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湾上空的鹰群:两伊战争制空权争夺(1)

来源:  作者:  时间:2009-07-20 17:18:35

伊朗空军的F-4E鬼怪战斗机。

伊朗空军的F-4鬼怪战斗机飞行员合影。

伊拉克空军装备的歼-7战斗机,该机显然处于被遗弃的状态。

伊朗拍摄的关于在两伊战争中伊朗空军轰炸伊拉克H-3空军基地的一部电影宣传海报。

  海湾上空的鹰群--回顾两伊战争中的空权争夺

  ⊙ 此消彼长

  20世纪60-70年代,伊朗皇家空军从美国购买了104架F-5A/B,并继之以32架F-4D、17

7架F-4E、165架F-5E/F、至少20架RF-4E以及80架F-14A。另外还有一个波音-707加油机机群和一个C-130E/H大力士运输机机群。到了1979年,伊朗皇家空军又追加了新的购买计划:多达300架F-16A/B战斗机以及7架E-3A预警机,关于第二批共计75架F-14A战斗机的谈判也在顺利进行中。

  与强大的伊朗空军相比,伊拉克空军就相形见绌了。伊拉克空军始建于1924年,在此后的30年间,伊拉克空军一直受到来自英国的影响,从军制、组织及训练模式,到装备、战术和作战模式,全部英国化。直到1958年伊拉克君主制度被推翻,伊拉克空军开始抛弃英国传统,转而全面学习苏联。1979年,巴格达与莫斯科签署了一份份量很大的协议,协议的核心内容是苏联将向伊拉克空军提供200架战斗机及直升机,其中包括最新式的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以及米格-25狐蝠战斗机。为了得到这批先进的飞机,伊拉克人的付出是巨大的,他们被迫同意一个庞大的苏联“顾问团”随米格-25一起进驻伊拉克,这些“顾问”负责维护并驾驶米格-25,他们与飞机一道驻扎在巴士拉附近的朔比亚空军基地。

  总之,在20世纪70年代末期,伊朗皇家空军已经站在了成为世界一流空军的门槛上,他们装备的战斗机性能在全球范围内也是领先的。而伊拉克空军仅仅还只是一支小型的地区性战术空军,他们最先进的飞机也不过是米格-23。

  ⊙ 伊拉克的入侵

  应该说,伊拉克很早之前就对他的东方邻国抱有战争企图,然后最终促使萨达姆·侯赛因作出入侵决定的原因还是发生在1979年2月的伊朗伊斯兰革命:伊朗的君主制度宣告完结,伊斯兰革命政权继之而起,整个伊朗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局势动荡不安。在这样翻天覆地的社会变革中,伊朗空军当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从1979年到1980年的两年时间里,伊朗空军多次受到清洗,那些被认为“保皇党人”,对新政权“不够忠诚”的军官全部被清除出去,被投入监狱或者直接处死。在一旁冷眼观望的萨达姆·侯赛因认为他的时机到了,伊拉克人已经有了足够的信心,准备好对这个他们此前一直不敢正眼相看,但现在已经是半死不活的对手发起攻击了。

