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空中勁旅︰獨特品格鑄忠誠

來源︰學習軍團作者︰盧輝 黃振偉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6-18 00:47

在中國的東海之濱,有一支雄鷹勁旅,從歷史的天空飛來,又飛向未來的戰場。他與人民空軍共成長,歷經戰火洗禮,曾在人類空戰史上寫下輝煌戰績。他,便是東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

以歷史為眸透視他——組建不久即奉命兩次赴朝作戰,創下15:0戰果,涌現了王海、孫生祿、焦景文等戰斗英雄。數十年來多次率先改裝新機,6次斬獲空軍“金頭盔”“金飛鏢”等實戰化軍事訓練比武競賽團體冠軍,10人次勇奪“金頭盔”、6人次獲得“金飛鏢”……茫茫蒼穹星河浩瀚,這支部隊在一股渾厚之力的牽引下,戰斗力不斷躍升。

試問這股力量又是什麼?是如何賦予善戰之鷹獨特品格的?走近東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便可以清晰感知,那是文化的力量。

以文鑄魂,傳承赤膽忠誠的政治品格

“敵人的飛機比我們多、性能比我們先進,飛行時間是我們的幾十倍上百倍,許多人參加過一戰、二戰,戰斗經驗也比我們豐富,對待這樣的敵人就是要不怕死。死都不怕還有什麼樣的敵人戰勝不了!”每當翻開該旅空戰英雄王海的回憶錄,這樣一段樸素的文字總給人以震撼。

強敵當面,為何不怕死?老英雄王海如是說︰“是毛主席‘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為我們提供了強大精神動力,一唱起《志願軍戰歌》,一想起黨和人民賦予的偉大任務,我們就熱血沸騰,心中充滿必勝的力量。”

“搏擊長空心向黨,飛行萬里不迷航。”老英雄王海的話直指這個最簡明的道理。政治建軍是立軍之本。作為較早建立的航空兵部隊之一,“听黨話、跟黨走”成為該旅飛行員永恆不變的底色。

前年仲夏,空軍突防突擊競賽考核中,該旅特級飛行員宗永恆駕機起飛,一路拼殺,將耀眼的“金飛鏢”收入囊中。宗永恆當過大隊長,任過副團長,“長改員”後成為一名普通飛行員。如今他已接近殲擊機飛行員飛行最高年限,依然潛心為戰、熱情不減,即便面對民航拋來的“橄欖枝”也不為所動。他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翅膀硬了必須為黨飛。國家花巨資培養我們,不是為了到民航掙大錢,而是守護祖國領空安全。”

宗永恆,人如其名,一心永向黨,一生恆為戰。在該旅,像他這樣的飛行員還有很多。因為忠誠于黨的基因自形成那天起,便深植他們的血脈。學習部隊歷史,是該旅飛行員的必修課,參觀旅史館則是第一課。館藏文物中,至今保留著當年戰斗英雄焦景文寫給毛主席的請戰書。而抗美援朝時油印的《戰斗小報》,歷經歲月侵蝕,仍生動再現著英雄部隊的“精、氣、神”。

無論環境、標志,還是儀式、習慣……有形或無形的載體所承載的文化精神,都已成為大家共同的信念、追求和行為指南,指引他們從前輩忠誠無畏英勇善戰的業績中汲取養分,鍛造過硬政治品格。

以文育人,培塑全面過硬的能力素質

步入該旅空勤樓,地面上貼著某型武器的操作流程圖,樓梯旁是任務沙盤模型,而依托長廊構建的“百米通道文化”更為吸引眼球。只見通道被劃分為“軍事理念”“價值追求”“職業精神”等專區,分別懸掛著充滿濃郁戰斗氣息的展板。區域頂部,金燦燦的“鷹陣”兩個大字氣勢逼人,背景圖片上,整裝待發的飛行員列隊戰鷹前方,銳氣十足。

