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老兵寄語百年大黨|陳敬熊︰中國第一代航天人的百歲之約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王國龍 陳佳佳 邢哲 湯偉責任編輯︰張智程2021-12-22 08:07

陳敬熊(年齡100歲,黨齡42年)

寄語︰我見證了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以後還要看著祖國的航天科工事業蓬勃發展

 

文字︰王國龍 陳佳佳 邢哲 湯偉

圖片提供︰李喬

視頻制作︰張智程

出品單位︰中國軍網

 

10月16日,神舟十三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當天,神舟十三號又采用自主快速交會對接模式,成功對接于天和核心艙徑向端口,與此前已對接的天舟二號、天舟三號貨運飛船構成四艙(船)組合體。這是航天科工集團二院研制的微波雷達,首次引導載人飛船在太空實施徑向交會對接。從電視機上看到這則新聞,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敬熊心情無比振奮。

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禮物。這一天,也是陳敬熊院士100歲生日。“我見證了中國共產黨建黨百年,以後還要看著祖國的航天科工事業蓬勃發展。”他說。

10月13日,在“弘揚航天精神,傳承奮斗品格”百歲院士陳敬熊科學人生座談會上,95歲的張履謙院士和100歲的陳敬熊院士再度相逢。

 

陳敬熊一生與航天科工事業結下不解之緣。他為我國“東風一號”導彈裝上銳利的“眼楮”,讓中國人有了自己的第一代導彈;他參與第一代地空導彈武器系統“紅旗一號”制導站天線建設,使該天線性能實現質的飛躍;他牽頭負責我國導彈防御系統多個雷達建設,填補了多項技術空白。

退休後,陳敬熊依然心系祖國航天科工事業。2008年,他在北京大學物理系設立教育基金,用于支持物理學院的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陳敬熊將一生投入到摯愛的航天科工事業。今天,讓我們走近這位百歲黨員,感受他科研人生散發出的光與熱。

一扇開啟事業的大門

期頤之年,“我想不起來了”成為陳敬熊院士的口頭禪。

年輕時,陳敬熊最愛唱的歌曲、最喜歡看的電影,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模糊。但投身航天科工事業的青春歲月,許多年後在他腦海中依舊清晰。

陳敬熊1921年出生于浙江寧波的一個商賈之家。按照當地傳統,很多孩子從小便走上輟學經商的道路。

陳敬熊認為“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他渴望用知識改變命運。

父親支持陳敬熊的想法,決定送他出去上學。“好好讀書,將來靠自己的本事吃飯。”父親的話一直激勵著他。

少年時期的陳敬熊,在數學方面展現出過人天賦,每次考試基本都是滿分。憑借優異成績,他考入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他被分配到華東郵電管理局工作。

1957年,國防部一紙命令,將陳敬熊調到國防部五院二分院(航天科工集團二院前身)工作,成為中國第一代航天人。

剛剛踏入“航天大門”,陳敬熊就接到一項重要任務——研制“東風一號”導彈天線。

當時,有關國家對關鍵技術問題守口如瓶,國內根本沒有可借鑒經驗。外界質疑聲不斷︰“‘赫茲勢位法’是目前世界上應用廣泛、比較成熟的算法,想要挑戰權威,簡直是天方夜譚!”

陳敬熊偏不信。

陳敬熊拿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

 

“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關。”一次次測量數據、科研論證,一次次試驗失敗、苦苦求索……陳敬熊用無數枯燥的圖紙、試驗、報告和方案組合成夢想的翅膀,托舉“東風一號”飛上藍天。

陳敬熊提出的“麥克斯韋方程直接求解法”,為導彈天線設計提供科學理論依據,成功打破國外專家關于天線設計的理論限定。這種科學算法,也有效推動了“紅旗一號”導彈天線的成功研制。

當時,美軍U-2高空偵察機肆意侵入我國領空,錢學森“點將”陳敬熊,讓他帶頭攻克“紅旗一號”導彈天線誤差問題。

1965年7月的一個午後,錢學森在辦公室約見了陳敬熊。他剛一進門,錢學森便直奔主題︰“我想讓你將這個關鍵技術攻克下來。”接到這個神聖任務,陳敬熊內心激動不已。

回到研究所,陳敬熊既高興又擔憂,高興的是能夠在擅長的領域施展才華;擔憂的是此次任務難度極大,如果解決不了導彈天線誤差問題,就對不起組織和領導的信任。

受領任務後,陳敬熊馬上成立科研攻關小組,開展上百次試驗和理論分析,終于找到天線產生誤差的原因。1966年,“紅旗一號”列裝部隊。憑借在天線理論和制導雷達天線設計領域的突出貢獻,陳敬熊于1987年榮獲國家發明獎一等獎,1995年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10月13日,95歲的張履謙院士(右)與100歲的陳敬熊院士擁抱。

 

一次跨越時空的擁抱

“祝你生日快樂!”

一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屈身彎腰、張開雙臂,與另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現場,有位記者拿出相機,拍下這感人一幕,並將這張名為“195歲的擁抱”的照片發到網上,無數網友為之動容。網友評論︰“這才是我們應該追的‘明星’,他們撐起了中華民族的脊梁,向兩位科學家致敬!”

