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国防生,哥们儿是军校生

来源:国防部网  作者:帅丽建  时间:2015-11-11 09:29:37

    三年前,一场高考,我们分道扬镳。那所不大不小的高中,一个班里四个小伙儿,两个考上了同一所地方院校的国防生,另外两个考上了西安的一所军校。

    故事从这里说起,差距也从这里拉开。

    我们俩是国防生:我叫帅丽建,高中的时候不好好学习,整天沉浸在电脑和相机里,高三才知道自己的未来应该由自己掌控,踏着重本线进了一所211大学的一本专业;和我一起入学的还有哲理银笛,他喜欢篮球,但当年空军招飞,要是考高那么一点点,可就去开歼十了。他们是军校生:摆建,身体素质超强,高中长跑成绩赶超体育生,也差一点点就去开飞机了;和他一起踏入军校大门的还有王泽昭,我就两个词形容他:IT狂人、体态轻盈。

    志愿填报时,班主任唯一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就是:我报考了国防生!缺乏锻炼,在家和父母斗,在学校和老师同学斗,军人这个词似乎怎么也不可能和我沾上边儿,可从小的耳濡目染,让我对军人的那份好奇变为热爱。

    九月,拉着行李箱我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虽有穿着军装的师哥师姐热情的接待,可这初次的好感却被推子所赐的无情三毫米击垮了。我和这座国防生模拟营见面的第一天夜里,就被尖锐的三声哨响打破了平静:紧急集合!我连滚带爬打好背包穿上衣服冲出寝室,心里好一阵不满。新疆昼夜温差大,白天炙热,可到了晚上温度就会很低,绕着一公里的场地,我们跑了11圈,手撑在冰凉的地面,听着师哥的训话,那时我想,这才算是给我们的见面礼吧!现在,经过了三年国防生生活的我回头却只想对过去的自己说:小兵我不经风雨,原谅我当初年少轻狂!

    相比我的“惨痛遭遇”,两千七百公里外的那俩哥们儿就没有这么好受了!第一个周末,摆建打来电话操着沙哑的嗓音告诉我:“我们连长今天又砸了几部手机!兄弟,听说你们还让用手机?”我说:“是啊!”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有气无力的抱怨,我只是故作坚强地说:“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可以后的每次电话传来的就是一个个惊喜:我们今天打靶了、开游泳课了、发新装备了......而我的回答就只有:早操、内务、晚点名、上课、睡觉、走队列。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抱怨过国防生这个身份,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军校生一样,能多几次下部队锻炼的机会,多学一些部队专业知识?我们为什么“不如”人家军校生?甚至每次和军校的两个哥们聊天时都会因为“国防生和军校生哪家强?”而争得面红耳赤。

    可后来,我渐渐意识到这两种身份的存在实际上都是在助力部队现代化建设。国防生和军校生是两个不同生活环境的结果。军校有着优于地方院校的军事体能素质和军事专业技能的培养基础;地方院校有着优于军校的专业研究力量和学术人才培养基础。这两种培养方式是朝着部队现代化建设的方向而不断发展的,作为国防生,虽然训练设施不比军校,但思想上从未懈怠,我们也以同军校生一样的军事体能素质要求着自己。

    除了每天的正常上课,我们还要利用晚点名前的时间展开体能训练,周末按时的体能测试也必不可少。为了弥补军体素质短板,大一那年暑假,我们参加了国防生暑期军政训练,目的就是补上当兵那一课,而他们已经下部队见习了,他们说部队的战士都叫他们——排长好!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电话里的聊天内容从对各自身份的比较,变成了彼此分享各自的成绩。他们说:五公里考核全旅第一、射击考核打出49环的好成绩;我们说:获得国家奖学金、参加摄影比赛获得一等奖。

    三年前的四兄弟都已找到自己的位置,我们按着各自的方式步履坚实地前进着。这时的我还记得高三的约定:兄弟,咱们部队见!


[责任编辑:冯玲玲]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