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中國的國防》白皮書

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馮玲玲2011-01-07 08:3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目錄

前言

一、安全形勢

二、國防政策

三、國防建設

四、軍隊建設

五、國際安全合作

六、軍控與裁軍

一、安全形勢﹪

和平與發展仍然是當今世界的兩大主題。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趨勢深入發展,國際安全形勢總體上繼續趨向緩和。大國關系復雜,多種矛盾斗爭交織,但相互借重、相互合作、相互制約的基本特征沒有改變。廣大發展中國家具有巨大的發展潛力,是國際舞台上推動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科技進步日新月異,國際間經濟聯系不斷加強,各國仍把發展經濟、創新科技和提高綜合國力放在首位。世界和平的力量超過戰爭的力量,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新的世界大戰不會發生。﹪

亞太地區安全形勢總體保持穩定。許多亞洲國家特別是東亞國家已擺脫金融危機,經濟逐步恢復增長,前景看好。絕大多數國家把振興經濟、加強對話與合作作為主要政策取向,堅持在主權平等和不干涉別國內政等原則基礎上發展國家關系。有關國家繼續堅持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爭端,不斷開展多形式、多層次、多渠道的安全對話,增進相互了解與信任。東盟和中國、日本、韓國(10+3)的合作在經濟、金融領域逐步展開。朝鮮半島緊張局勢明顯走向緩和。中越簽署陸地邊界條約。南海地區形勢基本保持穩定。﹪

但是,世界不穩定和不確定的因素明顯增加,天下還很不太平。國際力量對比嚴重失衡,不公正不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舊秩序還沒有根本改變,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在國際政治、經濟和安全領域依然存在並有新的發展。某些大國推行“新干涉主義”、新“炮艦政策”和新經濟殖民主義,嚴重損害許多國家的主權獨立和發展利益,威脅世界和平與國際安全。在處理國際和地區安全事務中,聯合國的地位和作用受到嚴重挑戰。一些國家以“人道”和“人權”為借口,公然違背《聯合國憲章》和公認的國際關系準則,動輒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脅,特別是北約繞開聯合國安理會,向南斯拉夫聯盟發動軍事攻擊,對國際形勢和國際關系產生了重大消極影響。軍控與裁軍領域出現了一系列消極事態,特別是有關國家仍在繼續研發和試圖建立國家導彈防御系統及戰區導彈防御系統,國際社會防擴散和推動裁軍進程的努力受到損害。隨著現代科學技術和經濟全球化趨勢的不斷發展,國際競爭空前激烈,金融和經濟風險增加,經濟安全問題為各國所關注。全球範圍內特別是南北之間的發展差距和貧富懸殊繼續拉大,兩極分化狀況更趨嚴重。

局部戰爭和武裝沖突出現新的起伏,因民族、宗教、領土、資源等因素引發的沖突和戰亂不斷。一些國家繼續擴大軍事集團、強化軍事同盟和謀求更大軍事優勢,嚴重影響了國際安全與穩定。各種分裂勢力、恐怖勢力和極端勢力給國際社會不斷帶來危害。環境、毒品、難民等全球性問題日益突出。

影響亞太地區安全的消極因素有新的發展。美國進一步強化在本地區的軍事存在和雙邊軍事同盟,推動研發並計劃在東亞地區部署戰區導彈防御系統,以及日本確定“周邊事態法”等,違背時代潮流。聯合軍事演習在本地區有增無減,不利于國家間建立信任。影響朝鮮半島安全的不確定因素依然存在。南亞地區形勢仍不穩定。在南海地區蠶食中國主權權益的事件仍時有發生,有的域外國家也試圖插手南海問題。

台灣海峽局勢復雜、嚴峻。李登輝悍然拋出所謂“兩國論”的分裂主張,台灣當局新領導人對一個中國原則采取回避和模糊的態度,台灣分裂勢力圖謀以各種形式把台灣從中國分割出去,嚴重破壞了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前提和基礎。這是造成台灣海峽局勢緊張的根本原因。美國不斷向台灣出售先進的武器裝備,其國內有人企圖推動國會通過所謂《加強台灣安全法》,還有人企圖將台灣納入戰區導彈防御系統;日美修訂的防衛合作新指針,始終不明確承諾不把台灣劃入其欲軍事介入的“周邊安全事態”範圍。這些行為助長了台灣分裂勢力的氣焰,嚴重損害了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危害了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世界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變化了的世界需要摒棄冷戰思維,建立適應時代需要的新安全觀和新的國際政治、經濟和安全秩序。新安全觀的核心應該是互信、互利、平等、合作。《聯合國憲章》、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和其他公認的國際關系準則,是維護和平的政治基礎。互利合作、共同繁榮,是維護和平的經濟保障。在平等基礎上的對話、協商和談判,是解決爭端、維護和平的正確途徑。只有建立新的安全觀和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才能從根本上使世界和平與國際安全得到保障。

中國的發展與穩定,中國周邊地區的和平與繁榮,以及按照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建立和維護地區安全新秩序,是中國根本利益之所在。中國將繼續加強與世界各國的友好合作關系,為維護、促進亞太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繁榮、發展作出不懈努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