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盾尖兵”王一︰開著二十噸的特種車玩漂移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時曉磊 張雷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5-24 04:32

■百名精兵NO.3

“藍盾尖兵”王一

當兵14年,四級軍士長軍餃,精通多型特種車輛的駕駛與維修,參加大項軍事任務11次,安全行駛20多萬公里。2017年4月,參加空軍首屆“金盾牌”比武競賽,榮獲特種車輛駕駛、防空導彈裝退兩枚“藍盾尖兵”獎章。

強軍心語

靜如止水,動如火焰,一心向戰為制勝,強軍路上攀高峰。

——王一

開著二十噸的特種車玩漂移

——中部戰區空軍地導某團特種車輛駕駛員、四級軍士長王一新聞特寫

如果問︰“見過二三十噸重、十幾米長的特種車嗎?”

“當然見過,這種車很多部隊都有!”

“那你見過開著這種車玩漂移的嗎?”——王一是駕駛這種車輕松玩漂移的人!

王一,中部戰區空軍地導某團特種車輛駕駛員。前不久,在空軍首屆“金盾牌”比武中,他創造了一連串紀錄︰1500多名參賽選手中,他是唯一一個參加5個課目競賽的選手,還是唯一一名榮獲兩枚“藍盾尖兵”獎章的選手,更是數十名特種車輛駕駛選手中唯一沒有被罰分的選手。

初見王一,是部隊從演兵場歸建的第二天。皮膚黝黑,一米七八的個頭,體形偏瘦,一臉冷峻,言語不多。幾天前那場激烈的廝殺仿佛已與他無關,更是很少提及自己兩次奪魁的細節。

但有關王一的傳說,已傳遍整座軍營,很多官兵開始重新審視裝備陣地上的這個龐然大物,還有它的主人——王一,比賽當天的情景被多次提及。

初夏的西北大漠,突然迎來一夜風雪,讓土黃色的戈壁灘有了一股肅殺之氣,特種車輛考核區變得泥濘不堪。這是“金盾牌”比武競賽的首個課目,以緊急行軍通過復雜道路為戰術背景展開。對這支“車輪子上的部隊”而言,顯得尤為重要。第一輪比賽的10余名選手中,有來自老牌勁旅的“名將”,有手握先進裝備的“尖子”,還有參加過國際軍事競賽的“強手”。

高手過招,分毫必爭。“唰!”裁判揮動旗子開始計時。王一躍上戰車,發動車輛、鳴笛示意、掛擋起步,整套動作一氣呵成。淤積的爛泥像年糕一樣黏住車輪,王一一腳轟開油門,車輛咆哮著沖入考核場。8字形路、波浪形路……9個課目一路險情,加上車輪打滑,快不得更慢不得。某一轉彎處,王一連打方向盤,但車輪不听使喚,眼看著就要撞桿,王一一腳剎車巧用力,幾十噸的鐵家伙猛地滑出幾十公分,而後穩穩地停在桿前兩厘米處,好險!王一長出一口氣,駕車向終點沖去。

預賽第一、決賽第一,比武剛剛開始,王一已將一枚“藍盾尖兵”獎牌收入囊中。這可是1500余名官兵參賽爭奪的36枚“藍盾尖兵”獎章啊!在隨後的防空導彈裝退、夜間緊急機動作戰、輕武器射擊、五公里武裝越野等課目考核中,王一奪得防空導彈裝退滿分,成為空軍“金盾牌”比武中唯一的“雙料王”。

榮辱不驚、心如止水,這份底氣從哪來?練的。王一的回答直截了當︰“那天雪剛化,路面不好,是我訓練中成績比較差的一次!”

團長劉志平介紹,在營訓練時,王一主動增大障礙訓練難度,別人是練,他是拼!上午4小時車輛駕駛,下午4小時導彈裝退,休息時間經常“訓練加餐”,不論春夏秋冬,從訓練場下來的他總是大汗淋灕。

制動距離、轉彎半徑、換擋時間,他熟記各型車輛參數,就為了摸清“它的脾性”。駕馭新搭檔時,他先穿薄底布鞋與油門“親密接觸”,逐漸掌握油門力度與發動機轉速的契合規律,之後再穿作戰靴,強化腳下的力度控制。他嚴摳上車動作、換擋速度、打方向盤力度,讓速度反應和力道把握形成本能。而在導彈裝填這一方面,他與其他號手的默契程度,更相當于一個人的左右手,配合無間!

一名司機,又不是地導部隊的關鍵崗位,有必要對自己這麼嚴苛嗎?但王一並不這麼看。

“未來戰爭,打的就是‘快’。不論臨戰準備,還是機動隱藏,地導部隊作戰的‘撤走進打藏’,哪個環節不是在搶時間?”王一較真道,“我快1秒鐘,戰友便能多1秒抓住目標。”可他快的何止是1秒,決賽中他超出第二名12秒,且無一罰時點。

“尖兵不尖兵,先當好螺絲釘!”這就是王一眼中的“體系融合”。地導部隊講究“全營一桿槍”,翻開王一14年的入伍履歷,記者發現王一這顆螺絲釘“釘”到哪兒,哪個部件就能快半拍。

當兵第三年,炊事班長退伍,營里見王一工作負責踏實,就把他從修理所調到炊事班當班長,一年多他變著花樣搞伙食調劑。隨後,警衛班長退伍,營里見他的軍事素質好,王一就當了一年半的警衛班長,帶出了一幫“小老虎”。

後來,營里摸底發現,入伍前就有駕駛本的王一還能開大車,就讓他當上了司機班長,一直干到現在。每次任務,他總是開故障最多、車況最差的那台車,跟在車隊的最後面。只有這樣,領導才放心,王一自己也才踏實。

“這下,你這個老末跑到最前面了!”采訪最後記者開玩笑說道。

“強軍路上無先後,更沒有崗位輕重之分。打仗用得上的,都是重要崗位,關鍵是要有一顆向戰的心!”王一感慨道。(時曉磊、張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