯合訓練,再到“國際軍事比賽”系列聯賽,近年來,空軍參加聯演聯訓聯賽實現了兵力規模從單機平台到多種機型體系出動,參加兵種從單一航空兵到空降兵和地面防空兵,參演裝備從引進裝備到自主研發裝備,參演頻率從一年一次到一年多次。空軍參謀部訓練局戰役訓練處處長姚正業介紹說,這個過程中,中國空軍展現了開放、自信、合作的姿態,也從外國空軍同行身上感受到了更多的實戰化訓練氣息。

“主建不能忘戰,我和戰友將時刻不忘練兵備戰、能打勝仗這個初心,緊貼使命任務、作戰對手和戰場環境,強化實戰化訓練,不斷提升打贏能力,維護國家空天安全。”陸俊戎說。(李建文、王曉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