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尚軍的軍旅最後一班崗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艾琪 彭小明 胡建峰責任編輯︰劉上靖2017-06-16 02:15

轉業前一周,李尚軍鑽進炮車內和訓練骨干研究某型火炮“短停射擊”問題。這是去年上級臨時賦予團里的訓練課題,直到離隊前他仍放在心上。苑磊

初夏的一個深夜,西部戰區陸軍某炮兵團營區里一片靜謐,只有作戰室內依舊燈火通明。

室內,團長李尚軍和幾名參謀圍坐在一起,正在對炮兵“十打十防”作戰經驗作最後一次系統回顧和梳理。

此刻,李尚軍其實已經確定轉業了,明天中午就將離隊。

“我只想將這些炮兵作戰的基本經驗總結好、交接好,避免以後重新探索、再走彎路。”在炮兵部隊任職20多年,即將迎來軍旅生涯的最後時刻,李尚軍強烈感到,這一夜,已是自己在部隊真正意義上的“最後一班崗”。

“最後一班崗,應該怎麼站?”一個多月前,從確定他轉業那天起,李尚軍就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

今天,在這場裁減軍隊員額30萬的改革中,要回答這個問題的,不止李尚軍一人。

此刻,作戰室牆上時鐘的指針已指向凌晨1點,李尚軍和大家回顧起以往的演習演練依舊滔滔不絕,意猶未盡。

作訓參謀陳增銘不停地敲擊鍵盤做記錄。現場的熱烈討論,讓他不禁回想起一次次演習前團長調兵遣將的場景——那時,團長也是這樣激情滿懷。

那時的李尚軍,即將迎來的是沖鋒時刻,可現在,等待他的卻是“撤退”時刻。

不過,陳增銘覺得現在的團長和那時並沒什麼兩樣。因為,“沖鋒和堅守,都需要擔當”。

“我想給所有人一個信號,我一直都在”

這天晚上熄燈後,頭頂著微弱的星光,李尚軍又一次走上了營區主干道。走到大門口,他檢查了攜槍帶彈哨兵的執勤情況;路過連隊營房,他走進班排宿舍,查看官兵就寢秩序……

轉營區,是李尚軍自2014年就任團長以來就有的一個習慣。只是,臨近改革調整,李尚軍轉得更加頻繁了,有時候一天轉營區超過了5次。

“我想給所有人一個信號,我一直都在,並沒有因為確定轉業,就不管單位的事了。”李尚軍說,要達到這個目的,只是轉轉營區還不夠。

轉到訓練場,李尚軍鑽進狹小的炮車內,和訓練骨干一起研究某型火炮實戰難題。五營營長艾雪峰說,這是去年實彈射擊時上級臨時賦予團里的訓練課題,“沒想到大半年過去了,他還記在心上”。

戰士李岩也沒有想到,就要轉業的團長心里還能記著自己。

服役期間,李岩身體患病,多方診治仍不見好轉。“改革調整,單位要轉隸,還有人管我嗎?”他一度心神不寧。

當听到團長來看望自己時說的那番話後,李岩心中的石頭落了地。“這事對組織來說是有些麻煩,但對戰士和家人卻是天大的事,一定要處理好……”李尚軍反復對機關和衛生隊的同志交代。

那些天,李尚軍不僅管事而且愛“找事”。轉隸前,作訓股股長黃睿跟著李尚軍開展作戰實力待移交統計工作。按說,把人員、裝備等看得見的實力統計清楚就能順利交接,但李尚軍堅持要把戰法理論等無形資產列入移交。這一來,他帶著黃睿查閱了最近10年來的演訓資料,工作量成倍增加。

妻子劉慧對李尚軍有些不理解︰都要轉業了,為啥比以前更忙?

沉默半晌,李尚軍對妻子說了番掏心窩的話︰“這個時候,官兵本就容易心浮氣躁。我是團長,要是只想著自己轉業找退路,咋能讓大家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一向支持李尚軍工作的劉慧再次妥協,只是一再叮囑他,“注意身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