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為何三次拒絕成果報獎

——火箭軍某訓練基地基層“創客”涂崇俊的創新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宋海軍 奉雷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8-18 03:14

涂崇俊(右一)在科研攻關中與官兵一起探討問題。潘期武攝

涂崇俊是火箭軍某訓練基地有名的“ 頭”。

他身材瘦小,戴著黑框眼鏡,說起話來總是帶著謙虛的微笑。光看外表,你肯定想不到,這位文縐縐的數據分析處理室副主任,在對待裝備革新時會有那麼大的倔勁︰一項創新成果先後3次被他拒絕發布和報獎,硬是“捂”了6年才出手。

事情是這樣的——

涂崇俊任測控站助理工程師期間,正趕上基地執行實彈發射彈道測繪任務。執行任務中,他對新配發的某型監測系統提出了質疑︰測繪數據散布于好幾個子屏幕,屏與屏之間存在時間差,研判起來耗時費力。

“我們導彈兵作戰分秒必爭,能不能把幾個系統集中到一個屏上,實現更高效的彈道監測?”涂崇俊的這個提議得到了不少戰友的認同。不過,也有人提醒他︰這個革新難度很大。

困難反而激起了涂崇俊的好勝心。剛開始他也沒有明確的研究方向,便一邊查閱相關資料,一邊鑽進基地器材間和實驗室琢磨。3個月後,他找到了突破口。

課題上報到基地黨委。“這個畢業還不滿一年的‘助工’能行嗎?”面對不少人對涂崇俊攻關能力的懷疑,基地黨委展開了調查論證。最後,他們認為涂崇俊的研究方向正確、研發方案可行,特批由他領銜研發新型監測系統。

基地黨委的支持堅定了涂崇俊的信心。不久,他作為基地專業技術苗子,被選送到武器生產廠家跟崗學習。為搞清楚多屏監測系統的結構,他拆開主機面板,逐一研究集成電路、芯片等元器件,吃透了大量原始資料。

學成歸來,涂崇俊帶領攻關小組埋頭苦干,經歷了數十次實驗失敗。基地領導不僅沒有責怪他,反而多次追加研究經費。

一年後,時任數據分析室主任闕剛帶著幾名骨干來到研發室“驗貨”。開機運行、啟動軟件、錄入數據……所有測繪數據集于一屏,操作便捷、動態直觀,在場的一名技術人員斷言︰這套系統肯定能拿獎。

大家準備為這項創新成果報獎時,卻遭到了涂崇俊的強烈反對,理由是監測系統還未實現數據、流程、操作等與真實情況完全一致。“如果與實戰脫節,一切創新都是偽創新。”涂崇俊說。

為拓展監測系統功能,涂崇俊研讀了《網絡安全編程技術與實例》等數十本書籍,進一步深研軟件編程,陸續研發出測控信息監控、數據源監測訓練、視頻集中控制等10多個軟件程序。

第三年夏天,升級後的新型導彈監測系統進入最後沖刺階段。涂崇俊帶著5名攻關小組成員日夜奮戰在研發室,制作元器件,編寫大量拓展功能的軟件程序。按說,在原有基礎上作了這麼多改進,已算是精品了。

面對戰友們對發布和上報這項創新成果的期盼,涂崇俊又一次拒絕了提議︰“系統還需經過大量測試,我們不能讓可能帶有瑕疵的裝備上戰場啊!”

又過了一年,研究項目達到預期目標。攻關小組的同志松了口氣,認為該成果完全可以沖刺當年的全軍科技進步獎。不承想,涂崇俊又一次拒絕了報獎提議。這一次,不僅身邊的戰友難以理解,甚至有領導都認為他有些偏執。

在成果論證評估會上,涂崇俊給出了充分的理由︰“雖然監測系統能滿足常規情況下的訓戰需求,但在極端條件下的表現還不穩定!”

隨後,他帶領團隊又干了2年多,拍攝了近10萬張屏幕現象圖,編寫修改了20多萬行代碼。經過不懈努力,到了第6年,能夠實現單屏顯示、數據實時同步集成的新型監測系統日臻完善。

上級鑒定委員會給予該型監測系統高度評價,認為其達到了國內先進水平,填補了某新型導彈測控系統缺乏有效快速精準監測的空白。

在與“盡快上報創新成果”的呼聲“對抗”多年後,涂崇俊的研究成果終于報獎了,而且一舉斬獲全軍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南國盛夏,烈日炙烤。在火箭軍某訓練基地,一場實戰背景下的操作演練正緊張進行。隨著一聲“點火”號令,某型導彈呼嘯而出,新型監測系統迅速捕獲彈道,並將遙測數據不斷傳回,指揮中心大屏實時呈現出導彈的精確航跡……

看到自己的創新成果運行良好,已被提升為基地數據分析處理室副主任的涂崇俊臉上依然掛著謙虛的微笑,心里則默默盤算著新的科研攻關目標。(宋海軍、奉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