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钢淬火,“准军官”的别样暑假

——陆军步兵学院贴近实战组训锤炼学员过硬本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匡大镇 林希民 谢浩责任编辑:陈丽娜2017-08-29 02:18

“地方大学的同学不是在毕业旅行就是在过暑假,我们却在晒太阳、练体能,这生活质量和他们真不是一个档次。”

“青春不是用来比舒服的,进步往往是在最辛苦的时候。学长们都说咱这儿虽然是‘兽营’模式,但却可以练就真本事……”

暑期伊始,2400余名转轨学员从各院校分流到陆军步兵学院加钢淬火。充满硝烟味的训练场、从难从严的实战训练激发着他们昂扬的斗志和锤炼着他们过硬的本领。

“初来乍到,以前的‘攻略’怎么不灵了?”

7月的南昌“高烧不退”,白天室外温度直逼40℃ 。前来报到的学员将在这样的炎热天候下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暑期强化训练。

在开训动员会上,三大队大队长张世忠向学员们强调:“贴近实战的组训,一定要摒弃过去惯用的‘土法子’‘小聪明’,牢固立起实战化训练思维,否则在往后的日子里要吃大亏。”

很快,大队长张世忠的话即被应验。

“我这些‘攻略’是训练时自己总结出来的,一直很受用。”学员成争亮虽然还没有适应南昌的天气,却对自己的“攻略”很有信心。

一次手榴弹投掷课,成争亮正准备一展身手,可他刚做出准备姿势,就被一旁的指导教员叫停。

“倒握弹投掷虽然可以投得更远,却只适用于不会爆炸的教练弹。一旦换成实弹,倒置投法就会暴露出一系列致命问题!”面对教员的批评指正,成争亮心里嘀咕:教员说得很对,以前训练确实实投实爆过,这个“攻略”不行说得过去,可不代表其他的也不行。

在随后的几天里,成争亮轮番检验自己的“攻略”,却发现统统失了灵:他喜欢把功能性饮料灌进水壶里,结果在大强度训练后却发现越喝越渴,补水效果远不如加了补液盐的白开水;他原本喜欢穿迷彩跑鞋,跑起来非常舒适,但在耐用性、对复杂环境的适应性方面难以和制式迷彩鞋比肩,几天的野外课下来就直呼脚疼……

几经挫折,成争亮开始反思:原来,许多看似“折腾”的要求,实际上贯穿了实战的思维,自己的那些“小攻略”“小计谋”,反而成了抑制战斗力生成的“小蚁穴”。至此,他不仅弃用了那些原有的“攻略”,也打消了再寻“攻略”的念头,开始留心观察身边的生活细节:从学员队实施贴近部队的连队化管理模式到野外教学不避风雨,无时无刻不体现出浓厚的实战化氛围,一点一滴、边学边思。

“总以为实战化离自己很遥远,现在才意识到实战化其实就贯穿在训练管理的点滴中,我必须端正思想、找准定位,以一名优秀指挥员的标准坚持做好每件事。”成争亮感慨道。

“体能训练变着花样‘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学员刘晓毛擅长中长跑,强化训练第一次5公里测试时便处于领跑位置。可他体型偏瘦,上肢力量薄弱,四肢协调性较差。平日里,一到长跑训练他就浑身来劲,可其他训练却提不起兴趣。

决定木桶能装多少水的是长度最短的那一块木板。很快,刘晓毛发现,中队的体能训练计划与预想的并不一样——每周除了两次长跑训练,其余时间则穿插了核心力量训练、功能协调性训练、心肺强化组合训练、拉伸放松及运动伤病防止等内容。面对一堆“高大上”的新词汇,他感到十分困惑:“体能训练这么多‘玩法’,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在战斗体能课上,教员陈发正在为学员讲解体能训练的组织理念:“以前由于各种原因,体能训练的组织形式和训练内容过于单一,不少学员喜欢‘扬长避短’,专挑自己擅长的课目训练,结果把自己练成了‘运动员’而不是‘战斗员’。”

刘晓毛一边心里揣着疑问,一边认真训练寻找答案。这才过了几天,他就体验了平衡负重单腿深蹲、全身阻抗训练绳、哑铃两头起转体等十余种新式动作,兼具出色效果的同时也富有趣味性,让他练得不亦乐乎。“累并快乐着”的同时,他也收获了诸如“运动时膝盖不要超过脚尖”“长跑时要学会运用摆臂带动腿部运动”“如何针对训练部位进行有效拉伸”等运动防护知识,感觉受益匪浅。

尝到甜头的刘晓毛渐渐明白:内容丰富、形式新颖的体能训练并不是“花架子”,单纯的“飞毛腿”“大力士”不再是体能训练的终极目标。训练的目的就是要打造出速度与力量兼备,又具有快速反应能力、能适应各种战场环境的优秀战斗员。

拨开云雾见青天。解开疑惑的刘晓毛很快适应了训练节奏,仅仅两周,他的身体素质就有了明显进步,在中队最近的一次体能测试中一跃成为体能尖子。

“纸上得来终觉浅,实战化训练有大学问!”

人员与工事伪装课是门新开课程,学员常雨康认真选取了5种植被,精心编制了一副人工伪装,还特意给爱枪扎上了一套绿草根。

正当常雨康满怀信心地请教员点评自己的“得意之作”时,却被当场判了不及格:伪装虽然精细,却不符合实战要求!

原来,他选取的乔木叶、桑树叶的叶片较大、保绿程度很低,离开根系后叶片很快就会变蔫发黄,做成人工伪装后反而使目标变得异常显眼。同时,缠绕在枪上的伪装过多,给枪械的瞄准和击发带来很大影响。

“伪装不是化装,练就实战化技能不是为了吸人眼球,在战场上用最简单实用的方法保全自己、消灭敌人,才是实战化训练的精髓。”

教员一针见血的讲评,使常雨康陷入深思:“初步制作一个人工伪装就蕴含了这么多道理,那么在考虑其他问题时是否也需要从实战角度出发?”

抱着一股“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常雨康认真对待每一堂授课内容:

工程爆破课上,教员反复强调捆绑炸药包时,一个5斤的炸药包需用9米长的粗麻绳反复捆绑,不厌其烦地打出至少20个死结,就是为了避免在行军中长时间颠簸或外力作用破坏炸药包的紧密性,导致爆炸不完全。

军事地形学野外课时,教员并不怎么看地图,却非常清楚行军路线,因为他从出发时就注意观察周围的地貌地物情况,不断推算移动的距离和方向,做到“人在路上走,心在图上移”。

战斗着装行军时,一定要采用持枪而不是背枪,是为了在突遇敌情时能第一时间卧倒出枪射击……

道不说不清,理越辩越明。常雨康终于明白:很多知识虽然在教室里讲过一遍,但想要把这些知识和实战训练接轨,还需要将理论与教员所授的技能结合起来,灵活运用,学会从一名战斗员、指挥员的角度主动思考、举一反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