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首次汽車旅(團)比武競賽中,參賽官兵既當駕駛員又當戰斗員——

“速度與激情”的戰爭視角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韓 成 通訊員 馬兆山 祝剛 羅濱顏責任編輯︰張詩夢2019-09-02 10:35

陸軍首次汽車運輸旅(團)比武競賽現場。于正興、鄭強龍攝

規則千萬條,實戰第一條

東方剛泛起一絲魚肚白。偌大的汽車障礙賽場,所有的入口都被醒目的警戒線圍了起來。

還有3個小時開賽。

西藏軍區汽車運輸某旅副旅長陳家勇雙眉緊鎖。他已經摸黑圍著場區轉了很多圈,但心里還是不托底。和其他所有參賽隊員一樣,從受領任務到現在,他仍是一頭霧水。

“明確的規則太少了!”受領任務之初,他們只接到一份簡短的電話通知。上級機關並沒有像往年那樣,下發一套詳盡的課目設置規範和評分細則。

5月初,參賽隊進駐賽區前的準備階段,30多名隊員要用1台車在2個小時內完成賽前適應。友鄰參賽隊的一名隊員告訴他們︰“每人摸一下方向盤,半小時就過去了!想熟悉幾十個項目,門都沒有。來了就比,比完就走。”

“沒有規則,就是最貼近實戰的規則。”話說回來,作為一名老汽車兵,43歲的陳家勇心里非常清楚這次比賽的意義所在——

去年,陸軍組建汽車運輸旅(團),為其賦予了新的使命任務和行動樣式。這次比賽跳出傳統的單課目評比套路,臨機設置“多課目連貫、多內容融合、多能力綜合”模式,就是為了引導官兵徹底改變以往的慣性思維,樹立“比為戰”的思想觀念,全面檢驗參賽官兵的綜合實戰能力。

比武第一天的軍事理論考核環節,不少隊友掉到了“坑里”。教導員呂卓告訴記者,與以往不同,這次比武的理論賽題大多圍繞汽車分隊訓練和汽車駕修常識、指揮技能等。如果沒有扎實的積累,只靠死記硬背,想拿高分並不容易。

“要丟掉運動員包袱,帶著戰斗員姿態上陣。”這是幾天來參賽隊們被“虐”之後的共同感悟。

在通過組合障礙路段和復雜路段競賽項目里,有一段讓所有參賽隊員都頭疼的“傷心之地”。

這里,原本是兩個障礙之間的過渡砂土路。在場地適應訓練中,參賽車輛經過涉水路後,帶出大量泥水,把這段路硬生生澆成了淤陷半米多深的泥濘路段。經過的車輛,但凡檔位使用不當或者車速掌控不好,就會被“卡”在這里。

有的參賽隊認為,這段泥濘彎道不屬于比賽內容,卻大大影響了隊員的成績。他們找到競賽辦公室,建議繞開行駛。結果,建議被駁回,理由是︰內容雖在規則外,情況卻在實戰中。

這一點,走下賽場的副旅長陳家勇深有同感︰“平時多考慮一些意外情況,戰時就會增幾分勝算的砝碼。”

戰場沒有標準賽道

引擎嘶吼,揚起陣陣藍色煙霧。長距離直線倒車比賽進入倒計時。

緊盯著後視鏡里那條狹窄賽道,中士崔寶瑞猛吐一口氣。之前的幾項場地駕駛成績不是很理想,他不得不在這個項目上搏一把。

結果,車還沒倒出多遠,他就因車速過快,沒來得及擺正方向,連續刮倒了4根桿。被裁判罰時25秒的崔寶瑞跳下車,臉憋得通紅。直到晚上,他都一聲沒吭。

大家非常體諒崔寶瑞的心情。這次比賽的障礙設置的確非常嚴苛,以往都是通用標準賽道,現在全不按套路出牌——

通過錯位小巷項目,參賽車輛進入小巷後,左右只余5厘米間隙。隊員要在其間完成變向行駛。中士蘇 慷在這個環節被罰時180秒。

掩體倒車項目,坑深足有4米多,坡度也很大。如果控制不好油門擋位,開進去就爬不出來。好幾個參賽隊員都在這關折戟……

起初,大家對競賽辦公室這些“奇葩”的課目設置是持“保留意見”的。一位隊員謔稱︰“這不像是考汽車兵,倒像是培養頂級拉力賽車手。”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幾個波次折騰下來,隊員們開始逐漸琢磨出點道理︰戰場沒有標準賽道。平時練得好不好,要看訓練的“含戰量”能有多少!

