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名退伍老兵歷經16年,將荒灘改造成生態科技示範園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阮若水 單愛根 張碧輝責任編輯︰湯傳飛2017-04-05 02:13

春分已過,雨霽風光。茨淮新河河畔蔞蒿滿地,鶯飛燕舞,清波蕩漾間煥發出一派生機。這片曾經的萬畝荒灘,歷經16年改造,如今已成為安徽省聞名遐邇的“生態科技示範園”。創造這一奇跡的,是鳳台縣的一群退伍軍人——

退伍兵們意氣風發走在生態園的林蔭路上。黃敬亞

18名老兵戰荒灘

1

2000年深秋,天氣一天天冷了。眼瞅著窗外一片蕭瑟,34歲的退伍兵童樹林心情無比低落。在部隊摸爬滾打14年後退伍回鄉,雖然安置到縣水利局,卻因沒崗位一直在家待業。

時任鳳台縣水利局局長的楊玉國也在發愁。當時水利局已經有106名退伍軍人,童樹林這批又來了18個——12名士官、6名有安置卡的城鎮兵。僧多粥少、安置又從何談起?這位軍轉干部出身的水利局長,還真沒個頭緒。

恰在這時,為遏制茨淮新河水土流失,當地政府決定在茨淮新河鳳台段實施退耕還林,任務交給水利局。楊玉國想到了這18名退伍兵。

帶著心中的期盼,18名退伍兵一路意氣飛揚,一路軍歌嘹亮。然而到了茨淮新河河畔,全都傻了眼——長河落日,衰草連天,一望無際的荒涼。

當地老人看到只來了18個人,直搖頭。自從上世紀70年代開河以來,鳳台縣境內的河堤荒灘就從未有人征服過。當年有一批知青來到這里,說要開荒造林,但不久就一個個調走了。後來又來了一撥大學生創業者,最後還是輸給了惡劣環境。

站在萬畝荒蕪的河灘上,楊玉國就問了一句︰“進還是退?”童樹林帶頭說︰“退伍不褪色不是一句口號!”

那年深秋,18名退伍軍人唱著軍歌,扛著“八一林牧場”大旗,進駐茫茫荒灘,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就此開啟。

2

當時,18名退伍兵多數都已在縣城安家,听說要到距離縣城一個多小時車程的偏遠河灘上開荒,立刻激起家人的強烈反對︰老兵張文敬的妻子陳西壟,要帶著孩子去水利局說理;胡冠才的妻子動用各種關系,給他找了個離家近的新單位;劉坤的妻子見勸不回丈夫,更是氣得回了娘家……

妻子的不理解,還可以慢慢做工作,孩子的眼淚,卻讓如山的父愛更加沉重。那時林牧場里道路還沒修好,童樹林每天早上天剛亮就要騎車送9歲的女兒到10公里外上學,有好幾段路只能下車步行。一天,女兒實在走不動了,哭著說︰“我不想在這上學了,咱們還是回家吧!”童樹林望著鞋上沾滿泥巴的女兒,鼓勵說︰“爸知道你們來這里受苦了,但既然來了就要堅持下去,這里會慢慢好起來的。”女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擦干眼淚又艱難地在泥濘中前行……

陳西壟雖然和丈夫吵過鬧過,但看到他黝黑消瘦的臉龐,生氣過後還是選擇了追隨,帶著年幼的兒子扎根八一林牧場,一干就是十幾年。劉坤的妻子曾在縣城經營一家小有名氣的影樓,為了丈夫,她舍棄每年幾萬元的收入,關掉影樓到這片荒灘上當起了農民。