  1980年9月22日下午,伊拉克对伊朗发起大规模入侵,数量庞大的伊拉克陆军装甲部队蜂拥攻入伊朗西南部胡齐斯坦省。伊拉克空军也同时展开行动,巴格达时间正午12时整,伊拉克空军出动192架包括米格-23BN、米格-21、苏-7、苏-20、猎人、图-16、图-22以及伊尔-28在内的各型战斗机、战斗轰炸机和轰炸机,对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中部和西部的主要基地发起了两个波次的空袭。参与空袭行动的伊拉克战斗轰炸机全都装备精良,是伊拉克空军的一时之选。然而尽管如此,从战术角度上来说,这些飞机对地攻击的性能不足,无法完成既定的“将伊朗空军摧毁在地面上”的任务。同时,驾驶这些战斗轰炸机出击的伊拉克飞行员们也都普遍缺乏足够的训练,更不用说战斗经验了。各种因素加在一起,使这次本应该大获全胜的空中突击战役草草收场,取得的战果少得可怜。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的报复来得迅速而且猛烈,仅仅在伊拉克空军第一波空袭的4个小时之后,4架伊朗F-4鬼怪战斗轰炸机就空袭了巴格达南部的拉希德空军基地。次日(9月23日)清晨,根据伊朗皇家空军时代所制定的应急预案,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出动140架以上的F-4D/E鬼怪、F-5E/F虎II以及F-14雄猫战斗轰炸机对伊拉克展开了残酷无情的空中反击。第一波空中反击持续了一周左右,在这段时间里,每一天的清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都要出动大批战斗轰炸机编队空袭伊拉克,系统地、有计划地摧毁其炼油厂、战争物资生产工厂以及军事设施。伊朗强大的空中攻势压得伊拉克空军抬不起头来:仅仅在9月25日一天,就有5架伊拉克空军的米格-21和米格-23在巴格达附近发生的空战中被击落,而伊朗方面只有两架F-4鬼怪被击伤。伊拉克被迫将大部分的飞机紧急疏散到约旦、沙特阿拉伯等邻国去避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伊拉克对伊朗的突然袭击挽救了伊朗空军。为了应付伊拉克空军的军事压力,大批由于政见不同而被投入监狱的伊朗空军军官被释放出来,这些业务熟练的飞行员和指挥官同他们的同事一起并肩战斗,重新撑起了伊朗空军的脊梁。他们是伊朗的无价之宝,在两伊战争中一直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 伊朗的反击

  从1981年开始的一年多时间里,无论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还是伊朗陆军,对伊拉克军队的攻击只限于支援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作战。事实证明,伊朗空军的实力依然强大,他们对于革命卫队的空中支援是不可或缺的。在夺回霍拉姆沙赫尔城的战役中,以及在1982年最终将伊拉克军队全部赶出伊朗境内的战役中,伊朗空军和伊朗陆军航空兵部队一起,给伊拉克地面部队以沉重打击,摧毁大量的伊拉克坦克和装甲车辆。

  到了1984年,伊朗陆军已经整编完毕,准备好发动一场新的战役了,这次战役的名字被定为“凯巴尔”,这次战役的主要作战意图包括:在伊朗陆军航空兵大规模空中火力的支援下,快速进军通过霍威泽沼泽地带;攻占巴士拉以北30英里的马基奴油田;战役的最终目标是切断巴格达与巴士拉——这个伊拉克第二大城市——的联系。虽然困难重重——主要是由于缺乏飞机零部件,但伊朗陆军航空兵还是全力出击,他们平均每天要出动一百余架次的飞机来支援这次战役,然而,对于一场大规模的战役来说,这个数字还远远不够。此消则彼长,由于伊朗陆军航空兵缺乏力量,再加上伊朗地面部队的防空武力不足,伊拉克空军和伊拉克陆军航空兵的作战飞机得以一展身手,在南部战线贫瘠的荒原上对伊朗人进行集中火力打击。

  在同一年,两国还在波斯湾的海面上打了另外一场战役——“袭船战”,比起发生在正面战场的战役来,由于有很多国家的船舶被两伊空军的战斗机击沉或击伤,因此“袭船战”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实际上,从1981年秋天开始,两伊空军就已经开始对波斯湾的对方船只进行空袭了,到了1984年,为了“切断伊朗的石油出口路线,从经济上打击伊朗”,伊拉克开始大规模地袭击属于伊朗的油船。但是袭击海上目标并不象轰炸地面目标那么简单,要成功地击沉敌舰船,除了需要昂贵的武器系统——包括精密的反舰导弹以及载机——以外,反舰导弹载机和为其护航的战斗机之间的技战术配合也必须是完美的。然而对于伊拉克空军来说,从武器和战术这两项指标上来说,他们都达不到要完成任务所必须的水平。因此,虽然主动发起了“袭船战”,但伊拉克却一直没有取得预期的战果,反而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对于伊拉克来说,他们对“袭船战”所产生的后果中唯一满意的方面就是使两伊战争国际化,这对他们来说是有利的,因为“伊朗对波斯湾航运的威胁”,海湾各国可以顺理成章地向伊拉克提供经济援助了。

