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備戰打仗課題,921支隊提交777種求解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握文 王微粒 李莉責任編輯︰丁楊2019-04-11 09:36

站上講台,面對來自各軍種、戰區聯合訓練部門的領導、參謀、工程師以及院校專家侃侃而談,講解對備戰打仗課題的研究成果……回想這一場景,25歲的國防科技大學在讀博士生夏博遠至今仍“佩服當時自己的勇氣”。

1月22日那天,他確實做到了。這一天,全軍第二屆軍事建模競賽成果交流會在國防科技大學舉行。作為競賽特等獎獲得者,夏博遠用一篇簡短的科技論文,為一個困擾部隊多年的難題——演訓數據建模分析與評估,提供了優秀的解決方案。

成果交流會的會場不大,僅能容納百余人,但座無虛席。夏博遠對這個方案的講解,贏得了一片贊嘆。

夏博遠帶來的方案,只是此次軍事建模競賽中選手提供的眾多方案之一。在這場由軍委訓練管理部發起、軍隊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主辦、國防科技大學系統工程學院協辦的競賽活動中,全軍共有921支隊伍圍繞3個備戰打仗課題,通過定量化分析建模求解,提交了777種解決方案。

這些解決方案,求解的是部隊備戰打仗過程中面臨的真實難題,求解的也是科研服務戰斗力的現實問題。

空降兵某旅干部參加競賽。何三元 攝

每道賽題都是備戰打仗的真實難題

對賽題的研究,本身也成了一道研究備戰打仗的課題

令夏博遠“一戰成名”的那道賽題,是國防科技大學劉麗華副教授從部隊帶回來的。

說起這道題,劉麗華禁不住聊起西部戰區某部作戰數據室主任吳鋒和他的戰友。她覺得吳鋒頗有些電視劇《突出重圍》中師長“常麻桿”的精神,“真的很拼,也真的很不容易”。

多年前,為采集部隊演訓效果評估的數據,吳鋒和戰友自購元器件,研發了數據采集儀。部隊演訓時,他每天總是一大早趕在部隊出發之前,把數據采集儀裝上戰車,晚上等部隊演訓結束再把采集儀收回,導出數據,分析處理。

然而,由于缺乏好的模型和算法,吳鋒和戰友費盡周折采集的數據只能簡單處理,很難反映部隊真實的演訓效果,“就像是費盡千辛萬苦從山里采來了食材,卻沒有好的廚師和合適的烹調方法”。

即便如此,他的團隊在演訓中依然“搶手”,不少單位希望通過效果評估為練兵備戰提供科學和精確的指導。

去年5月,劉麗華到西部戰區調研,了解到了吳鋒面臨的困境。

兩個月後,全軍軍事建模競賽開始征集命題線索,劉麗華建議吳鋒將他們的這一難題作為命題素材,提交命題專家組。

吳鋒喜出望外,當即派出主管參謀帶著相關資料走進國防科大,向命題組專家介紹情況,並對問題進行梳理、歸納、提煉,形成命題基本思路。緊接著,命題專家組又召開10多次會議,精心提煉打磨題目。最終,一道緊貼部隊實際需求又高度抽象凝練的數學建模課題“出爐”了。

此次軍事建模競賽,從全軍部隊征集了上百個命題線索,每個線索都跟“演訓數據建模分析與評估”有著相似的實戰背景。

“都是部隊備戰打仗的真實難題。”競賽組委會主任、國防科技大學研究生院院長沈林成說,限于競賽規則,命題組專家只能從中選取最具代表性和普遍性的問題作為賽題。

最終,“某巡航規劃”和“某物資補給任務規劃”兩個課題順利入選。

部隊現實難題要轉化為建模競賽命題,過程並不容易。“某巡航規劃”是東部戰區某部工程師郝歡戰備值班時,處理突發情況遇到的棘手問題。

利用到陸軍工程大學短期培訓的機會,郝歡向相關領域專家請教,並將課題反饋到競賽籌備委員會。專家們根據郝歡對問題的描述,結合軍事建模賽題的特點和要求,反復研究和提煉,最終設計出了賽題。

“每道題先後出了10多個版本,歷時7個月才完成。對賽題的研究,本身也成了一道研究備戰打仗的課題。”參與命題的火箭軍工程大學劉衛東教授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