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之不行 “五多”難除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韓 義責任編輯︰許果果2015-05-27 08:56

提要︰為何“舊五多”未除,“新五多”又生?“五多”問題表現在基層,主因在機關,關鍵在領導,根子在法治。

北京軍區出台10條剛性措施治理“五多”,基層單位文電收發數量明顯下降(見本報5月20日一版)。這一做法啟示我們,只有運用好法治方式,“五多”問題才能斷根。

“五多”這一痼疾頑癥,官兵深惡痛絕,已經到了痛下決心,非解決不可的地步。然而,“舊五多”未除,為何“新五多”又生?原因是缺乏應有的法規。宋代王安石曾講︰“蓋夫天下之大器也,非大明法度,不足以維持。”“五多”問題表現在基層,主因在機關,關鍵在領導,根子在法治。

抓部隊干工作,首先要看條令條例怎麼說,規章制度怎麼定,行使權力要在法律法規的框架內。然而,有的嘴上有法、心中無法、行為失法,決策主觀隨意,憑習慣、經驗和個人喜好,今天一個想法,明天一個點子,法規制度形同虛設;有的各自為政,該統的不統、該分的不分,“一個部門一把號”,會議、文電、活動滿天飛;還有的抓工作亂定“家法”,以言代法、以權壓法,“口頭勝紅頭”。

毛澤東曾在《關于建立報告制度》中提出,報告文字每次一千字左右為限,除特殊情況外,至多不要超過兩千字。這一規定具體實在,戳到了不良文風的麻骨。現在“五多”問題之所以斬不斷、理還亂,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法規制度的剛性不夠,這不準、那嚴禁,看起來挺嚇人,但沒有多少可操作性,最後變成“稻草人”“紙老虎”,給鑽空子的人留下了空間。

領導干部是法規的制定者,也是法規的執行者。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來”,如果立規矩的帶頭壞規矩,下面就會有樣學樣,不是照規矩辦事,而是看領導臉色行事,把搞變通當作一種“神通”,不以為恥、反以為榮。領導機關特別是領導干部要做規章制度的模範遵守者,養成遇事先找法的習慣,多與法規制度對表,不搞主觀臆斷。

“立規矩,就是亮旗;壞規矩,就要亮劍。”要高高舉起懲戒之鞭,嚴明責任、嚴格監督、嚴肅問責,小錯嚴懲、大錯倒查,使熱衷于“五多”的人付出代價、受到懲罰。

(作者單位︰昌平區人民武裝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