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赵国为何战败?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王伟  时间:2014-03-05 11:11:16

    秦赵长平之战发生于公元前260年(一说为公元前262年),以秦赵争夺上党为始,以赵军被全歼于长平为终。从历史角度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场“定势之战”:赵军在此一役中被歼灭45万,由此开始,秦国统一天下的道路上再无大的阻碍。

    如此重要的一场战争,在多数人的头脑中最终留下的,却只是《史记》中一个“纸上谈兵”的典故,似乎这一切都应归因于2300多年前一个有名无实、只会夸夸其谈的毛头小子。历史显然不可能如此儿戏,所谓“历史”其实就是无数“偶然”所组成的“必然”。如果我们把立足点再站得高一些,把视野在时

    间和空间上都再放的广一些,我们会很容易地发现,其实在几十年乃至数百年前,这场战争的结局对秦、赵而言,就都已经成为定数。对赵国而言,长平之败绝不是错用将领如此简单———

    一败于国家体制,贵族擅权是国家头号敌人

    六国变法虎头蛇尾

    按照孙皓晖先生所著《中国原生文明启示录》中的观点,中国的“封建时代”事实上终止于公元前221年,也就是秦正式统一六国之后。

    所谓封建,顾名思义就是封而自建———贵族在自己的领地上关起门来过日子,名义上领土的主权归属于国王,但实际治权却掌握在封建领主手里,土地、人丁、军队首先是领主的私产,在封建领主之下,又由再低一层的地方大族具体掌控着人口和土地……如此一来,春秋战国时代的多数国君事实上更像是各个大族之间的利益协调者而非国家战略的决策者。

    至战国时代,排在各国国君面前头一号的敌人并非外敌,而正是这种封建体制下的贵族擅权。不论作为个体的贵族私德如何,大量“这个君、那个君”的存在本身,就意味着国家力量的分散。大量的人口、钱粮、土地摆在那里,看似富足,却像一只天生残疾的手,握不成拳头。故而,在历史进入战国时代伊始,“变法”就成了各个诸侯国的核心要务。

    各国所谓的变法,究其根本无不在于削弱贵族豪强、强化国君权力———只有如此,才能保证资源高效率的集中调配,国家才能在战乱不绝的时代生存下来。然而,当时间推进到战国中后期,各个诸侯国的变法多数都以虎头蛇尾的形式不了了之,唯独秦国真正完成了变法。

    如果把历史进一步追溯到春秋时代会发现,后来战国时代的七大国中,起码有4家属于“得位不正”:韩、赵、魏是“三家分晋”的产物,齐国则有“田氏代姜”。

    本质上说,这些事件都是大家族势力膨胀后,通过政变推翻了此前由周天子册封的“合法政权”,自己取而代之,相对于彻底的武力征服,以这种方式取得权力的国君更需要国内各个实力派,也就是大氏族的支持。而作为回报,必然要放权、让利给这些氏族。至于楚国和燕国,虽然没有出现江山易主的政变,但大氏族也早已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


(责任编辑:傅启胜)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