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娃取名“一諾”,這里藏著軍嫂的啥諾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鐘偉 劉小波責任編輯︰陳麗娜2017-04-16 03:12

一諾姓吳,小帥哥一枚,生于2016年8月1日。出生時體重七斤二兩,離千斤差得老遠。

一諾為啥名叫一諾,這要問他的媽媽毛恩。

“90後”辣媽毛恩這樣解釋︰“結婚時我當著大家伙兒的面說過,只要家鵬踏踏實實在部隊干,我一定不拖他的後腿!咱是軍嫂,就要說到做到!”

毛恩口中的家鵬,河南南陽人氏,現為西部戰區陸軍駐渝某師通信營班長。

毛恩與吳家鵬的情感歷程,跟無數軍人家庭基本相同︰頭年相親,次年結婚,第三年抱娃,簡單得像一杯白水。

但白水仔細品來,卻也能咂出一絲絲甜味。

听說相親對象是位軍人,毛恩也曾在心里偷偷憧憬了一番。結果初次見面,矮瘦、黝黑的吳家鵬實在與毛恩想象中高大威猛的軍人形象相去甚遠。他憨厚內向的性格,也讓活潑開朗的毛恩感覺不搭。因此,第二次約會時,毛恩在去和不去之間猶豫了好久,硬是讓吳家鵬等了幾個小時才赴約。但恰恰是吳家鵬的“傻等”,敲開了毛恩的心扉。

懷孕5個月時,毛恩決定到重慶探親︰“一是看看他和他工作的地方;二也想讓他跟肚子里的孩子親近親近,找找當爹的感覺!”

她的想法,遭到全家人的強烈反對︰挺著大肚子輾轉幾百公里,折騰幾十個小時,萬一出了問題咋辦?

可毛恩一臉堅決︰“不就是坐車嗎?咱是軍嫂,多大點事兒!”拒絕了家人陪,她一個人挺著大肚子、拎著行李就上車了。

越擔心啥就越來啥!火車上,毛恩一個不小心,錢、手機全被賊偷了。

車到重慶,離吳家鵬部隊所在地還有近百公里。咋整?身無分文的毛恩站在出站口,摩挲著肚子想了一想,慢悠悠轉身找到車站值班室。

听說懷孕軍嫂在探親途中遇到了困難,車站領導非常重視。打電話到吳家鵬所在部隊核實後,站上派出專車把毛恩一直送到部隊門口。

看著吳家鵬心急火燎地飛奔過來,大大咧咧的毛恩摸著肚子一臉輕松︰“老公,我沒事兒!這回咱可是沾了軍嫂的光哦!”

被丈夫捧在手心里寵了1個月,胖了一圈的毛恩滿懷幸福地啟程返鄉。臨走前,她拽著吳家鵬撒嬌︰“娃的預產期在8月中旬。到時如果部隊沒有要緊事兒,一定回家陪我!”吳家鵬呵呵一笑︰“那是一定的!”

誰知毛恩前腳走,吳家鵬所在部隊後腳就接到命令︰7月底全師開赴昆侖山下駐訓。

考慮到吳家鵬的情況,連隊干部打算讓他留守,以便回家陪產。可吳家鵬一想︰自己的崗位是全師指揮樞紐,作為班長骨干,怎麼能“臨陣脫逃”?

電話中,他扭捏著透露了一絲心跡。毛恩剛開始很是不爽,但一覺醒來又想起自己的“承諾”,便大度地做出新“指示”︰“我說過不拖你後腿。能回就回,實在不能回,我自己也能行!”

懷著復雜的心情,吳家鵬登上了西去的軍列。與此同時,毛恩也處于糾結中——肚里孩子情況不太好,醫生建議提前剖腹產。家人商量著要掐個好日子。毛恩手一揮︰“家鵬是軍人,明天正好是‘八一’建軍節,就明天了!”

第二天上午,吳一諾呱呱墜地。消息傳到軍列,把吳家鵬激動得直抹眼淚——那淚啊,有幸福,更有歉疚……

外訓結束,吳家鵬琢磨著可以休假回家看望妻兒了,可新任務一個接一個。

好不容易到年終了,連隊干部要“趕”吳家鵬休假。可他掰著指頭一算,連隊骨干中有大齡青年要回家相親的、有在外學習未歸的、還有生病住院的,自己再一走,工作上就得掛“空擋”了。

“他回不來,我就過去!”毛恩聞訊,立馬起身收拾東西。為了給家鵬一個驚喜,她還有意隱瞞了出發的日子。

那天下午,正在營門傳達室帶哨的吳家鵬接起電話,一個變了調的女聲響起︰“營門外有情況!”

老實巴交的吳家鵬探頭看看門外,沒情況啊,一定是哪個戰友在“惡搞”!

電話又響。吳家鵬抓起來正要嚴厲警告對方,卻听到那個熟悉的聲音︰“傻瓜,快出來看你兒子!”

“啥情況?”一頭霧水的吳家鵬沖出傳達室,只見營門一角站著一個懷抱小孩的女子——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和兒子嗎?幾個月前妻子挺著肚子離開的身影還歷歷在目,如今他們竟笑吟吟地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那一刻,吳家鵬幸福得像在夢中。他狠狠地抱了抱久別的媳婦,又狠狠親了親只在視頻中見過的兒子,手忙腳亂地提起行李想把妻兒接進營門。

毛恩抬手看了看表,說︰“我打電話到連隊,知道你正在帶哨。現在你還有20分鐘才下哨,趕緊歸位!我說過不拖你後腿的!”

于是,營門傳達室里出現了這樣一幕︰丈夫一身戎裝端坐在值班台前,妻子輕哼小曲抱著兒子靜候一旁,偶爾目光相接,眼中盡是溫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