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軍首款智能化戰創傷模擬人引領軍事衛勤開啟新時代——

演訓場走來一位“過命兄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徐水桃 胡瑞智 蘇玉軍 胡春華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5-27 08:56
在前不久的一次演習中,軍醫對“勇士”進行傷情診斷。劉朝群 攝

打仗無非兩件事︰一是打勝仗,二是少傷亡。據相關機構統計,二戰時期戰場傷員死亡率為19.1%,有的參戰國則更高。進入21世紀,一些軍事強國靠著研發輔助官兵日常戰創傷救治訓練的模擬人,使戰傷死亡率降低到9.4%。如今,我軍也有了這樣一款功能更齊全、智能化程度更高的模擬人。攻關團隊給它起了個貼切又霸氣的名字——勇士。

“勇士”不僅外形酷似真人,而且與真人有著同樣的呼吸、心跳、血壓、脈搏。80種戰傷傷情模塊、300余類戰傷案例,基本覆蓋了未來戰場可能出現的所有戰創傷。它抗摔打,全身強化的關節經得起拖拽和搬運,完全是一位鐵打的硬漢、鋼鐵的兵;它英勇無畏,潮濕、震動、電磁干擾等各種惡劣戰場環境下均可使用,參與救護演練的官兵親切地稱它為甘于犧牲的“過命兄弟”。

“勇士”誕生至今,先後18次參加全軍系列演習,助力我軍參加俄羅斯國際“軍醫接力”競賽獲男團第一;培訓官兵近6萬人次,單兵戰救技能優秀率、團隊協作救治優秀率分別提升30%、50%。這款模擬人的誕生,將徹底改變長期以來我軍戰傷救治訓練的傳統模式,以提升救治率為核心,推動軍事衛勤實現新跨越。

不比不知道的“跨代鴻溝”

——擺脫“抬擔架、包傷口”的傳統戰傷救治模式刻不容緩

2013年,原第四軍醫大學35歲的副教授張杰應邀出訪外軍。在外軍某訓練基地,一場“戰場戰傷救治小組行動”課目演示緊張進行,救護小組前出救援,戰場環境設置逼真。

突然,一個“傷員”被炸飛到離張杰不到半米遠的地方。“傷員”發出求救的慘叫,身體在不斷發抖,被“炸斷”的大腿血肉模糊、白骨暴露,動脈血噴涌而出。

此時,一組衛生兵迅速前出,將“傷員”拖運到一個掩體後側,迅速實施止血、髓腔內注射器輸液、氣管插管通氣等一系列救治措施。

張杰心里清楚,這只是一次演示,不可能用真人示範,但眼前的這個“假人”不僅皮膚、長相酷似真人,還能說會動,讓她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好幾步。

看到張杰的動作,外軍軍官走上前向她解釋︰“別擔心,這只是我們研發的戰創傷仿真模擬人,是個機器人傷員。”

緩過神來的張杰對此產生濃厚興趣,不斷追問著模擬人的有關細節。不到兩小時的參觀,她已經把這個“人”了解得差不多︰這是一款國際上最新型的戰創傷模擬人,能真實模擬傷員傷情及病理生理變化,用于開展戰創傷救治訓練;目前,許多北約國家軍隊都已裝備戰創傷模擬人,用于完成80%以上的戰救技能訓練和衛勤培訓任務。

更讓張杰震撼的是,一份外軍權威資料顯示,依托這款模擬人輔助日常訓練,某外軍官兵戰傷死亡率已從二戰時期的19.1%降到海灣戰爭時期的9.4%。這意味著,每100名傷員中,可以減少10人死亡。

越深入了解,張杰受到的刺激越大。回想起我軍這些年的戰創傷救治訓練,由于缺乏多元化的模擬訓練器材,始終擺脫不了“搭帳篷、抬擔架、包傷口”的救治模式。那一刻,張杰的心中升騰起一股強烈的緊迫感。

回國後,張杰連夜整理出訪資料,馬不停蹄地敲開了校領導的辦公室。沒想到的是,當她剛開口匯報,校領導就已知其來意,直奔主題與她談起了關于模擬人的下一步規劃。其實,高度關注我軍戰創傷救治訓練的校領導,對模擬人技術和作用已有深入的了解和思考。

在校黨委的安排下,張杰走上講台作報告,為全校官兵詳細介紹出訪的感受和戰創傷模擬人的性能。報告會結束後,大家都有一個共同心願︰爭分奪秒把這款模擬人搞出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