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部戰區陸軍某部探索新型連建制營房建設——

“戰斗營房”︰啥“顏值”啥“氣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徐浩 黃建東 李勇責任編輯︰湯傳飛2017-06-05 03:02

第72集團軍某部營房。王飛

營房,指的是軍隊駐扎之地,是一個作戰單位的基地,屯兵練兵的場所。宋代軍事家文天祥曾說︰“兵者,戰、守、遷,皆施于營壘。”作為戰斗力生成的重要因素,軍隊營房應把打仗功能作為建設發展的第一需要,平時為部隊戰備訓練提供平台,戰時保障武器裝備效能得到有效發揮。

新形勢下,如何按照戰備需求建設營房?怎樣推動營房建設成為戰斗力提升的“加速器”?在營房改造和轉隸交接中,如何提高營房的戰斗性?東部戰區陸軍某部探索建設新型連建制“戰斗營房”的做法,為打仗型後勤建設帶來了新思路。

5月上旬,一聲急促的警報在江南某山谷中拉響。東部戰區陸軍某部汽車連官兵取武器、車輛出庫、列隊登車……全連官兵聞令而動,按照戰備要求迅即完成戰斗準備,一隊“長龍”駛出山間濃霧,直撲目標地域。

駕駛“頭車”的該連四級軍士長張明感慨︰“自從搬進‘戰斗營房’,連隊戰備出動更加迅捷高效!”

“戰斗營房”是該部著眼建設打仗型後勤,為汽車連建造的新型連建制營房,有效提升了連隊戰備訓練水平。

“玩隱身”——

新排長報到找不著營門

排長張亞飛至今還記得剛到連隊報到時的尷尬。

去年6月,他揣著分配命令到連隊報到。誰知找了半晌,他也沒在山谷中發現營房蹤影,最後還是打電話求助連隊才覓得“家門”。

“四周都是樹林,誰能想到營房就藏在這片綠色中呢?”如今在連隊任職滿1年的張亞飛已經習慣這樣的營房——自帶保護色,“隱身”青山綠谷中,讓官兵很有安全感。

“營房的首要功能是屯兵駐訓,涂上偽裝色更能彰顯軍營本色!”該連指導員潘俊初告訴記者,營房“顏值”的變化,折射的是打仗理念的深入。

記者走進該連營房看到,不僅營房涂上偽裝色,連哨台、車庫、內飾牆壁都是“迷彩風”“戰斗風”,置身其中仿佛走進戰場,練兵備戰氣息撲面而來。

“幾年前還住老營房的時候,為了追求美觀,屋前屋後都有花草噴泉,儼然一個小花園。好看是好看了,就是實用性不高。”作為全連最老的兵,2004年入伍的士官張明見證了連隊的發展變遷。他告訴記者,過去每天都要花費時間整治營區附近的花草植被,如今搬進“戰斗營房”,省下了這些“園丁時間”,戰士們投入訓練的時間更足了。

“軍營是準備打仗的地方,相比于鳥語花香、小橋流水,整齊肅殺的外觀更能激發官兵的戰備意識!”該部所在集團軍領導介紹,建設營房之初,他們對軍內外各類營房進行了系統梳理,結合駐地植被顏色特征選配營房涂料和花紋圖案,確保營房偽裝色與環境背景融為一體。不僅如此,他們還為食堂、車庫等其他配套設施噴涂迷彩,增強整個營區的偽裝效果。

“這樣的營房本身就是一個戰斗精神教育課堂!”指導員潘俊初回憶道,去年底,該連迎接新兵下連的第一堂教育課就設在營房門口的訓練場上。當新兵們上台討論‘戰斗營房’與其他營房的差別時,戰備觀念已潤物無聲地進入官兵思想。

“高大上”——

為戰備促訓練配套設施齊全

今年年初,該連四班班長陳龍安心回家過了個春節——營房車庫與戰備通道實現“無縫對接”後,節假日戰備車輛出動再也不用老骨干提心吊膽守著,年輕士官也能輕松擔任“頭車”駕駛員。

“以前的老營房,唯一通往外面的道路是條坡度很陡的泥土路。”陳龍告訴記者,過去由于戰備通道路況復雜,每次拉動都需要他這樣的老骨干擔綱指揮。入伍14年來,他幾乎年年都要負責春節戰備,很少能和家人團聚過年。如今戰備通道煥然一新、暢通無阻,“出門梗阻”成為歷史。

“戰斗營房”改變的不僅僅是戰備通道。在該連,記者目睹了一次戰備拉動演練,新型連建制營房給連隊戰備行動帶來諸多新變化︰警報響起後不到一分鐘,官兵就在車庫準備就位;營房門口的通道寬敞,30多輛運輸車駛離車庫毫無滯塞,頃刻“隱形”于山巒間;連用戰備物資裝載全部實現平台推車直送,徹底告別了以往的“肩扛手拎”……

這是一組可見微知著的數據——

戰備庫房全部設置在一樓,樓層高度超過3米,能放置全連各型戰備器材;二樓設置有室內模擬訓練室,能容納一個排的官兵進行模擬訓練;寬敞的樓層階梯能並排行走6名全副武裝的單兵,樓房一層預留了2個戰備門,全連車輛出動速度成倍提升……

“搬進新營房之後,我們充分發揮新營房優勢,對連隊戰備方案進行了多次優化升級。”該連連長周貞躍介紹說,如今,連隊的戰備物資管理實現了單兵攜行物資箱包化、班排物資模塊化、連用物資車載化,一旦有緊急出動任務,所有戰備物資一推就裝、一提就走、一放就用。

“訓立得”——

新營房有了“剛性訓練標配”

“再次打破連隊紀錄!”

4月初,一場400米障礙比武在該連門口的障礙訓練場舉行。只見中士樊永健起跳,翻身、躍進,輕松完成了一系列戰術動作,贏得官兵掌聲。該集團軍領導介紹,依托營房周邊建造訓練場,在該集團軍已成為常態。

“以往去綜合訓練場訓練至少要走2公里,如今樓前樓後都能展開訓練!”樊永健擦擦汗告訴記者,幾年前,連隊還駐扎在距訓練場幾里外的老營區,每次組織訓練光來回時間就得花費不少,遇到陰雨天氣更加不便。

“不僅距離遠,訓練場還須由幾個連隊輪流使用!”張明告訴記者,由于附近幾個連隊共用一塊綜合訓練場,每次連隊制訂訓練計劃都需要提前和其他連隊“通氣”。一次單位組織手榴彈投擲訓練,誰知到了訓練場,早已被別的單位“佔領”,協商無果後只能排隊等待。如今擔綱連隊訓練骨干的他感慨︰“現在訓練場就在家門口,訓練時間更充足,訓練質量也更高了。”

“營房最本質的屬性是練兵備戰的場所,必須時刻為戰備訓練提供依托。”該集團軍領導介紹,他們結合連隊軍事訓練大綱要求,對所需要考核訓練的單杠、戰術、短跑等課目分別設置了訓練場地,使連隊官兵有了“訓立得”,“剛性標配”讓官兵訓練不再有場地“擁擠之窘”。

上等兵謝國龍在新兵連的時候,不少基礎體能課目都“吊車尾”。新兵下連後,看到房前屋後都有見縫插針建設的訓練場,謝國龍向班長請求給自己“加小灶”。一有時間就在訓練器材前“摸一把”,久而久之,他的軍事基礎課目成績明顯提升。

潘指導員還介紹,如今營房一樓專門設立了衛生室,官兵訓練傷病的醫療護理更加方便,不僅配備各類日常藥品,還架設了兩台理療儀。(徐浩、黃建東、李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