這兩位老人,一位是95歲的張履謙院士,另一位是100歲的陳敬熊院士。10月13日,在“弘揚航天精神,傳承奮斗品格”百歲院士陳敬熊科學人生座談會上,兩位闊別多年的老朋友再度相逢。

這是一次跨越時空的擁抱。1965年,陳敬熊和張履謙共同擔負某型雷達研制任務。他們對設計方案進行反復論證,不斷向科研頂峰發起挑戰。數年後,該型雷達試驗成功。得知這一消息後,陳敬熊和張履謙興奮不已,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陳敬熊軍裝照。

 

那一刻,試驗成功的欣喜、科研攻關的艱難交織在一起。一個擁抱,勝過萬語千言。同一年參軍、同一年擔任某研究所副所長、又在同一年被評為中國工程院院士,他們在工作中結下深厚友誼,並一同為了新中國航天科工事業奮斗終生。

座談會現場,來了很多熟悉面孔,有與陳敬熊並肩戰斗在科研一線的同事,有知名的老院士,還有他一手帶出來的徒弟。

這一幕,讓人心潮澎湃。多年前,同樣是在這間辦公室,風華正茂的他們坐在一起,為了某項科研課題爭論推敲,只為盡早攻克技術難題,闖出一條自主創新之路。

在張履謙的記憶里,陳敬熊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就像他沉默的事業一樣。陳敬熊對身邊人說,別計較有名無名,要踏踏實實地做一位“無名英雄”。

相比生活中的“安靜”,陳敬熊在工作中卻格外“高調”。他在學術問題上從不迷信權威,“不唯書,只唯實”。在參與學術交流活動時,他從不盲目追隨,對于存在理論缺陷的論點,即便是國際學術權威論證出來的,也敢發表不同意見。

有一次,一位電磁理論學家公開授課,陳敬熊前去听課。他發現有個公式在推導過程中出現一些問題,當場向專家提出異議。

“要相信科學,誰對就听誰的。”陳敬熊治學嚴謹,在學術問題上從不留情面。每次提出設計方案或技術總結時,他都會讓每個人發表自己的觀點,誰的理論經得起推敲就听誰的,大家對陳敬熊科學嚴謹的工作態度敬佩不已。

一部活的教科書

一雙老式膠鞋,一身泛白運動衣,擺臂的幅度和步頻始終保持在同一節奏,步伐輕盈不快也不慢……觀察背影,你想不到這是一位已過古稀之年的老院士。

陳敬熊平時愛鍛煉身體,80歲前,他每天堅持跑步,身體健康狀況良好。跑步地點在北京西郊的永定路上,這條路全長近4公里,他每天都要跑一個來回。

“只有身體好,才能更好地為航天科工事業作貢獻。”當被人問及他的長壽秘訣時,陳敬熊笑著回答,“要有良好的生活習慣。”無論工作有多忙,他都會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讓身體得到及時“充電”。

退休後,陳敬熊依然保持著一名科研老兵的本色——堅持看科研簡報,心系祖國的航天科工事業。

陳敬熊在書架前留影。

 

陳敬熊喜歡學習,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客廳里,擺放了4個書櫃,里面裝滿了各種專業書籍。90多歲時,陳敬熊還堅持學習和研究。“活到老,學到老。”這是他對自己的要求。

“這些書讀起來並不輕松,但很鍛煉思維。”看到感興趣的地方,陳敬熊會用自創算法,將相關數學公式重新推導一番。遨游在數學的海洋中,他的眼楮里閃爍著光芒。

金秋十月,永定路兩側的槐樹葉隨風起舞,仿佛在低吟一首舒緩的老歌。天氣漸涼,陳敬熊行動不便,只能坐在輪椅上欣賞窗外秋色。

陳敬熊給年輕人講課。

 

閑暇時間,會有學生前來看望陳敬熊。他桃李天下,不少人已經是業內有名的專家,但陳敬熊依然把他們當孩子一樣一遍遍地教誨︰“我們要始終听黨話、跟黨走,建設科技強國,要靠一代代科技工作者接續奮斗。”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共產黨就不能發展中國。”陳敬熊始終牢記黨員身份,用一生奮斗為黨和國家奉獻自己的光與熱。

與黨同齡,與黨同行。第一次遞交入黨申請書後,陳敬熊給妹妹寫信︰“我有許多缺點,今後一定要改掉,爭取做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1979年,國防部五院某研究所科技處黨支部通過了陳敬熊的入黨申請,同意吸收他為中共預備黨員。

這些年,無論取得多大成就,陳敬熊都沒有忘記自己的黨員身份︰不要專車,堅持步行上下班;70歲高齡出差還坐火車硬臥,為了省錢不肯吃火車上的盒飯……

在他的學生、航天科工集團科技委常務副主任謝良貴的印象中,歷經炮火硝煙和艱苦歲月洗禮,陳敬熊身上有一種特殊的風骨。這種風骨,是共產黨人永不褪色的精神底色。

【人物簡介】陳敬熊,1921年10月16日出生于浙江省鎮海縣。1995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1979年入黨,中國第一代航天人。

 

》》》點擊圖片進入專題閱讀更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