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著天梯上國門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小紅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5-31 19:41

登著天梯上國門

——記者跟隨戍邊官兵爬雪山上卓拉哨所

新華社記者劉小紅

記者近日在西藏軍區某邊防團采訪,跟隨戍邊官兵“爬”上海拔4687米的卓拉哨所。

高原反應始自拉薩。從拉薩乘火車到日喀則,又換乘4小時汽車,才到達亞東縣。

要“爬”哨所,已是次日。

清晨,在團長李廣華“監督”下,記者在臉和脖子上涂抹了高原防曬霜。“高原雪山上紫外線強,沒有防曬霜,會曬脫皮。”李廣華說。

從團部出發,車在群山間駛過無數“之”字形彎路。一邊是懸崖,一邊是不斷掉落的滾石,路面雪水泥濘坑窪,記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起初,山上松柏高大勁拔,杜鵑鮮艷奪目。再往上走,只見灌木傲風雪。最後,海拔升高,除了積雪已無綠色。

到達連部後,大家徒步前往卓拉哨所。

一行人戴好面罩、墨鏡。“面罩、墨鏡都不能摘!”上士余偉強調,“防止臉曬脫皮和雪盲癥。”

記者穿好作戰靴,下士王文輝幫忙用膠帶把靴幫和褲子纏緊。“雪水進鞋里,會凍傷腳。”

上卓拉哨所其實不準確,應該是“爬”——從連部到卓拉哨所,還要爬三個陡坡。

第一道難關便是“忘鄉坡”。“往上爬一步,離家鄉就遠一步,忘斷鄉愁。”上等兵陳夢說。

“跟著我腳印,踩實!”沒膝的雪坡上,余偉時刻提醒記者。為防止滾落雪山,大家腰間用繩子連在一起。

山陡,爬行中,前面人的腳幾乎踩到後面人頭。雪深,常常沒膝,後面人踏著前面人的腳窩一步步挪動。沒多久記者就心跳加速,爬幾步就得停下來喘氣。

1個多小時後,我們才爬過這道坡。

向下看,陡峭的雪坡讓人不寒而栗。向上望,巨石突兀而出,似乎要倒扣下來,不時有碎石掉落,滾落山下不見蹤影。

“前面就是‘忘情坡’,要格外小心。”余偉解釋說,“忘情坡”最險,注意力須高度集中,連家人也無暇思念而得名。

這里雪更厚,坡更陡。大家在積雪中跋涉,步履蹣跚,手挽手前進。沒多久,精疲力竭的記者頭昏胸悶。列兵劉宇翔見狀,趕緊拿出便攜式氧氣罐,讓記者吸氧。

腳蹬著凸出積雪的岩石,防止滑落雪山,記者躺在雪上大口大口呼吸氧氣。此刻,每邁出一步都需要體力,更需要毅力!

突然,記者腳下一滑,一只腳卡在積雪下的石縫里。大家連拉帶拽,終于把記者的腳從石縫里取了出來,幸好沒有受傷。

“積雪下有很多暗坑暗縫,能卡住腳和腿,甚至掉下去人。” 余偉說。

一路上,除了寂靜的山峰,就是白晃晃的積雪。數公里的行程,仿佛沒有盡頭。

爬上“忘情坡”,就是“忘憂坡” ——忘卻憂慮,苦中作樂。

翻過“忘憂坡”,還要登上266級台階,才能到卓拉哨所。

高原氣候多變,山腳下晴空萬里,半山腰飄著雨點,此刻,山頂雪花飛舞,一會兒,又落下黃豆大的冰雹。

歷時近5個小時,我們才爬上哨所。在2018年運送物資的索道建成前,這條艱險爬行路上,官兵們常背著給養物資上山。

卓拉哨所四季風雪不停,每年大雪封山後與外界隔絕長達半年,一茬茬戍邊勇士甘于奉獻守邊疆。他們的青春,已融進祖國的山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