“另類”的標準,時刻警醒官兵摒棄“唯比賽主義”,刷新他們對軍事比賽真正內涵的認知。

據陸軍後勤部領導介紹,為了讓汽車運輸部隊的訓考機制更貼近實戰、融入實戰,他們充分借鑒近年來國際軍事比賽經驗,在這次競賽中設置了涵蓋軍事理論、識圖用圖、戰場救護、車輛維護與保養、運輸車和指揮車駕駛等22項內容。比賽內容基本囊括了汽車運輸部隊官兵平時和戰時的必需技能,力求通過問題倒逼、以賽促訓的方式,全面提升汽車運輸部隊各級各類人員的戰斗、指揮和專業水平。

參賽隊隊員、該旅旅長劉大勇說︰“大綱要求,相應時間內完成按圖行進5公里以上即可。而這次比武的綜合技能環節,要求同樣時間內完成按圖行進15公里和6個目標點的尋找。功夫不扎實,就沒法完成比賽。”

記者采訪中發現,還有一些競賽項目也是“源于大綱卻高于大綱”,難度系數增加不少。

狹窄地幅快速對接重裝備、鐵路站台側面裝載、戰斗體能、野戰搶修……幾十項緊扣實戰化的比賽內容全方位檢驗著參賽官兵的戰場生存能力。

上車能駕駛,下車能戰斗

營長周喻佳徹夜未眠。

比賽結束那天晚上,他的腦海里不停回放參賽畫面,琢磨著自己並不如意的表現。

特別是一想起那場指揮應用考核,他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作為一名指揮員,因為不熟悉作業流程,分析判斷“敵”情不準確,導致運力計算分工不合理,他連連失分。

在考核現場,記者發現,像周喻佳一樣遭遇尷尬的營連指揮員,還有不少。

周喻佳是從汽車分隊成長起來的,從排長到營長,壓根就沒離開過汽車分隊。無論修理技術還是駕駛技能,周營長並不比營里的技術骨干差。在這次比賽的場地駕駛項目中,他也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不過,這次比武中的指揮應用,周喻佳平時積累並不多。雖然賽前集訓“突擊”了一下,但短時間內學懂弄通難度很大,更別提靈活運用了。

部隊轉隸之前,營里主要負責物資運輸任務。指揮應用日常也練,但到了營連一級,落實的力度打了折扣。

“上車能駕駛,下車能戰斗。”陸軍成立汽車運輸旅(團)以後,這是汽車兵的最低標準,也是基本要求。汽車運輸部隊以往單純“以運代訓”的訓練方式落伍了,只有全面拓展融入作戰部隊行動一體籌劃,才能適應新型陸軍的發展需求。

“戰”字當頭,誰也躲不過去。上士張東駕駛車輛是一把好手。但身形瘦小的他在戰斗體能比武環節愁得直冒汗——彈藥箱40多斤重,他用盡渾身力氣連拖帶拽,也沒能按時完成負重組合賽,最後被判不合格。

除了體能和技能,參賽隊員的心理素質也受到挑戰。“那時心里一直‘突突’的,一時就忘了搶救傷員的先後順序。”一身戰斗裝具的中士張林凱,必須在煙幕彈、爆炸聲、槍炮聲中,連貫完成6種情況下對仿真人的緊急處置才能過關。

幾天的比武競賽,隊員們每時每刻都在經受著意外情況的“洗禮”。這份“意外”是來自實戰和職責使命的深度拷問。

摔個“跟頭”,撿個“明白”。一場比武下來,這支參賽隊的隊員們有一個同樣的感覺︰所有競賽內容串聯在一起,就是在完成一項戰時運輸保障任務。通過比武,隊員們淬煉了實戰本領,也找到了訓練差距。

記者再次見到營長周喻佳是在高原駐訓場。比賽返營第二天,參賽隊員就和大部隊一起奔赴野外駐訓。帳篷里,周喻佳正和幾名連長一起研究比賽時的那份作業想定……

賽場的那段日子注定讓他們銘記,因為他們更渴望勝利!

參賽車輛通過涉水路面。于正興、鄭強龍攝

戰斗體能比武環節,參賽駕駛員拖帶彈藥箱,完成負重組合賽。于正興、鄭強龍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