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長趙彥俊的“良心哲學”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段江山 聶極鴻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5-10 04:01

5月2日,中部戰區陸軍某特戰旅組織集訓動員。三級軍士長趙彥俊帶領全營訓練尖子,進行特戰課目演示。在他看來,當兵就像練習狙擊,眼中、心中時刻要瞄準戰場。

士官長趙彥俊的“良心哲學”

起床號響了,中部戰區陸軍某特戰旅三連下士陳福清賭氣沒有起床。

他即將退伍。在這個節骨眼上,因為違規使用手機被通報,他覺得委屈。連長張文的批評、指導員席迎偉的耐心勸導,都沒能解開他心里的疙瘩。

情況反映到營部。當天,三級軍士長、一營士官長趙彥俊抱著鋪蓋卷來到排房,住在了他頭對頭的床上。

“部隊培養了我們,憑良心說,這樣做有意思嗎?是男人就得敢做敢當。”那天夜里,趙彥俊跟陳福清聊了當兵這些年的風風雨雨。

第二天一早,起床號響起,趙彥俊從床鋪上一躍而起。陳福清猶豫了一下,也翻身而起,站在了出操的隊列中。此後,他再未缺席任何訓練。直到離開部隊的那天早上,依然準時出操。

帶兵,趙彥俊並沒有什麼秘訣。他說,他只是盡量做好自己,“憑良心干工作”。

從軍20年,他的“良心哲學”指引他成長為士官隊伍中的佼佼者,也影響著身邊一茬茬戰友。

事隨勢遷 初心不變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部隊對我好,我就要報答。

20年前那個深夜,在浙江一家工廠員工宿舍里,還是打工仔的趙彥俊瞪視著黑暗。

他一遍遍回想著香港回歸的電視畫面,眼前不斷閃現儀仗兵升國旗的颯爽英姿。熱血在體內奔涌,燒得他滿臉發燙。

琢磨了半宿,他突然一拳擂在床板上︰“我要當兵!”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追求的夢想。對于來自農村貧困家庭的趙彥俊來說,追求夢想需要付出比別人更大的代價和勇氣。

穿上軍裝,他沒了作為空調技師的千元月薪,只有每月35元的義務兵津貼。趙彥俊對父母說︰“過幾年再掙錢給家里蓋房子。”

2000年,趙彥俊參加原北京軍區偵察兵大比武,成績優異。

回家探親,他給家人播放比武視頻。視頻中,趙彥俊用針挑腳底板十多個水泡,輕輕一刺,血水就冒出來。母親邊看邊抹淚︰“在部隊咋吃這麼大苦,不行,咱回家吧?”

听到這話,趙彥俊愣住了。他緊緊攥住母親干瘦的手,好半天想不出安慰的話。

趙彥俊何嘗不想回家,但他要以“兵王”的身份風風光光回家,他想用軍功章回報母親的牽掛。當年年底,他以排名第一的考評成績,作為部隊優先保留的骨干人才,轉為一級士官。

家人的牽掛,部隊的需要始終在撕扯著他的心。2009年,趙彥俊三級士官服役期滿,可以轉業安置,回家與妻兒團聚。面對妻子期盼的目光,他還是選擇繼續留隊︰“傘降骨干4到5年才能培養出來,我們老一批傘降骨干要是都走了,實在不放心。”

2013年,該旅組織高級士官選拔。競爭對手竟不約而同地推薦了趙彥俊︰“三級軍士長的名額給別人,我們多少會有些意見。但給趙彥俊,我們心服口服。”

憑借優秀的綜合素質,他再次作為骨干人才留隊,轉為三級軍士長。

“是部隊培養了我。”這不是趙彥俊勸解陳福清的場面話,而是掏心窩的獨白,“我是農村出身,不怕苦不怕累,就明白個事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部隊對我好,我就要報答。”

前不久,趙彥俊受領“特種作戰單兵綜合實戰化課目演示”組訓任務。他帶領全營尖子,開展了一個多月緊張集訓,受到上級高度肯定。

總結會上,旅長張愛軍對趙彥俊說︰“我們當年沒選錯人!”(段江山、聶極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