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班長有點“軸”

——記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三級軍士長趙雲霄

來源︰新華社作者︰楊雅雯 宗兆盾 濮照責任編輯︰張宏洲2017-06-04 16:58
2017年4月,趙雲霄為官兵解讀習主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

看著台下士兵被趙雲霄激情澎湃的授課所感染,劉杰心里不是滋味,甚至有些“嫉妒”。

趙雲霄是戰略支援部隊某旅三級軍士長,劉杰是他所在連的政治指導員。

回想來連隊講的第一次課,“剛開始大家都坐得筆直,慢慢就開始摳手指頭、交頭接耳”,這讓劉杰“很沒面子”。但他不得不承認,無論是授課內容還是語言風格,趙雲霄都勝他不止一籌。

“用大家听得懂的方式,講大家听得懂的道理。”趙雲霄說。

“我不甘心啊,只能一點點努力”

趙雲霄至今還清楚記得剛當上班長那年,在全旅演講台上“出糗”的事。

為了那次演講,1200字的稿子他翻來覆去背了4天。當他邁著正步走上演講台後卻“斷片了”,一個字也記不起來。沒辦法,他只好滿臉通紅地說︰“對不起,我忘詞兒了。” 

1個月後,趙雲霄再次報名參加演講比賽,戰友們紛紛前來“挑刺”、制造“麻煩”——打哈欠、大聲講話、扔鞋子、做鬼臉……想盡一切辦法提高他的心理素質。

從那之後,趙雲霄參加了單位的每一次演講比賽,可惜都是敗多勝少,成了鼓勵獎“專業戶”。“我不甘心啊,只能一點點努力。”趙雲霄說,為此,他曾在一張嘴就能鑽進幾只蚊子的駐訓地,繞著帳篷邊跑邊背;曾對著營區操場上的小貓講;曾一遍遍對著鏡子糾正語氣語調、體態手勢等。

如今,趙雲霄已先後20余次參加巡回宣講團,去過近百個基層部隊做演講。

“不僅講得好,做得更好”

班長燕然說,是趙雲霄讓她對珍惜糧食有了新的認識。

那個一個周末的早晨,集合哨音突然響起,燕然和戰友們被值班員帶到了食堂門口。趙雲霄黑著臉站在台階上,旁邊是裝著半桶剩飯剩菜的泔水桶。

“今天早晨,連里發生了一件很不應該的事情。”趙雲霄邊說邊伸手從泔水桶中撈出一枚已經破了殼的雞蛋,大聲問︰“這是誰扔的?”

沒有人站出來。就在這時,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趙雲霄剝開那枚雞蛋,兩口就吃了……瞬時一片沉寂,新兵小劉跑到趙雲霄面前,滿臉歉意和懊悔地說︰“是我扔的,對不起,我錯了。”

“我當時就想,如果我把它吃了,可能就不會再有雞蛋被扔了。”趙雲霄說。

為何趙雲霄總能讓人信服?“他不僅講得好,做得更好。”這是燕然和戰友們共同的評價。

“來,你來試試”

一到周末,連里一些戰士就熱衷于玩手機游戲。19歲的新兵姜雲就是其中之一。

“玩游戲要有度,一旦沉迷其中,戰友們就會變成‘熟悉的陌生人’,真到了戰場上,誰會放心把後背交給戰友?”趙雲霄說。可怎麼才能把戰士們拉回到火熱的軍營生活呢? 

“有一天,他突然拉著我去打籃球。”對于趙雲霄的舉動,姜雲明顯不樂意,但他不好直接反抗,只得拉著臉、低著頭跟著去了。

“上場後他就使勁傳球給我讓我投。”近一個小時里,趙雲霄給姜雲傳了20多個球,但他“一個都沒進”。到了最後,姜雲采取了消極抵抗策略——站在原地不動。

見姜雲不動,趙雲霄開始一遍遍地教他怎麼帶球上籃。“來,你來試試。”在重復演示了十幾遍後,趙雲霄把球交到姜雲手上。

“班長太‘軸’了,可他對我一個新兵這麼好,我不能駁了他的面子。”于是,姜雲按照趙雲霄教的方法試著投了一下。“球進了!”看到在場邊帶頭使勁鼓掌、喝彩的趙雲霄,姜雲心底里涌出了一股別樣的暖流。

現在的姜雲已經很少玩手機游戲了,他說他找到了更有意思的事兒。

“耽誤一秒鐘,可能都要壞大事”

“要讓戰士信服,自身的軍事素養必須過硬。”趙雲霄說。

戰備車輛狀況如何,趙雲霄會用數字檢查。听他報出“237”,一名年輕的士兵立即翻開一個藍皮本查找,接著鑽進裝備艙內,在一個犄角旮旯處找出了一把扳手……

237,是一個編號。新裝備下來,趙雲霄發現隨車配發了幾百件大小迥異、類別不同的備品附件。為了方便迅速準確找到所需備件,他帶著骨干研究編寫出《備品附件本》,把每個備件都作了編號,後面詳細記錄著型號、存放位置和基本用途等。

“型號不對。”趙雲霄眼尖,發現扳手上的標簽已經磨損難辨,而真正的237號扳手比眼前的要小一號。原來,是戰士沒有及時更替標簽,“太相信自己”導致了張冠李戴。

擔任軍士長後,趙雲霄牽頭解析出緊急出動5大流程,從車輛槍支到鍬鎬餐具,件件定人明責;從物資準備到集合登車,一一去繁留簡,連隊全員出動時間保持在10分鐘之內。

“真正執行任務,耽誤一秒鐘,可能都要壞大事。”趙雲霄說,“有人說我‘軸’,但戰備如果不落實到行動中,就只是一句口號。”

近年來,趙雲霄先後圓滿完成12次重大演訓任務,創新10余種戰法訓法在部隊推廣,2次榮立二等功,4次榮立三等功,被評為全軍優秀士官。

如今,38歲的趙雲霄依然和十七八歲的戰士們一起訓練。他今年的“小目標”之一是“投手榴彈的成績達到優秀”——這位其他考核門門優秀的老班長,唯獨這項成績是“良”。

“這怎麼能成?!”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楊雅雯、宗兆盾、濮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