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抑或再也不见,你都是我铭刻在心的英雄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小琳责任编辑:焦国庆2018-02-13 18:45
【2018新春走军营】
 

从北京到拉萨,3000多公里,我们坐飞机飞了5个小时。

从拉萨到无名湖山脚,300多公里,我们开车走了3天。

从无名湖山下连队到哨所,1公里,我们爬山爬了4个多小时。

边防的距离到底有多远?

一、此去无名湖,是我最勇敢的决定

“你们要去无名湖采访?”王副团长对我们几个女记者的提议既惊讶又敬佩。

“那个连队,在1999年之后就没有女记者上去过,现在是冬天,大雪封山,你们得从山的另一面爬上去,乱石冰川,怎么也得爬4个多小时啊!”王副团长把困难说在前头,试图考验一下我们是否“去意已决”。

“爬呀!大老远来一趟,就是为了看看边防战士,不爬上去,我们岂不白来了!”虽然我对即将面临的高寒山路也有些心里打鼓,但“见见边防战士”这个单纯的愿望,覆盖了一切忧心忡忡。

这一夜,无眠。因为高原反应,也因为对未来一天的种种期待。

来到西藏的第四天,终于要向无名湖哨所进发。冬天的西藏真美,山峰高耸入云,落雪染白了头;雾气荡漾,车子一转弯,刚刚看到的山就悄悄隐匿。一路盘山而上,眼前的一切让我这个初次进藏的平原女孩变得不再矜持,忙乱地举起手机拍拍拍,真想把整个西藏的美景带回家。

好景不长,盘山路一走就是两个小时,上百个发卡弯把我晃得晕头转向。“这个路不算恼火,更恼火的路我们的车子根本开不上去!”司机班长尹帮飞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笑着对我们说。而尹班长口中“不恼火”的路,却是一边悬崖一边绝壁,最窄处将就过去一辆车,由于部分地基塌陷而变得颠簸不堪。行进在海拔3000多米的盘山路,眼看着车子在积雪的路上吱吱打滑,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们明明坐的是一辆越野车,感觉却像坐的是拖拉机!”我们哈哈说笑,尝试掩盖心中的不安。

“下车吧,过不去了……”前车的王副团长对着我们喊道。塌方,落石,阻断了我们的路。离原本计划的停车点还有三公里,此刻我们只能徒步走过去。

六连战士为记者准备了丰盛的野餐。李国涛 摄

走到“旺东桥”已到中午十二点。六连的战士们早已把锅碗瓢盆搬到这儿,为我们一行人做午餐。架上高压锅,炖上辣油汤,切好蔬菜,备好调料,我们要来一顿地地道道的野炊!这顿饭,足可称上高配版的“野外火锅”。遭受高原反应三天的折磨,一直食欲不振的我,这次竟然能够“放肆吃”。不夸张地说,这顿野餐真的好吃爆了,身体里充盈了满满的热量,特别是边防战友浓浓的情谊!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