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之翼,如何“動于九天之上”?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進 張海晶 李君責任編輯︰焦國慶2018-01-15 02:33

國產中型運輸機群沿著預定航線,飛越南海上一座座美麗的島礁。劉應華攝

大國之翼,如何“動于九天之上”

——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師加快推進轉型錘煉戰略投送能力新聞調查

鯤鵬展翅,扶搖萬里。

朱日和沙場點兵,一架運-20和兩架運-9組成的楔形編隊,米秒不差地飛過檢閱台上空,這是國產運輸機編隊首次集體亮相。

這支編隊來自西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師。作為一支在改革強軍中迅速成長起來的部隊,該師裝備多型國產運輸機,形成了高中低空、重中輕型運輸機搭配的遠程投送梯隊。

展開該師2017年的航線圖,從白山黑水到雪域高原,從遠海島礁到沙漠戈壁,勾勒出的正是我空軍戰略投送能力的成長軌跡。師長杜寶林作為運-20的首飛機長,他告訴記者︰“強化備戰打仗的鮮明導向,全面提高新時代打贏能力,我們要在高邊疆、遠邊疆、新邊疆的制勝空間練硬自己的翅膀”!

勝敵者,心先勝之。飛越高山大海,錘煉的不僅是鋼鐵翅膀,更是強大內心

在航空領域,把海拔1500米以上的機場稱為“高原機場”,海拔2438米以上的機場稱為“高高原機場”。能否征服“高高原機場”,是衡量航空實力的一項“硬指標”。能執行高高原飛行的機長,對民航公司來說,可謂“千金難求”。

2017年夏天,該師黨委提出︰國產某型運輸機要“上山”!一時間,全師上下深受震動︰這一機型,受飛機性能限制,高原飛行風險極大。

“上山”是塊“硬骨頭”。然而,作為戍守空天的戰略投送力量,必須啃下這塊“硬骨頭”。他們專門成立任務組,多次到“高高原機場”實地核算,梳理出驗證試飛的20多個課題,制定試飛計劃,一項一項逐步解決。

2017年10月中旬,該型飛機從西南腹地某機場出發,飛越綿延的高山,在某高原機場成功降落。隨後,又在半個月內,先後從兩個不同方向挺進高原,填補了該型運輸機訓練的多項空白。

收獲的不僅是技術和經驗,更是信心。飛行員鄭奎亮感慨地說︰“裝備有潛力可挖掘,我們也有潛力可以挖掘,不僅技術要升級,自信也要升級!”

“現在講求‘邊界’飛行,不僅要突破技術上的‘邊界’,更要突破心理上的‘邊界’。”師政委仇超對此深有同感︰“克服依賴心理、等靠思想,真正把自己擺進去、靠上去的時候,就會激發出極大的潛力。”

初秋,該師某團直升機編隊,拂曉從高原某機場起飛,黃昏抵達戈壁某機場,機動千余公里,起降4個機場,翻越雪山、穿行山谷、飛過沙漠,大強度長航程的訓練,有效錘煉了部隊全天候全疆域作戰能力。

多機型上高原、常態化上高原、多樣化任務上高原,該師在高原投送能力上年年有提升,一批“身價千金”的高高原機長脫穎而出。

翻開該師的2017年度工作情況,最醒目的兩個字是“首次”。這不是集中在單一機型,而是多個機型;不是在一個地域,而是在多個地域;不是集中在飛行領域,而是涵蓋飛行和保障多個領域。

這一次次突破,刷新的不僅是紀錄,更是觀念。正是在一次次“首次”中,理念實現了“迭代”。

“哪壺不開找哪壺,哪壺不開提哪壺,哪壺不開燒哪壺。”師參謀長李成民打了個形象的比方,擰螺絲要擰在“吃力”部,抓戰斗力要抓在“關鍵點”。

只有勇敢地飛出去,才能發現不一樣的天空。就在采訪之時,這個師的飛行員駕機從西南腹地出發,遠程奔襲,奔赴祖國的南海。從拂曉起飛,至日暮返航,其間執行了低空掠海飛行、模擬空投等任務,又在強軍的答卷上寫下了精彩的一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