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藏先遣連烈士的親人們,你們在哪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雪振 解飛 牛利 陳永泰責任編輯︰楊一楠2017-08-11 03:07

陳永泰的老伴常年臥病在床。要找到進藏先遣連的烈士遺屬,需要查閱卷帙浩繁的文獻資料。為了方便照顧老伴,他往往把小桌挪到老伴的床頭核對各類信息。 陳明 攝

團圓

尋找,尋找,尋找……

這個簡單的動詞,對于70歲的陳永泰而言,將毫無懸念地貫穿一生。

2010年,在西藏阿里獅泉河烈士陵園,陳永泰終于“見到”自己苦苦尋找的父親——長眠在阿里高原的烈士陳忠義。

陳忠義犧牲時,年僅34歲。如今,他的兒子陳永泰已滿頭白發。那一刻,在這座位于世界之巔的烈士陵園里,這對失散了半個多世紀的父子終于“團圓”。站在烈士陳忠義墓碑前,陳永泰“一下子感覺到好像父親就把我抱在他的懷里,我在哭、他在哭”。

白頭皓首,陰陽兩隔;千里墳塋,無限淒涼。那一天,兒子終于找到了父親,父親終于“見到”了兒子。

團圓,這個尋常人們拈手可得的幸福,在這種特殊的場景中,深深觸動著現場每一個人的心弦。

“共產黨最後把他定成好人還是壞人”

陳忠義1947年當兵。那時,陳永泰還不到半歲。

征戰四方,陳忠義與家里保持聯絡的主要渠道就是寫信。

1950年8月1日,陳忠義給家里寄來了最後一封信,來信地址是“新疆于田縣中國人民解放軍獨立騎兵師二十三團一連”。

在那封信里,這位3歲孩子的父親充滿了對光明前景的深深期許︰“我們即將開往西藏,解放那里的窮苦老百姓,家里暫時不要給我寫回信,去信是收不到的,等我們勝利後再給家里來信。”

此後,陳忠義便杳無音信,留給家人的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深深思念。

世事本就艱難,家里缺了陳忠義這個頂梁柱,孤兒寡母的生活更是難上加難。

陳永泰三、四歲的時候,看到別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帶著玩,便回去問母親,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母親很認真地說︰“你爸爸當兵去了,你等著,他會回來的。”

“你等著,他會回來的。”這既是陳媽媽對兒子的承諾,也是她給自己的一種鼓勵。

陳永泰家在甘肅甘谷縣,十年九旱,糧食常常不夠吃。但每當小麥收獲,母親總是先交足公糧。她對年幼的陳永泰說︰“那是交給你爸爸打仗吃的。”

陳永泰的母親是文盲。為了能找到丈夫陳忠義,她拼力供陳永泰上學讀書,希望他長本事了能找到父親。為了湊學費,她爬到高高的楊樹上砍樹枝,賣柴換錢……

極度的貧困未曾壓倒孤兒寡母那顆等待的心。

1962年,陳永泰15歲。一天,他看見母親一個人在屋里,呆呆看著父親陳忠義發來的信。這些信,她小心翼翼地收藏了十多年。顯然,她又在思念遠方的丈夫了。

目睹此景,懂事的陳永泰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自己的父親找回來,讓全家團圓。決心既定,陳永泰便想到了給國防部寫信。沒有信紙,沒有郵票,陳永泰悄悄把櫃子上的銅環拆掉賣錢,最終將尋找父親的信發了出去。

後來,陳永泰每到集市,都會到郵局看看有沒有回信。1963年10月,他終于收到了一封寫著“陳永泰收”的信。這封信,是從南疆軍區政治部發來的。

苦苦找尋,終獲回音,激動不已的陳永泰竟一時不敢拆信。猶豫再三,陳永泰終于顫抖著打開了那封信——父親陳忠義早在進軍西藏時,便于藏北扎麻芒堡地區犧牲了。

噩耗突來,陳永泰傷心不已。苦苦尋找,他沒想到日日思念的父親早已不在人世。

陳永泰擔心母親得知消息後會悲傷過度,就請鄉村醫生一同前往家中,再把信念給母親听。

陳媽媽非常平靜。信件讀完後,她只問了一句︰“共產黨最後把他定成好人還是壞人?”

陳永泰說︰“是好人,是解放西藏的人民功臣。”陳媽媽听了,喃喃地說︰“是好人就好,是好人就好……”

過了一段時間,母親親自操辦了陳忠義的祭奠儀式。她請人寫了一篇很長的祭文,詳細地敘述了她把孩子撫養大的過程,訴說了她思念陳忠義的點點滴滴。祭文讀完的時候,母親一下子哭了,一聲聲抽泣,肝腸寸斷。

13年的等待,終于塵埃落定。陳媽媽用這個儀式,寄托了哀思,同時也給丈夫陳忠義,做了一個圓滿的交代。

1980年,陳永泰的母親去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