18名退伍軍人都把家安在了林牧場。采訪中,他們總是說,虧欠妻子和孩子的太多太多,因為在家庭與工作的天平上,他們總是朝向工作傾斜。

3

“多虧是軍人,要不誰也吃不下這種苦,受不了這個罪!”附近村民談起荒灘的變化,口中總是離不開“軍人”二字。

曾在新疆伊犁當兵的毛新建,至今對2001年那個冬天記憶猶新。臨時搭建的草房四處漏風,他們就找來塑料布遮擋;沒有燒飯做菜的鍋灶,就用在部隊學到的辦法挖土灶做飯;晚上沒有電,他們就點篝火取暖照明。為趕在第二年春天栽下樹苗,18條漢子開著拖拉機沒日沒夜奔忙在荒灘上,一天只能輪流睡上三四個鐘頭。

除草,翻地,整土,通宵達旦連軸轉,就是機器也有吃不消的時候。一次,童樹林正駕駛拖拉機平整土地,拴著犁耙的拇指粗的鋼繩突然崩斷,反彈回來貼著他的頭皮掃了過去,小胳膊粗的旗桿“ 嚓”一聲被削斷了。童樹林摸摸腦袋,嚇出一身冷汗。但為趕工期,他換上鋼繩,又爬上拖拉機接著干。

拉線打穴分4個工作段,一個來回要跑十幾公里。大概算算,一個人每天要扛著20公斤重的編織袋跑近100公里。22歲的吳汝勝是城鎮兵,家里經濟條件好,在部隊干的是文書,沒吃過太多苦。來到荒灘頭一天,小吳就累癱在地上,腳板上磨破的血泡混著汗水把襪子和皮肉粘在了一起。想想慈愛的爹媽,想想溫暖的家,小吳心里翻江倒海。

掉皮掉肉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卻沒有一個人掉隊。18條漢子戴月披星,餐風飲露,手腫了,臉黑了,人瘦了,但炯炯有神的雙眸始終透射出希望。

歷經4個月的艱苦奮斗,18條漢子硬是挖出了40萬個樹穴,栽下了9580畝楊樹和300畝果樹,林間空地上還套種了500畝牧草。萬畝荒灘突然變成了草木蔥郁的林地,周圍的群眾都驚呼“奇跡”。

4

2012年,長36公里、寬170米的綠色長廊開始發揮生態效益。此時,他們沒有躺在功勞簿上沾沾自喜,而是向著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的目標進發。

然而對于林牧場的藍圖如何規劃,這些文化程度不高的退伍兵常常感到困惑︰夢想里的未來,怎麼瞅也瞅不真切;抬起來的腳,不知不覺又放了下來。

經歷過艱辛耕種和與自然災害的抗爭,18名退伍兵深深懂得一個道理︰創業發展不僅要具備吃苦耐勞的作風,還要不斷用新知識、新技能武裝自己。于是,一雙雙長滿老繭的粗手,翻開了一本本科技書,一雙雙沾著泥巴的大腳,走進了一個個培訓班。

失敗,學習;再失敗,再學習。經過不斷努力,“請進來”的技術培訓開展起來了,“走出去”的交流合作步伐邁開了,18條漢子從門外漢變成了“土專家”,又從“土專家”逐漸成長為技術能手。

他們利用林下剩余土地發展中草藥和蔬菜種植,產品先後通過國家認證,成為林牧場生態農業出口基地的主打產品。他們建成了6個畜禽養殖中心,年產值達到1000多萬元,擁有固定資產上億元。

創業有成,18名退伍軍人並沒有滿足,大家心里還有一本賬,“自己富不算富,群眾富了才算數”。林業種植、何首烏栽植、雙孢菇培植培訓班開起來了,生豬飼養、黃羊喂養等培訓班辦出來了……他們毫無保留地向周邊群眾傳授種植養殖技術和科學管理經驗。

致富理念在傳播,輻射效應在擴大。4年來,他們先後舉辦各類農民科技培訓班62期,培訓農民5100余人。僅2015年,18名退伍兵重點幫助的247戶農民人均收入比上年淨增31%,比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高出10個百分點。(單愛根、張碧輝、阮若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