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时代,绝不能让精神家园山河破碎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李东航 张华婧 钱宗阳 周海涛  时间:2015-07-20 04:12:01

    3、中国军队的“非金属之战”向世界昭示什么?

    回首抗战全程,中国没有在日本的国土登上一兵一卒、放过一枪一炮。

    然而,历史将永远记住中国军队实施的两次“非金属之战”——

    1938年5月20日清晨,日本长崎一家寿司店的老板打开店门,赫然发现门前到处是印有汉日对照文字的传单:“尔国侵略中国,罪恶深重。尔再不逊,则百万传单将一变而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

    当时,中国空军只有一种型号的轰炸机能够飞到日本。胸怀“我死则国生”意志的8名中国飞行员,驾驶两架轰炸机实施了人类历史上首次“人道空袭”。中国轰炸机在日本上空投下的不是炸弹,而是反战传单!

    泱泱华夏,大国德威,举世震惊。消息传出,日本民众十分恐慌,日本当局所称“本土防卫固若金汤”不攻自破。

    无独有偶。1940年8月21日,八路军战士在“百团大战”的战场废墟中,救出了两个幸存的日本小姑娘。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决定送她们返回日军占领下的石家庄,并给日军官佐修书一封:

    “此伶仃孤苦之幼女,一女仅五六龄,一女尚在襁褓中,彷徨无依,情殊可悯。经我收容抚育后,兹特着人送还,请转交其亲属抚养,幸勿使彼辈无辜孤女沦落异域,葬身沟壑而后已……我八路军本着国际主义之精神,至仁至义,有始有终,必当为中华民族之生存与人类之永久和平而奋斗到底。”

    孰为仁义之师?孰为精神强者?高下立见。

    时隔40年后,解放军报记者姚远方撰写的一篇《日本小姑娘,你在哪里?》轰动东瀛列岛。被聂荣臻拯救的日本小女孩之一美穗子专程来到中国,感谢聂帅救命之恩,成为中日友好的一段佳话,感动了无数日本民众。

    诚如克劳塞维茨所言:“物质因素只不过是一把刀的刀柄,精神因素才是那部分珍贵的金属、真正的武器、打磨锃亮的刀刃。”信息网络时代,舆论斗争的背后是争夺人心的思想战争,“得人心者得天下”,“人心”成为继陆地、海洋、天空、太空等之外,强国攻防夺占的又一个公共资源。

    民族强盛的前提在于精神强大。能够立于不败者,必先有强悍之精神!

    4、舆论阵地也是主战场,主战场硝烟并没远去

    抗战期间,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在舆论斗争战场始终高昂着不屈的头颅。

    “四万万人一齐努力,最后胜利是中国的。”面对日寇摧毁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险恶用心,一场灵魂保卫战在硝烟中打响了。

    ——从1932年南满游击队创办《红军消息》报开始,共产党领导的东北抗联在风餐露宿、饥寒交迫的极端困苦条件下,用松树明子照明、捣碎蓟草挤汁当印油的简陋手段,竟然创办了总计24份报纸,向民众宣传抗日救国主张。

    ——在抗战最艰难的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创刊最早的党报《晋察冀日报》用8头骡子驮着设备,一边行军打仗一边办报。为了便于快速转移,他们不得不把字模数量压缩到最少,时任社长邓拓为此提出“三千字里做文章”。日军视之为眼中钉,1943年派兵扫荡报社所在地河北阜平马兰村,村民被连续杀害19人,也无人说出报社去向。邓拓感恩马兰村的乡亲,从此笔名叫做“马南邨”。

    ——1931年11月,新华通讯社的前身红色中华通讯社在瑞金成立,时为“九·一八”事变后的第50天。为了让红色的电波传播不屈的中华魂,很多记者、编辑和技术人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据统计,新华社历史上牺牲的150名烈士中,就有110名牺牲在抗战时期。

    ——上海“孤岛”时期,坚持在租界进行抗日宣传的《大美晚报》编辑朱惺公,被汪伪特务暗杀时,年仅39岁。他在不断受到敌伪特务恫吓时,索性刊出自撰挽联:“懦夫畏死终须死,志士求仁几得仁”……

    回溯历史,中华民族精神的内核,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胜负。日寇能够越过万里长城,占据中国河山沃土,却始终不能摧垮中华民族的精神长城。

    如今,互联网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主战场硝烟并没远去。纵观网上意识形态阵地,思想的交锋每日每时都在进行。这是一场关乎民族精神和国家政治安全的战斗,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担当。

    5、“穿越”一问却沉重:如果70年前有互联网……

    卢沟晓月,“燕京八景”之一,全面抗战的第一枪在这里响起。

    然而,侵华日军意欲夺占的,其实是相距不远的卢沟铁路桥——它扼守平汉铁路,一旦控制即可打开长驱直入中原腹地的大门。

    交通之要冲,才是战争夺控的要点。

    今天,互联网络被称为“连接世界的桥梁”,是信息流通之要冲。有人预言,谁控制了网络,谁就将拥有整个世界。

    于是,网上有人问:如果70年前有互联网,结果会怎样?

    这看似“穿越”的一问,却是一个沉重的悬念。

    或许,正义的声音会传得更快更广。1938年,著名艺术家丰子恺在《谈抗战歌曲》一文中说道:“长沙的湖南婆婆,汉口的湖北车夫,都能唱‘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也可以说,有人烟处,即有抗战歌曲。”那时,一首歌曲的传播主要靠民众心口相传,如果有了互联网,救国图存的激昂战歌会立即响彻神州大地,振奋亿万国民。可想而知,这条传播途径,也必然遭到敌人处心积虑的扼杀。

    而今,切莫以为网上有友无敌,那些抹黑英雄、制造谣言,颠覆历史的“水军”在兴风作浪。殊不知,70多年前汉奸的伎俩与此简直同出一辙:汪精卫投敌后,将伪“南京广播电台”改称“中央广播电台”,呼号也定为“XGOA”,与重庆国民党中央台的台名和呼号一模一样。

    抗战时期,国民党当局不便公开宣传“防共”“限共”“反共”,因此要求所属各报刊和宣传人员根据其发布的秘密文件撰写抹黑我党我军的文章,但“立言不可动辄以中央口气或翻印中央所颁布之原则”,而纯粹以个人、团体立场发表。如果当年有网络,这或许就是最早的“水军”吧!

    截至2014年底,我国已经拥有6.49亿网民,其中5.57亿是移动互联网用户,大大超过了抗战时期的全国总人口。

    时隔70多年,谈起当年那场决定中华民族生死命运的战争,在互联网上澎湃着热血春潮,也激荡着恶浪浊流。

    法国思想家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说:“全世界一切民族中,决定人民爱憎取舍的绝不是天性而是舆论。”显然,当年在抗战血与火中淬炼出的民族精神,在信息网络时代的意识形态战场上,正面临着一场新的保卫战。


[责任编辑:梁捷]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