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空軍航空兵某團的報告︰“察打先鋒”飛出勝戰航跡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濟美 高玉嬌 劉海洋責任編輯︰劉上靖2022-10-08 21:28

“察打先鋒”飛出勝戰航跡

——來自空軍航空兵某團的報告

陽光穿過雲隙,灑在一架在空無人機上,反射出青白色的冷光。

“天鷹,打擊1號敵車。”地面,聯合演習現場,指揮官發出臨機指令。此刻,幾百雙眼楮注視著無人機實時回傳的畫面。

千里之外的無人機操控方艙內,飛行員優選航線、調整角度、鎖定目標……導彈從機翼下轟然“出鞘”,伴隨著“砰”的一聲巨響,大地微顫,塵煙驟起。

精準命中!作為察打一體無人機部隊,空軍航空兵某團又飛出“勝戰時刻”。從當年雛鷹出殼到今日羽翼漸豐,他們向著“察打先鋒”目標再進一步。

2020年八一前夕,習近平主席視察空軍航空大學時指出,要加強無人作戰研究,加強無人機專業建設,加強實戰化教育訓練,加快培養無人機運用和指揮人才。

團長謝豫壯志滿懷︰“我們一定緊盯前沿、向戰而飛,提高無人機偵察打擊效能,推動新質戰斗力加速提升!”

換羽騰飛

這支無人機部隊組建之時,國內軍用無人機的理論基礎和實踐經驗還不多。而世界軍事舞台上的無人機,已經在多場局部戰爭中發揮作用。

追趕超越,成為開拓者的使命。

“察打一體無人機兼具戰場監視偵察與目標打擊功能,在節奏快、強度高的信息化戰爭中具有強大的作戰效能。”團參謀長余瑞超對無人機的效用信心滿滿。

從飛有人機到飛無人機,一字之差,對飛行員來說卻是全新出發——以前能用身體感知到的飛行態勢變成了屏幕上抽象的數據;無人機的功能定位和使用場景完全不同于有人機,戰術戰法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完善。

為了盡快形成戰斗力,部隊邊組建邊奔赴院校學習理論,到工廠跟研、跟試、跟產,決心“殺出”一條路子。

余瑞超說,他們把能找到的資料翻了一遍又一遍,把無人機機艙電路圖畫了一遍又一遍,幾乎每一間辦公室的燈都徹夜長明。

幾個月後,《訓練標準流程》《戰機維護手冊》等幾十項訓練管理手冊編印。捧著自己寫的“教科書”,他們實現“當年接裝、當年實射、當年形成戰斗力”的目標。

跨越發展

近年來,人民空軍不斷優化力量結構,加快新型作戰力量建設。作為新質戰斗力的代表,這個團的武器裝備也迎來更新換代。進一步增強戰斗力,成為全團官兵的目標。

研究新型作戰資料、分析無人機參與局部戰爭的戰場案例、探索創新無人機戰術戰法……隨著無人作戰研究和訓練的不斷深化,官兵們的勝戰底氣越來越足。

一場聯合演習,紅藍雙方打得難解難分之際,副團長蔣海鵬主動請纓,他和戰友們操縱無人機準確偵察到“敵”前沿及縱深目標。受領打擊命令後,蔣海鵬操縱無人機鎖定目標、精準出擊,並抓住機會果斷呼叫有人機火力支援,重創“敵”軍。

“這不單是技術上的配合,更是作戰樣式的改變。”蔣海鵬說,有人和無人相結合的空中作戰力量體系,既發揮了無人機隱蔽接敵、精確偵察的優勢,又提高了有人機的打擊效率,是體系作戰中戰斗力的新增長點。

在跨越式發展的征程中,這個團創新組訓模式,作戰單元從團戰斗隊“裂變”為數個營戰斗隊。體系要素的高度集成,催生出一批“一專多能”的復合型人才。

依托強大的人才隊伍,這個團可以同時赴多地執行任務,成為“臨機召喚,召喚即打擊”的空中新銳。

“智”勝未來

隨著世界新軍事革命的不斷深化,發揮“智”的力量成為打贏未來戰爭的發力點。

一次演習,副大隊長鄧亞書操縱無人機打出了發發命中的成績。“臨機指定移動靶標,還能不能打中?”面對考驗,鄧亞書依托無人機的智能系統,很快就完成了針對打擊目標的航線和角度方案,隨即操縱無人機,又一次精準命中。

“這既是練出來的,也是算出來的。飛行員的頭腦,加上無人機深度學習的‘外腦’,讓戰場態勢分析、數據計算更加高效。”鄧亞書說。

收集部隊戰訓裝備難題,與科研機構和工業部門協調解決;對戰場數據進行優化運算,進一步提高無人機戰場態勢感知能力……研究人員和一線飛行人員、保障人員深度協同,為“智”勝未來按下“加速鍵”。

一幅巨型地圖上,標記著官兵們飛巡邊防海疆的航跡。在無人作戰研究不斷深化的過程中,官兵們瞄準打贏,接力奮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