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6218米的山巅升党旗,是塔克逊哨所官兵开山巡逻的必修课

来源:解放军生活杂志作者:宋小理 王乾 刘景南责任编辑:丁杨2018-11-27 14:22

塔克逊,对于未曾到过那里的人而言,只是简单的地理名词;Tsuemudokqi,也仅仅是藏文里的渠木多克曲。但对我而言,曾经一面之缘的她,却深深烙在我的脑海,就像封坛的酒,年日越长,香气越是挥之不去,记忆越是透着陈年的厚重。

塔克逊的感动

那日,怀着向往和激动我终于踏上了塔克逊的土地。

塔克逊边防连隶属于全军海拔最高的建制营——西藏军区岗巴边防营。驾驶的越野军车渐行渐近,除去粉尘,把手伸出车窗外,仿佛能感受到塔克逊的热情拥抱。

关于塔克逊,印象只停留在一连串数字上:海拔4900米,一年之中八级以上大风天气有200多天,年平均气温零下4摄氏度,含氧量不足内地的35%,紫外线辐射强度是内地的6倍,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

总之,塔克逊的一切都高高在上,于是惊叹,于是敬仰,直至追逐向往。

车停在连队新建的营房前,塔克逊探出半个“头”,对于我们的到来,一如往常的平静。

前来迎接的是塔克逊连队指导员张尚云,三十出头,便被塔克逊的风洗去了青春的气息,头顶少了该有的浓密和葱郁,本正值壮志之年,牙齿也稀疏错落,看上去面容往后快走了十年有余。

说起“惨淡”面容,张指导员用“塔克逊印记”回应,是情感流露,自然也有几多无奈。张尚云从2008年毕业便在岗巴营扎了根,10年边防生涯的“馈赠”,他说得轻描淡写:“守卫边防安宁,我们是认真的。”

说“我们”,张指导员显然不愿意贪功。

张尚云拿出年初原解放军第八医院的一份体检报告:塔克逊超过70%的官兵血色素严重超标,90%以上的官兵不同程度患有血压异常、高原红细胞增多症、高原性心脏病、高尿酸血症等高原疾病……

“其实哨所官兵都不愿去体检……”一旁的连长梁建国说得含糊。寻其根本,得到的答案竟然让我肃然起敬:战士知道自己身体多少都有高原疾病,体检报告一出,上塔克逊就真的只是黄粱一梦。

话到此,感受塔克逊,有个疑问一直萦绕脑海:塔克逊自然环境极其恶劣,官兵依然毫无畏惧,抢哨成风,究竟有何“魔力”?

与官兵闲聊,听得最多的竟然是这样的故事:那年,肝癌晚期的机要参谋樊德聚,被抱上塔克逊的一刻,艰难地向国旗举起了右臂,安详地闭上双眼;那年,原营长吴敬泉坚守岗巴20年,落下一身高原病,回内地不到半年就病故;那年,年仅19岁的上等兵任浪,巡逻途中突发高原心脏病,一头栽到地上再也没有醒来……

故事听完,眼泪流到伤心处。

倏忽间发现,从身旁走过的战士,也许身材不是那么挺拔,面庞也不是那么白净,指甲盖也外翻得厉害,但他们无悔青春安放塔克逊。

纵然历尽艰辛,官兵痴情不改。自从塔克逊官兵将火红的战旗插上“生命禁区”,“缺氧不缺豪情”的基因特质就注入了红柳的年轮,融进官兵的血脉。

据了解,近10年来,塔克逊从来没人要求调走,100多名官兵主动放弃到低海拔地区工作的机会,7名战士读完军校后又主动申请回到塔克逊,年年选取士官完成率100%。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