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兵某旅3名“黃繼光傳人”︰舉起英雄的戰旗 續寫時代的輝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汪文博 余海龍 程 強責任編輯︰烏銘琪2022-10-24 08:12

前進!高高舉起英雄的戰旗

——聆听空降兵某旅3名“黃繼光傳人”的成長故事

寫在前面

10月20日,是黃繼光犧牲70周年紀念日。70年前的這一天,在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中,21歲的黃繼光為了掩護大部隊進攻,毅然用胸膛堵住敵人噴射火舌的槍眼,壯烈犧牲。

“黃繼光!”“到!到!到……”幾十年來,黃繼光精神歷久彌新,激勵一代代英雄傳人接續奮斗。從“空降兵模範六連”到“抗洪搶險先鋒連”,從“黃繼光英雄連”到“模範空降兵連”,空降兵某旅二營六連官兵在國際比武賽場摘金奪銀,在演訓任務一線敢打敢拼,在抗震抗洪戰場無畏沖鋒,“忠誠、勇敢、善戰、奉獻、擔當”的新時代黃繼光英雄精神,已經化為一種責任、一種基因,融入了官兵血脈。

空降兵某旅二營六連官兵高舉連旗奔赴訓練場。張 磊攝

挑戰極限再立新功

■空降兵某旅二營六連裝甲技師 汪文博

新兵下連,我被分到“黃繼光英雄連”。沒想到,還沒到連隊去“認門”,我先被送進衛生連。

那是2011年,新兵第3次升空跳傘,我既興奮又緊張。跳傘信號亮起,我大膽離機。離地面越來越近,空中突然刮起大風,吹得傘花左搖右擺。我好不容易拉著操縱棒避過樹木,卻不慎側風著陸落到彈坑里。

醫生診斷,我的右腿脛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療。躺在病床上,我盯著天花板上白茫茫的燈光,腦中一片茫然。難道想當“兵王”的夢想,就這樣破滅了嗎?

傷愈歸隊,路過訓練場,一幕幕火熱的訓練場景讓我深受觸動。我覺得和戰友的差距越來越大,內心無比焦慮。“到了英雄連隊,就要當英雄的兵。不然,我還當啥兵?”指導員找我談心,我把想法和盤托出。

“你有這個想法就行!”指導員鼓勵我說,“咱們‘黃繼光英雄連’的戰士,就不能認輸!”

指導員做通大家的工作,讓拄著拐杖的我來到“黃繼光班”。面對老班長的床鋪,我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在連隊干出名堂!

早上早起半小時,晚上加練1小時,強體能、練戰術、補理論,我的心里始終憋著一股勁。2015年上級組織單兵戰術考核,我的右膝撞到石頭被劃傷。顧不上血染褲腳的傷口,我繼續前行。歷經3個多小時角逐,17個課目比拼……最終,我憑借頑強意志和過硬素質,奪得“兵王”稱號。站在領獎台上,我激動地說︰“我來自‘黃繼光班’,今天能站在這里,有我辛苦的付出,更有英雄精神的激勵!”

2020年,空降兵首批新型輪式戰車列裝二營,轉型升級的挑戰隨之而來。“寧可少睡兩小時,訓練進度不推遲。”為了在最短時間掌握戰車技戰術性能,我和戰友們廢寢忘食、集智攻關。兩個月後,我們研究出一套適合輪式戰車的訓法戰法,我也拿到專業等級資格證書,成為操作新型輪式戰車的專業能手。

“不立戰功,不下戰場”。2021年,一場跨晝夜集群空降突襲綜合演練中,在“三無”條件下,我帶領車組成員從千米高空一躍而下,駕駛戰車直插“敵人”心髒,順利完成要點奪控任務。

刀在石上磨,兵在苦中練。上高原、下海島,穿叢林、闖沙漠,在英雄戰旗的指引下,我們不斷挑戰極限,力爭再立新功。

從左至右︰戰術考核前,余海龍帶領官兵宣誓。謝程宇攝

程強傘降著陸後向預定地域集結。王寶強攝

汪文博進行扛圓木訓練。鮑振宇攝

“我們是誰?”“黃繼光!”

■空降兵某旅二營教導員 余海龍

“要把理想信念的火種、紅色傳統的基因一代代傳下去,讓革命事業薪火相傳、血脈永續,永遠保持老紅軍本色。”2014年10月,我有幸作為基層代表參加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習主席的殷切囑托,我始終銘記在心。

2014年初,我來到六連擔任指導員。走進連隊榮譽室,面對老班長的銅像,我思考了許久。在這個全軍矚目的英雄連隊,如何更好地開展政治工作,把英雄精神更好地傳承下去?從古田返回連隊後,我覺得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想要給官兵一碗水,自己就得有一桶水。”“水”從哪里來?我每天擠出時間學習理論知識,撰寫心得體會。10余本筆記、先後發表的50余篇理論研究文章,讓這桶“水”越來越滿,我也明顯感到教育課上戰士們的神情更專注了。

然而,我更明白,言傳不如身教。面對官兵“說一千道一萬”,還得加上“跟我上”和“看我的”。一次戰前動員,我給連隊提出要求,也給自己提出要求︰“如果有一個連隊要參戰,我希望是‘黃繼光英雄連’;如果有一個架次要跳下去,我希望是我的架次。”

這絕不是空話。從訓練考核帶頭上、空降跳傘帶頭跳、險重任務帶頭沖的“三帶頭”,到一日三餐最後吃、休息宿營最後睡、訓練結束最後撤的“三最後”,我始終堅持“要求戰士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因此,听到連隊官兵說“指導員說的每一句話我們都信”時,我深感欣慰,再苦再累也值得。

2017年夏天,旅隊被臨機抽點跨區機動。我們要前往千里之外陌生地域,在無氣象資料、無地面標識、無指揮引導的“三無”條件下開展實戰化訓練。

出征前,我來到連隊榮譽室,“請出”老班長的銅像和4面授稱的錦旗。“假如今天就戰斗,我們準備好了嗎?”我大聲發問,得到全連官兵異口同聲地回答——

“準備好了!”

