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飞镖-2017”开幕 第一天赛“体能”

来源:国防部网作者:董兆辉 杨盼责任编辑:张宏洲2017-07-31 17:14

开幕式现场。简单隆重的开幕式,包括升旗、奏乐、致辞、宣誓,以及兵味儿十足的演出,总共才一个多小时。杨盼 摄

由中国空军承办的“航空飞镖-2017”国际军事比赛30日上午在吉林长春开幕,中国空军副司令员张建平中将和俄空天军总司令邦达列夫上将参加开幕式并致辞。

当天下午,“航空飞镖-2017”赛事正式开赛,比的第一项却与战机无关,而是体能。比赛分三大项,分别是篮球、50米自由泳和“小五项”,其中“小五项”又包含跳绳、俯卧撑、蹲下起立、仰卧卷腹和10米x 5折返跑等5个小项。

开始,以为这项体能比赛是出于为参赛队员后面搏击长空“热身”的目的,但四个小时看下来,才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体能比赛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当然不是为了给赛事热身、升温,而是因为对于面向未来空战的飞行员来说,体能素质不行就意味着距被淘汰不远了。

尤其未来的歼击机速度更快、机动性更好,飞行员在做爬升、俯冲、急转弯等机动飞行时,对人体产生的载荷更大,对飞行员的耐力、抗疲劳能力要求更高。换句话说,性能越好的战机,对身体素质要求越高,体能素质成了飞行员未来空战的安身立命之本。

“航空飞镖”赛事之所以有比体能这一项,大概就是出于纠正过去各国空军飞行员部分存在“重飞行技术、轻体能训练”思想的目的,引导飞行员重视体能素质,懂得只有体能素质和飞行技术都过硬,才能算是一名优秀的蓝天骄子。

比赛的第一项是“篮球”,和笔者想象的不一样,不是双方飞行员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对抗赛,而是每个人都从罚球线开始,先将球砸向篮板,然后接住篮板弹回的球,转身运球至中场线,再从中场线转身,开始运球绕过5个间隔两米的桩,然后运球上篮,投球,结束。

这个过程,整体时间越短越好,绕桩失误越少越好,上篮进球越准越好。不得不说,中俄双方的飞行员在这个项目上,表现和笔者的期待都有点儿差距,导致爱好运动的笔者有种即便自己上去也能一较高下的感觉。看得出,双方飞行员闲暇时间聚到一起打篮球的时间,肯定都不多。

比如,中方队员尽管有着主场之利,却并非轻松自如,运球中断、绕桩失误、投球失准常有出现,让坐在场边等待上场的俄方运动员放松了不少,相互之间原先神情凝重的脸上有了丝丝笑容。

轮到俄方队员上场,两三人次之后,笔者禁不住松了一口气。敢情俄方队员也半斤八两,罕有快速顺利,零失误完成整个过程的队员。有一位在篮下连续投篮四次不进,站在场边观战的俄罗斯战略战术航空兵备战主任马科维茨基少将忍不住嚷嚷了几句。虽然听不懂俄语,但从队员脸上的沮丧,大致能猜出是批评。

升中俄两国国旗。杨盼 摄

第二项“50米自由泳”比赛,俄方队员优势明显。没白白有着比中国更长的海岸线,每组八人入水,第一名到达终点的大多是俄方队员,泳姿舒展,速度很快。但中方队员并不示弱,且水平最为平均,因为每组的最后一名,似乎也是俄方队员居多。

穿着最少,“坦诚相见”的游泳池,成了观察双方真实身材的最好场所,高矮胖瘦、肌肉含量一目了然。有意思的是,本以为来自欧洲,理应人高马大的俄方队员,其实大都和中方队员差不多身高,只是块头儿显得大点儿。

这提醒我们,空军飞行员其实有着严格的身高体重标准。据说驾驶歼击机的飞行员身高要求在1.68米到1.74米之间,最高不能超过1.78米,因为为了实现更快更高更隐形的技术要求,歼击机的座舱往往很小。所以接近1.78米的,只能去飞轰炸机、运输机等座舱相对宽敞的机型,但身高再高好像也不能超过1.8米。想必在这一点上,俄军也是类似的标准。

第三项比赛是“小五项”,经过了前两大项的竞争,队员们到了这一关都放松下来。再者基本都是些和自己较劲的项目,双方队员表现都很好,跳绳、俯卧撑、蹲下起立、仰卧卷腹、折返跑,做的标准到位、游刃有余,展现出双方飞行员较高的身体素质。

其实这些体能比赛的项目,并不足以展示一名飞行员真正的身体素质。飞的更高、更快,飞的战机性能更好、更先进,永远是每个空军飞行员的最大梦想。为了这样的梦想,除了努力、勤奋,飞行员还要比一般人自律的多。

比如为了保护视力,他们必须严格控制使用手机等屏幕产品的时间;为了保护听觉,从不戴着耳机听音乐;为了不超重,必须控制饮食;为了没有伤疤,在日常生活中也必须小心翼翼地避免让自己受伤…… 

所有这些付出,不是为了别的,恰恰是为了追逐那个所有战机飞行员都有的最大梦想。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