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评 | 灾难是一面镜子,它会映照出一支军队纯美的心灵

来源:“钧正平工作室”微信公众号作者:进击的熊爸爸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8-10 20:20

这是一个闷热夏天的晚上,我静静地刷着手机来关注一场灾难,然后就陆续看到了解放军、武警、民兵出动的消息。我知道,这表示他们在集结,在装载物资,在向着灾区逆行……也许很快,他们就将出现在九寨沟震区最危险的地方了。

那一瞬间,我突然热泪盈眶。

(1)

老邓在朋友圈里说了句:“又要去救灾了!”就悄无声息了。

他是我在2008年认识的,重庆人。

那是“5·12”后的第三天,我刚刚从成都乘车赶往北川采访,然后就在路边看到一个瘦小的男人,拼命地向车挥手。

他大声问:“兄弟伙,去北川么?”这人就是老邓。

车捎上了他,才知道他是一个兵,去北川找自己的部队。其实他也不知道部队在不在那里。

那天他正在家中休假,然后突然就地震了,他懵完之后第一反应是赶快回部队。电视里滚动的信息告诉他,他所在的师有单位在北川,他分析了下路线,决定自己到灾区找部队。

“我可是全团最厉害的驾驶员,这事离开我不行!”他信誓旦旦地告诉我。

我帮他联系了部队,结果还真在北川的一个镇,任务很重正缺人!

“真是太锤子了。”临别时,他向我抱怨,“我才休了五天假!”

“可部队并没通知你一定赶过来吧?”我问他。

“难道你不晓得?”他瞪大的眼睛一下子严肃认真了起来,“不是说,灾情就是命令么?”

然后他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琢磨了他那句“灾情就是命令”的话好久,然后回忆一路上那些穿着各种各样军装的人正不断地到来,然后就懂了。

(2)

新闻上说通往九寨沟的山路在余震和泥石流的威胁下很危险,我就突然想起了雅安芦山那次地震。

也是第二天,一辆向灾区挺进的军车在一个狭窄山路因避让地方车辆,不慎翻下了悬崖掉进了河里。

这是那个团的救灾先遣队,一下出了两个烈士,还有一些伤员。

当天,我是在很晚很晚的时候才联系上团里的新闻干事。手机接通的时候,他的声音里有点哭腔,同时背景声音嘈杂。

“我不能给你说了,我们马上要出发了。”他说,“团长动员了,我们要徒步进去了,刚刚还有余震。”

“很多人哭了,但不是害怕,我们是想念那两个兄弟……好了,出发了,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的。”

挂掉电话,我对着电脑沉默了好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写这个稿子,很多人此时还不知道有牺牲的事。

沉思良久,我才在微博里写:“凌晨1:50救援官兵在干啥?十三集团军一个主力团团长带着200余名官兵从龙门乡徒步赶往几十公里以外的任务地点。天黑路滑、余震不断,我亲爱的战友们,一定一定注意安全!”

提醒归提醒,但我深知“没有什么危险能够阻挡得到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