凌晨出發,6小時後我們抵達任務地域。面對大風等不利因素,我在艙內動員︰“如果今天跳一個,我跳;跳兩個,我和連長跳;跳一部分,黨員和干部跳。”

執行任務前,我站在艙門口高喊︰“同志們,我們是誰?”

“黃繼光!”

我轉身跳出機艙。所有官兵沒人退縮,沒人畏難,魚貫而出依次跳下。那一次,我們圓滿完成任務。

2020年,我擔任二營教導員沒多久,空降兵首批新型輪式戰車列裝二營。“不能讓裝備等人!”盡快掌握技術理論後,我們開始組織戰車實操訓練,評選“黃繼光車組”、組建“00後車組”……在比學趕幫超的濃厚氛圍中,掌握一項項技能、攻克一個個難關。從天而降的傘兵駕馭新型戰車馳騁“戰場”,來得疾、突得快、打得猛,“飛行軍”再添“風火輪”。

今年是上甘嶺戰役勝利70周年,也是老班長犧牲70周年。“寫封信給黃繼光,听我們的誓言在回蕩。告訴他,我們和他一樣,挺起了軍人的胸膛……”《寫封信給黃繼光》這首歌,在我們空降兵部隊官兵中廣為傳唱。如今,空降兵部隊加快轉型,裝備更新加速升級,實戰化訓練不斷深化,我們鋼多氣盈骨更硬,敢打必勝的底氣更足。邁向新征程,我們一定傳承好老一輩的革命精神,當好新時代英雄傳人,練就過硬本領、高舉英雄戰旗,堅決守好新時代的“上甘嶺”。

任何時候都不能給老班長丟臉

■空降兵某旅二營六連排長 程 強

作為汶川大地震的親歷者,14年前的那一幕幕,我記憶猶新。

那一年,我12歲。在我們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解放軍來了。我看到他們的頭盔上,有“空降”二字;他們扛著的紅旗上,寫著“黃繼光生前所在部隊”。當時,我的心里就埋下一顆當兵的種子。部隊回撤時,在感謝救援官兵的人群中,我舉著“長大我當空降兵”的橫幅,為解放軍送行。

沒想到,5年後報名參軍的我,真的走進了空降兵某旅的新兵訓練場。新訓期間,班長告訴我們,只要能力素質過硬,就有機會去“黃繼光英雄連”。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去英雄連隊,因此訓練的勁頭更足了。汗水濕透衣衫,我的成績也突飛猛進,最終如願分到“黃繼光英雄連”。

訓練場下,我比較內向,平時話不多。時任指導員余海龍特意安排我擔任連隊榮譽室的解說員。3萬多字的解說詞,讓我第一次詳細了解老班長的英雄事跡和當年的戰斗細節,得知在老班長之後舍身炸碉堡、堵槍眼的烈士,有名可查的就有38人。那是怎樣勇敢的一代革命軍人?我們能練成像他們那樣的鐵血兵魂嗎?深感震撼的我,在一次次講解中,也在內心不停地問自己。

那時在傘訓隊,訓練刻苦的我初期考核成績並不靠前。班長何小斌對我說︰“你是‘黃繼光班’的戰士,不拔尖,就是不合格!”我這才意識到,身在“黃繼光班”,我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

練!只有達到極限,才能突破極限!我針對自己的短板弱項進行強化訓練,最終考核時排在第二名。回到連隊後,我始終保持著這股拼勁,2017年在“競崗”中勝出,成為“黃繼光班”第38任班長。

2019年,單位抽調人員參加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式。經過層層選拔,我成為空軍方隊的受閱官兵。滿心歡喜的我,在訓練場上卻遭到方隊總教練、第31任“黃繼光班”班長余國防潑的“涼水”︰腿型不直、槍背帶掉肩膀、腳尖不平……同樣的小問題,方隊中只有我被扣了分。我清楚,總教練近乎嚴苛的標準是對我的“偏愛”,因為我們都是黃繼光傳人,任何時候都不能給老班長丟臉。

我找來背包帶,每天晚上綁住雙腿睡覺,半夜經常從疼痛中醒來;我把槍背帶上的卡扣調整到肩窩處,一天訓練下來衣服上常常滲出血跡;我讓戰友坐在我的腳板上,克服腳尖不平的問題……正式受閱那天,當空軍方隊以整齊劃一的步伐通過天安門廣場後,淚流滿面的我向天空敬了一個軍禮,向老班長報告︰“黃繼光班”圓滿完成閱兵任務,請您放心!

2020年,我被選送到陸軍特種作戰學院學習。“第一只是合格,過硬才是標準”,我不斷強化理論基礎,向書本學、向教員學、向戰友學,補齊自身短板,以優異成績從學校畢業。

如今,我重回六連,成為一名排長。我時刻牢記教導員余海龍曾對我說過的一句話︰“作為黃繼光傳人,我們就要把老班長舍身堵槍眼的血性體現出來。我們這一代軍人見證了時代的偉大,也要續寫時代的輝煌!”

(文字整理︰唐 晨、張航碩、趙英強、段辛鈺;制圖︰扈 碩)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