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戰新銳乘風起航

——從陸軍某空中突擊旅看我軍新質作戰力量建設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馮雨 張宇 周遠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10-02 00:06

強軍興軍這五年●記者手記

挾風裹雷,滾滾鐵流貫空而來。盛夏,朱日和訓練場,18架直升機低空轟鳴而來。降落,漫天煙塵中,180名全副武裝的官兵打開直升機艙門魚貫而出,迅速佔領有利位置,展開戰斗隊形。

很少有人知道,也很難讓人相信︰機降官兵們所在的陸軍某空中突擊旅,重組還不足百天。

從白手起家,到具備機降、繩降能力,改革重塑開啟後,傳統步兵“飛起來”的速度讓人驚嘆。這背後,是這支部隊迎難而上、夙興夜寐的重塑歷程。

空中突擊機群投入演練。 解放軍報記者範顯海

9月中旬,筆者專程來到這個空中突擊旅,近距離聆听他們的轉型故事,感受我軍新質作戰力量建設的鏗鏘步伐。

到底新在何處——

找準戰位定藍圖

梳理此次史上“最牛軍改”,人們會發現其有一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破“舊”立“新”。

放眼全軍,一批批裝備老舊的部隊被裁撤並改,一茬茬新質作戰力量如雨後春筍般孕育而生,無人機、電子對抗、合成部隊走上舞台,為我軍不斷注入新鮮血液。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作為陸軍由平面作戰向立體攻防轉變的標志性力量——空中突擊旅應運而生。

“組建新質作戰力量,就是要把我們作為主戰主用的刀尖子,在戰場上一擊制敵!”談及旅隊的成立,該旅黨委“一班人”都很自豪。組建之初,轉型到底怎麼轉,是以地面力量為主,還是突出空中力量,大家思想認識上存在分歧。

存在迷茫的不只是黨委“一班人”,面對新崗位新任務,有的機關干部“白+黑”“5+2”,依然找不準用力方向;有的基層主官只顧理順關系,訓練新課目卻無從下手;還有部分戰士簡單認為“合編就是為了讓協同更方便”。

“官兵感到迷茫,主要是對新單位的職能定位、建設方向認識不清。”旅長武自強一語中的。部隊轉型重塑開局上路,各項工作同步展開,如果思想不統一、目標不一致就很容易造成忙亂甚至跑偏迷向。該旅首先從黨委“一班人”自身抓起,自覺圍繞“找準定位、推進轉型”召開專題研討會,統一思想認識,規劃轉型藍圖。

同時,機關干部一報到,立刻組織學習新單位建設論證報告,明晰新單位建設規劃路線圖;及時開展專題教育,采取領導分工上大課,講清新單位的職能定位、地位作用和建設方向,廓清官兵思想迷霧。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同這個空中突擊旅一樣,不少新質作戰力量部隊組建伊始都面臨著怎麼科學定位的問題。

由陸軍部隊轉型的某海軍陸戰旅,既注重向老牌海軍陸戰旅學習,又注重學習把握新型海軍陸戰部隊的新要求、新定位。他們把自己的陸戰經驗與海戰理念相結合,探索全新訓練模式和作戰樣式,開局就瞄準新型海軍陸戰旅轉型重塑。

如何開局啟新——

攻堅克難勇擔當

俗話說,頭三腳難踢,新質作戰力量建設更是這樣。

合編組建之初,人才庫配套建設和訓練場地升級改造成為擺在這個空中突擊旅黨委面前的兩大難題。

“人才是引領新質戰斗力發展的重要推手,是新質戰斗力中最積極、最活躍的因素。”該旅政委周林介紹,作為一支陸軍新銳力量,打造新質戰斗力,培養一支懂空地指揮、能駕馭裝備、善科學管理的骨干人才方陣迫在眉睫。

為此,該旅依托友鄰單位、軍隊院校、科研院所、裝備承制單位等,遴選優秀骨干力量送出去培訓,並積極邀請院校專家、兄弟單位專業人才等到部隊駐地,面對面、手把手教授官兵。

他們常態化組織旅建制內飛行員、空(地)勤、突擊步兵、作戰支援等專業研討交流、交叉代職和封閉集訓,加快推進各級指揮員向合成指揮員轉變。

該旅原有的訓練場地只能滿足原來兵種單獨訓練需求,難以滿足合編後合成訓練要求,而且新的使命任務帶來新的訓練課目,同樣也迫切呼喚訓練場地升級改造。

在該旅突擊二營,營長付元坤向記者展示了一張旅隊組建之初索降訓練的圖片,圖片下方是400米障礙壕溝,上方是用腳手架搭起的架子,一名突擊隊員正在進行索降訓練。“這是在機關指導下,官兵自主創新設計的臨時索降訓練場,帶著新鮮感,大家都訓練得很努力。”付營長說。

放眼全軍,各新質作戰力量部隊在困難面前都積極主動作為︰某合成旅和某海軍陸戰旅制訂《人才培養三年規劃》打造人才方陣;某特戰旅采取同類裝備代替訓、結合場地模擬訓的方式探索組訓方法;某導彈旅成立黨員突擊隊保證新裝備按時形成戰斗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