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確國際條約在我國的適用

來源︰新華網作者︰陳麗平責任編輯︰許果果2016-02-19 18:14

前不久在京舉行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次會議,首次分組審議了立法法修正案草案。一些常委委員和列席人員建議,在本法中明確國際條約在我國的適用問題。

目前條約地位無明確規定

“總體上來看,我們國家在國際條約、國際法規範和國內法關系問題上,一直沒有采取統一的或者單一的模式。”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委員崇泉說,我國憲法對條約的法律地位及其適用問題沒有作出明確的規定,憲法僅原則性地、簡單地規定了國務院的締約權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批準與廢除權。締結條約程序法也只規定了締結條約的程序,沒有明確條約與國內法的關系,沒有條約本身效力等級的規定。

“條約地位不明確,在執行中帶來了許多問題和矛盾。”傅瑩委員說,為彌補空白,我國通過一些外交聲明和政策文件表達了信守國際條約義務的立場,一些部門以文件、通知形式規定了國內法與條約沖突時的運用規則。但這些聲明、文件,法律效力等級較低,規範內容較窄,對執法和司法實踐的指導作用有限。

崇泉建議通過此次立法法修改,就當前我國政府參與締結的國際條約在我國的適用問題作出具體規定。

傅瑩、崇泉建議:分別在立法法總則和適用與備案部分,增加有關規定。將總則有關規定修改為“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的制定、修改和廢止,以及條約、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單行條例和規章的適用,適用本法。”在第五章適用與備案的各條中,增加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或者加入的條約、國務院核準或者加入的條約、政府部門名義締結的協定與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規章的法律效力關系的相關規定。具體條款的修改,建議有關部門進一步研究論證。

有委員建議暫時不作規定

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委員吳浩認為,如果國際條約直接在我國適用,將會破壞我國的法制統一。按照締約條約程序法規定,條約的層級,除了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批準的重要公約以外,國務院部委和外國的部委之間的部門協定也是國際條約,如果部門協定與我國民法等基本法規定的內容不一致,卻優先于我們的法律,那是荒唐的。另外,在司法和行政執法層面,如果不同地區的法官和執法人員直接運用國際條約的規定優先適用,我國的法制會遭到極大破壞。建議權衡利弊,立法法目前對這個問題不作具體規定比較適宜。

法律地位可等同于國內法

王隴德委員建議,明確我國簽署的國際公約的法律地位和效力。他說,隨著經濟全球化、區域一體化,我國參與的國際事務越來越多,也簽署了不少國際公約。但國際公約在我國到底處于什麼地位?有什麼效力?一直沒有明確。國際上采取三種形式,第一種形式是規定要轉為國內法,再按照國內法實施。第二種形式是公約直接放入國內法。第三種形式是區別情況,根據不同項目分別轉為國內法或者直接采納。專家認為在我國公約應相當于國內法的地位和效力。

王隴德建議在草案第五章適用與備案中增加規定: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簽署的國際條約,其法律地位和效力等同于國內法。

“明確這一點有利于我國將來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王隴德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