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之翼,如何“動于九天之上”?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楊進 張海晶 李君責任編輯︰焦國慶2018-01-15 02:33

從“能飛”到“能戰”,從“能戰”到“能勝”,找準戰場“角色”,方能唱好大戲

幾年前,一次“敗仗”給該師官兵上了生動的一課——

戈壁大漠,多名優秀機長領銜的運輸機梯隊奔赴指定作戰地域。正準備實施空投時,機載電子設備瞬間“失靈”……原來,演習導演組在空投地域釋放了強電磁干擾。

戰場不會萬里晴空!這一戰讓該師官兵靜下心來深入思考,運輸航空兵不是單純的“運輸隊”,而是執行任務的“戰斗隊”。

從“能飛”到“能戰”有多遠?該師的訓練悄然而變︰在惡劣環境中飛,在低能見度、大側風、雨雪冰凍天氣等復雜條件下,展開最低起降標準訓練;在逼真戰場中練,設置空地火力威脅、復雜電磁干擾、陌生空域航路等實戰環境,低空編隊、自衛干擾、精準抵達……

談起戰略投送的話題,飛行員們的眼界更寬廣。從近幾場戰爭來看,每一次都有空中戰略投送力量的身影,在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中,美軍中有99%的人員是通過空中輸送。某團團長滕輝說︰“學習戰爭,我們必須樹立起支撐戰局的‘杠桿’意識!”

思維轉變,就要敢于走進舞台中心。他們常態化組織新機與多型運輸機、直升機同場組訓,通過空中立體部署、編隊跟進集結、聯合機動協同,讓新機加速融入新體系。今年以來,他們多次與空降兵聯合訓練高原傘降,主動協調電抗、地導部隊輔助設置復雜電磁環境和火力威脅戰場環境,以提高運輸機自衛生存能力。

一次拉動至今為官兵們津津樂道。那是一次“未知時間、未知地域、未知任務”的拉動。盛夏的傍晚,戰斗警報突然拉響,分處兩地的兩支運輸機分隊同時接令,奔赴陌生機場運送戰斗人員。機群在奔赴途中,先後遇到大風、大雨,降落前又突遇沙塵暴、雷電等極端危險天氣,部隊持續戰斗,在規定的時間內圓滿完成戰斗兵員的投送任務。

“世界一流”,不僅要掛在牆上、寫在方案中,更要落實在戰位上

飛行員們還講起了多年前的一件事。上級原準備將一次出國飛行任務交給該師。然而,在技戰術考核中順利過關的他們,卻因英語水平限制,與任務失之交臂。

英語水平不高,折射的卻是國際視野的缺乏。習主席強調要建設世界一流軍隊。那什麼是世界一流?該師官兵說,“世界一流”,不僅是理論概念,更是實力指標;不僅要掛在牆上、寫在方案中,更要落實在戰位上。

該師的師徽,是由經線和緯線勾勒出的一只“鯤鵬”。師領導介紹,這條“緯線”就是世界空軍的標準,這條“經線”就是未來空軍的標準。建立一流戰略投送力量,首先要有全球的視野,不應畫地為牢,而要把優秀的、先進的經驗和做法都學過來。

今年,該師實施“兩雙”即“雙機長、雙語言”培養機制,雙機長就是能夠駕駛運-20和國產中型運輸機,雙語言就是“英漢雙語訓練”。他們堅持每周組織1-2個場次全程使用英語指揮引導,並專門研發英語學習記憶輔助軟件。記者發現,飛行員們學英語的熱情高漲,口袋里揣著英語對話卡,飛行大隊LED顯示屏滾動播出航空英語知識點。

運-20于2016年7月首裝部隊,列裝後一周就實現了首飛。一年過去,“鯤鵬”完成了高原飛行、跨區機動等課目,參加了聯合作戰訓練。

運-20飛行員馮瑋告訴記者︰“回首這一年多的工作,我們要建成戰略投送力量,首先要確立一流的標準。”

一個小細節彰顯著標準的力量。運-20剛接裝時飛機的儀表都是公里、米、秒等公制單位。飛行員們主動向工廠提出,增加英尺等英制單位。這一小小的改動,背後卻是執行境外飛行的考量。出國執行任務時,需要在公英制不同區域反復穿越,飛行需要換算成海里、英尺單位。現在運-20飛機的航電系統都已更改為公英“雙制”單位,兩者同時顯示。

“鯤鵬”列裝後,像這樣的“升級”還有很多,飛行員們結合實戰訓練與戰機進行深度磨合,他們一只眼盯著小小的駕駛艙,另一只眼早已望向了舷窗外的萬里長空。(楊進、張海晶、李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