  ⊙ 旷日持久的战争

  在1985年这一整年中,两伊空军之间的空战主要是围绕“袭船战”发生的,双方的战斗机忙于在波斯湾上空轰炸对方的油轮和货轮以及为己方船舶护航,在你来我往的空袭中双方的战斗机难免相遇,从而导致激烈的空战。而在正面战场上,由于地面战况逐渐趋于平稳,双方的空军也没什么大的动作,发生空战的机会不多,战局乏善可陈。

  同时在这一年中,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继续得到加强,通过一系列地下的交易,他们从美国和以色列秘密地获得包括战斗机配件在内的战略物资。在此后的两、三年中,这些秘密的武器来源一直在源源不断地向伊朗军队的血管中输血,支持他们把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打下去。关于这些武器交易的内幕,除了少数被揭露出来——比如“伊朗门事件”——以外,大部分还被封存在各个相关国家的秘密文件保险箱中,不为大众所知。

  1986年,通过整补、训练和重新组织,实力得到加强的伊朗军队发起了两伊战争中最成功的一次战役:“曙光8号”。“曙光8号”攻势的作战目标是伊拉克南部的法奥半岛,伊朗军队于1986年2月9日夜发起了全线进攻,从一开始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伊朗不仅仅完全占领了法奥半岛的全部领土和港口,而且还在战斗中重创了伊拉克陆军和空军。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空军和伊朗陆军航空兵在攻势中表现出色,集中火力打击了伊拉克军队,而且自1980年改变作战战术以来首次大规模深入伊拉克境内进行空袭作战。这其中最出色的一次空袭发生在2月15日,4架F-4鬼怪式战斗轰炸机在没有空中加油的情况长途奔袭,轰炸了伊拉克境内纵深达600公里的H-2空军基地。

  然而就在这一年,战局出现了新的变化,优势开始向伊拉克一方倾斜。变化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伊拉克空军内部。经过长时间的苦苦哀求,伊拉克空军的领导人们终于说服了萨达姆·侯赛因,让他放弃了对具体战术细节的指导。象一切大独裁者一样,萨达姆自认为是无所不通的战争天才,从1980年战争爆发时开始,他几乎每一天都要过问伊拉克空军的作战计划,这些方案大多数都是荒谬的,然而伊拉克飞行员却不得不机械地在战场上执行他制订的方案,直到被伊朗人击落。或许是萨达姆对于“指挥艺术”感到了厌倦,总之,到了1986年底,萨达姆·侯赛因终于稍稍放松了对空军的控制,开始让职业军人来指挥具体的战斗。另外,由于苏联的国内经济遇到了困难,为了从武器出口方面获益,他们逐渐放开了对于高技术出口的限制,开始向伊拉克出售更先进的飞机和导弹。同时,法国人也在积极地帮助伊拉克空军训练飞行员和机械师,并且不断地出谋划策,告诉伊拉克人应该怎么样对付伊朗的美式飞机和战术。

  伊朗人很快感受到了伊拉克空军的进步,从1986年晚些时候开始一直到战争结束,伊拉克空军避实就虚,不再努力空袭伊朗境内的军事目标,而是着重打击伊朗的经济基础设施,他们的目标是从根子上摧毁伊朗的战争潜力。在得到了新式的苏制、法制甚至美制的武器装备之后,伊拉克空军重新振作起来,很好地贯彻了这一作战意图,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当然,他们也相应地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两伊战争的最后阶段对伊朗来说是极为不利的,1988年7月3日,伊朗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车A300客机被美军击落;伊朗军队士气低落,陆军航空兵在中部战线遭到重大损失;7月19日,两架F-14A战斗机被伊拉克幻影F.1EQ-6击落,伊朗人最后的王牌也“失效”了。


(责任编辑:郑文达)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