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在外執行任務,孩子們一直以為爸爸的家在沙漠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馮楚雄 何志運責任編輯︰劉上靖2022-11-20 07:52

大漠情深

下班回家後,丁國林輔導孩子讀書的場景。作者提供

2020年,辦理好隨軍手續後的那個周末,火箭軍某部處長丁國林和家人一起搬進了“新家”。

這天,吃過晚飯,丁國林帶著兒子豆丁開始看書。夕陽輕輕地灑進屋子里,將父子倆相互依偎的背影定格。

看著認真讀書的父子倆,丁國林的妻子郁莉抱著小女兒,忍不住嘴角露出微笑。這樣一家團聚、歲月靜好的時光,曾經在她夢里數次出現,如今終于夢想照進現實了。

戈壁星夜,萬籟俱寂。演練區外,無邊的沙海在皓月的籠罩下仿佛披了件銀紗,也增添幾絲寒意。

帳篷內,官兵剛結束夜間演練歸來,倒頭就睡,很快鼾聲四起。看到郁莉的好幾個未接來電,丁國林走出帳篷,把電話回了過去,同時將自己無法按時休假回家的消息告訴了她。

“好,知道了。工作再忙也要注意休息,不要熬太晚啊,別和自己身體過不去。”郁莉一直在等丁國林的電話,還沒有睡。

掛斷電話後,郁莉又發來幾張孩子們的照片。丁國林心頭涌上一陣陣溫暖,將照片一張張保存下來,隨後返回帳篷休息。

丁國林常年在外執行任務。結婚十多年,他還未曾在春節期間回過家。年前,他報了春節休假計劃。可就在休假前幾天,部隊演練任務推遲,丁國林作為主要負責人,無法提前離開。

郁莉得知丁國林要回家過年,一連幾天都激動得睡不著覺。這些年,一家人聚少離多,還從沒一起過春節。現在看來,這個計劃又要推後了。

不久後,除夕傍晚,落日貼著沙漠的稜線,將大地映出一層深紅。丁國林和戰友們剛走進食堂,便看見餐桌上擺著“獅子頭”“藕粉圓”這些他最愛吃的家鄉菜。

欣喜之余,丁國林听到有人叫他︰“老丁!”

循著聲音的方向,丁國林看到了今晚的“大廚”是妻子!她的身旁還站著兒子豆丁。

丁國林愣在原地,隨即大喊“莉莉!兒子!”然後一個箭步沖過去,熱淚盈眶地抱住他們。後來,郁莉告訴丁國林,是她主動請求領導,來給大伙做頓年夜飯。同時,也給丁國林一個驚喜。

晚飯後,丁國林陪著妻子和兒子在營區散步,一家人不時傳來陣陣歡聲笑語……

今年5月,“全國最美家庭”評選結果揭曉,丁國林、郁莉一家也在其中。這份榮光背後,有著兩人不同尋常的付出。

隨軍前,郁莉曾擔任社區主任、黨支部書記,長期工作在基層一線。在她的帶領下,社區成立了“巾幗志願者服務隊”,對留守兒童、空巢老人進行關愛幫助。疫情期間,郁莉肩上擔子更重了,既當流調員又當采購員。後來,因工作認真負責,她還被鹽城市亭湖區評為“美麗基層婦聯干部”。

多年來,郁莉為家庭的付出,丁國林都深深地記在心里。兩個孩子出生時,他都沒能及時趕回去。平日里,郁莉也總報喜不報憂,只跟他分享孩子們的趣事和社區里組織了哪些活動。對于生活中遇到的溝溝坎坎,她擔心影響丁國林工作,從來都是只字不提。

一次,丁國林休假,看到郁莉頭上長出了白發,鼻子有些發酸︰“這些年讓你受苦了。”

歸隊前一天,郁莉為丁國林做了一桌豐盛的飯菜,可丁國林一直沒有動筷子。

“老丁,有事嗎?”郁莉問。

“一個共事多年的戰友打來電話,說是要轉業了……”丁國林話音未落,郁莉便看穿了他的心思︰“家里的事情我來管,你只管放心干好工作就行!”

話雖這樣說,郁莉知道,丁國林心中一定還是放不下家里。兩個孩子,四位老人,家里家外,重擔全壓在她肩上。為了能讓丁國林安心工作,不久後,郁莉辭掉了社區工作,隨軍來到丁國林的駐地。

郁莉隨軍後的一年里,丁國林一連數月都扎在演訓場。有時,郁莉甚至連續幾周都打不通他的電話。

“我就像這沙漠里的一粒沙,因為有你這株胡楊,才給我帶來了生命的綠洲。莉莉,欠你的,我將用一輩子來還……”這是丁國林寫給郁莉的信。

捧著這封信,郁莉也執筆寫下了這段文字︰“昨天二等功的喜報已經送到家里了,全家都很自豪……你的心事我都懂。雖然我每天都在等你回來,但我更希望你繼續逐夢沙場,因為那是你的驕傲!”

“豆丁,快來讓爸爸看看你們又長高了多少!”每次風塵僕僕回到家里,還沒等丁國林說完這句話,兒子豆丁就帶著妹妹蹦蹦跳跳跑到他面前,嚷著讓爸爸給他們量身高。

“別人家的孩子是一點一點長高的,你兒子女兒是一截一截長高的。”郁莉調侃道。

一天晚上,郁莉給孩子們蓋好被子,準備關燈時,豆丁突然問︰“媽媽,爸爸怎麼還不回家呀?”

“爸爸正在休假,他不是在家里陪你們玩了好幾天嗎?”郁莉疑惑地問。

“不對,爸爸的家在沙漠里。”豆丁認真地糾正道。

原來,孩子們一直以為爸爸的家在沙漠里,這讓丁國林和郁莉哭笑不得。

每次結束任務回到家,丁國林都會攬下所有家務活,還負責輔導兒子的功課。

一次,老師布置手工作業,豆丁本來想敷衍了事,態度很不認真。丁國林見狀,便帶他一起先畫好設計草圖,再裁剪紙板、粘貼拼裝、外觀裝裱,每一步都一絲不苟。

幾個小時後,一輛威武的導彈車呈現在眼前,父子倆相互擊掌。丁國林笑著對豆丁說︰“做什麼事都需要認認真真,這才是男兒本色!”

“這就是我的爸爸,一個做事認真的人,我也要向他學習,改掉做事馬虎的毛病……”後來,豆丁還將這件事寫進了作文里。

那些年,為了讓漸漸懂事的兒子更加熟悉爸爸,到了暑假,郁莉就會帶他去部隊看望丁國林。那次,參加完軍事夏令營,豆丁畫了一幅畫送給丁國林。畫里,有金色的沙漠、威武的導彈、穿軍裝的爸爸,旁邊還有牽著他和妹妹的媽媽。畫的角落里,豆丁用稚嫩的筆觸寫了一行小字︰“我愛爸爸。”原來,家國情懷早已在豆丁幼小的心田生根發芽,這是軍人家庭獨特的“紅色基因”。

“以前,妻子總說兩個孩子崇拜我,一說起爸爸就學著敬軍禮,我還以為她是跟我開玩笑呢。”後來,丁國林專門買了一個畫框,把豆丁這份珍貴的禮物珍藏起來。他還用手機將畫拍下來,每次任務結束後,都要拿出來反復看。

今年郁莉生日,丁國林提前一天訂好了蛋糕,結束任務便趕回家。

“老婆,生日快樂!”丁國林把在沙漠里剛摘的花送給郁莉。

這天,丁國林一家四口難得團聚在一起,在燭光的映照下,每個人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格外動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