首屆“金頭盔”得主、特級飛行員李德兵深有感觸︰“正是因為身在其中,處處激發著聞戰則喜的血性銳氣,才有了時刻準備打仗的狀態和實力。”

去年12月,在該旅年終總結表彰晚會上,以優秀飛行員王立為原型,官兵們自編自導自演的歌舞劇《勇敢的鷹》登上舞台,其曲之昂揚,事之感人,情之豪邁,令官兵無不為之振奮。

王立曾一年內先奪“金飛鏢”,再摘“金頭盔”。近幾年,王立隨部隊上高原、進戈壁、鑽山谷、出遠海,出色完成各類演習演練、比武競賽等重大任務。他還隨隊參加“航空飛鏢-2017”國際軍事比武競賽,與外國空軍同台競技,比體能、比飛行,面對強手堅忍不拔,奮勇爭先。不僅取得佳績,還榮獲“戰斗精神獎”,展示出中國空軍飛行員的良好形象。一部好的文藝作品,就是一本好的教科書。看過表演後,該旅官兵深受感染,掀起向先進典型學習、練強過硬本領的熱潮。

時代在發展,環境在變化,目標始終如一。多年來,該旅堅持將文化建設與崗位成才、任務實踐聯系起來,以文化催生學習力、創新力、戰斗力。組織戰斗文化節,舉辦先進典型事跡報告會,每次執行任務前營造“珍惜機會,自我提升”氛圍,官兵“在戰爭中學習戰爭”,自覺架起通往智者天空的橋梁。部隊先後涌現出被中宣部授予“時代楷模”榮譽稱號的郝井文、被評為“空軍軍事訓練先進個人”的王磊、被空軍授予“矢志打贏先鋒飛行員”榮譽稱號的王立等一大批先進典型。

以文精武,發矢志打贏的戰斗意志

在該旅榮譽廣場上,高高聳立著一架參加過抗美援朝的原型戰機,機身上9顆五角星鮮紅閃耀,代表著當年擊落擊傷敵機的戰績。然而,榮耀同時也意味著壓力。“我們能不能像先輩那樣續寫傳奇?”“我們能不能一聲令下決勝長空?”該旅官兵常常這樣叩問自己。

作為巡天掠海的一線部隊,打贏是永恆的主題。該旅空勤樓的正門前,一面浮雕引人注目,但記錄的卻不是他們的榮光,而是“走麥城”的教訓。作為改裝某型戰機的他們,在光環伴隨下一路高歌猛進,然而,多年前的一次演習,卻出乎意料地輸給了兄弟部隊。于是,他們把對方命中目標的截屏刻在銅板上,立在空勤樓門前,讓飛行員們時時受到警醒鞭策,在研究失敗中謀求制勝機理。

此後,西北大漠“金頭盔”爭奪戰,他們力克對手,一舉囊括團體總分第一和個人前六名,捧回兩頂“金頭盔”。事實證明,逆向激勵的方式,煥發出強大的精神力量,有效激發了他們有我無敵的堅強意志,成為克敵制勝的利器。

軍隊文化具有強烈的戰斗性,充分體現著尚武的精神。在該旅的建設發展過程中,他們正是用文化熔鑄,用使命引領,用行為帶動,用制度規範,形成了以“聞戰則喜、英勇頑強、敢打必勝、有我無敵”團隊精神為核心的文化體系,催生著戰斗力的生長。編制體制調整以來,該旅黨委連續兩年被評為空軍先進師旅級黨委。

漫步該旅寬闊的英模大道,燈箱上印有稱雄長空的王海、英雄僚機焦景文、駕駛戰鷹向敵機撞去的孫生祿的頭像……英雄先輩無聲地講述著曾經的傳奇。每當官兵們喊著“首戰用我、用我必勝”的響亮口號,從大道走過,文化歷史便與強軍現實產生時空的交匯,為部隊實現“打造智勇無敵空中勁旅”的目標,注入著源源不斷的動力。

(學習軍團•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