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勇士”走“天險”巡邏路要闖哪“四道關”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楊金浩 韋啟位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8-27 08:46

在中國版圖上,很少有河流是用人的情緒來命名的,西南邊陲的怒江是個例外。

怒江從青藏高原奔騰而下,咆哮著在高黎貢山和碧羅雪山之間劈開一條深深的峽谷,落差大,水急浪高,素有“一浪接一灘,一浪高十丈”的說法。峽谷兩岸的山嶺平均海拔在3500米以上,原始森林間常有猛獸出沒,一年四季氣候惡劣,人跡罕至,舟車不通。

有一群勇士長年駐守這里,守護著中緬邊境雲南怒江段的40塊界碑,他們就是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官兵。

官兵們執勤的巡邏路可謂“天險”——由于界碑大多矗立在奇峰峻嶺之上,這條線路綿延數百公里,沿途地貌復雜,溝壑縱橫,荊棘叢生。為了維護邊境安全穩定,確保邊境人民安居樂業,保衛國土毫厘不丟,官兵們滑溜索過江、穿原始叢林、戰螞蟥毒蛇、攀懸崖峭壁、越溝壑激流,每一次執勤短則幾天,長則需要一周時間。

在這條巡邏路上,官兵們吃了多少苦,克服了多少險難,誰也說不清。但他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選擇堅守,用腳步丈量著祖國的邊防線,無怨無悔踐行邊防軍人的神聖使命,將對祖國人民的無限忠誠鐫刻在巍巍高黎貢山之巔。

今天,讓我們跟隨“怒江勇士”的腳步走進怒江峽谷,親歷邊防巡邏的險峻與艱苦,感受邊防軍人的豪情壯志和血性膽氣!

官兵溜索橫渡怒江

第一關︰險過溜索

清晨,官兵們天不亮就從連隊出發,1小時後抵達阿路底村,怒江就在眼前。

“戰友們加把勁,要想到達31號界碑就必須渡過這條江!”隊伍前方傳來該旅19連連長黃仕剛的喊聲。

望著波濤洶涌的江水,第一次執行巡邏任務的列兵楊春犯了難——只見一條鐵索橫于江上,隨風搖擺,彎弧下墜……听說必須溜索渡江,他怔怔地站在江邊,不敢邁步。

怒江峽谷地勢險峻,當地許多 僳族山民家住江這邊,田地、學校和集市等卻在江那邊,在無法架橋的江面上,山民只能溜索渡江。“對于邊防官兵來說,溜索是最節省時間的渡江方式,好在現在的溜索都用鋼絲制成,固定在兩岸堅硬的岩石上,安全系數高。”黃連長看出了楊春的顧慮,一邊鼓勵他,一邊為他和幾名新戰士示範溜索動作。

有過多次溜索經驗的中士李小青卻是一臉興奮,他說︰“對于新戰友來說,溜索最能錘煉血性膽量和心理素質。”

在溜索台上,李小青熟練地將溜索架掛于溜索上,再將安全繩從溜梆孔中穿過,系于腰間和臀部;確認安全牢固後,他身體略微後仰,雙手緊握溜梆,兩腳一蹬,縱身一躍,飛速滑過江面。

隨後,幾名巡邏官兵依次溜索渡江。楊春望著對岸向他招手的戰友,在黃連長指導下,小心翼翼地套上鎖扣,雙手緊緊握住安全繩,順著鐵索向對岸滑去……幾十秒後,楊春安全抵達對岸,戰友們禁不住為他鼓掌叫好。

緊接著渡江的是新戰士關澤浩,就沒有那麼順利了。當他滑到江心時,溜索突然卡住了,連長和戰友立即傳授他自我解困的方法步驟。在戰友們的鼓勵聲中,關澤浩拽住鐵索一點點向前挪動,順利抵達岸邊。

第一次溜索渡江,百余米的距離,關澤浩耗費了十幾分鐘。意外的險情讓他額頭滲出了汗珠,心跳到了嗓子眼,但他始終提醒自己︰“只有戰勝恐懼,才能到達那令人魂牽夢繞的31號界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