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眼中的厂窖惨案

来源:新华社  作者:周勉、明星  时间:2015-06-01 09:44:49

  新华社长沙6月1日电(记者周勉、明星)初夏的厂窖沃野百里,风吹稻浪,这个洞庭湖西北滨的小镇,有着湖南农村典型的田园风光。它那不到百年的历史,本该在时间的流淌里安静延续。但70多年前的那场劫难,却一度让它成为人间地狱。侵华日军在此制造了厂窖惨案。仅3天就杀害我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一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1943年,日军为了打通宜昌至武汉的长江航线,发起了“江南歼灭战”,由湖北进犯湖南。3月9日占领华容县,5月初占领南县、安乡县。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从厂窖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随军而来的还有湘鄂两省各地两万多难民。5月8日,日军2000多人从水陆两路进犯厂窖地区。5月9日至12日的三日间,灭绝人性的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

  血水染红湖水,尸体阻断河流。时至今日,仍旧有作田的农民在翻土时挖出骸骨。甚至连当地人都说不清,在这片沃野稻香之下,还有多少“百人坑”“千人坑”。

  在一处农家屋后的棉花地,厂窖纪念馆馆长郭卫指着一个反扣在地里的破旧脸盆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其中一处“百人坑”。掀开脸盆,一颗开裂的头骨赫然出现在记者眼前。“整片棉花地下面都是惨案遇难者的遗骸,一具叠一具有好几米深。”郭卫向记者介绍,由于湖区特殊的地形,整个厂窖镇方圆几十里的农田、湖滩、洲垸都分布着这样的遗骨坑。在纪念馆建成前后,或由工作人员或由当地农民,已陆续挖出十多处。

  散落地底的遗骸只能无声控诉,但幸存者的记忆却从未模糊。

  “日本人用刺刀捅我伯伯,肠子拖出来好几米,但他没死,痛苦呻吟了一夜,第二天才断气。”年近九旬的幸存者周神保说,日军杀人不分军民、不分老少。一个外乡人当时跪在地上,日本兵杀他一刀,他就哀求一声“我是老百姓”。但日本兵没有停止,直杀了十几刀,最后一脚将他踢入河中。

  一位叫做全伯安的幸存者,一辈子没读过书,却在上世纪90年代以自己口述、请人代笔的方式写了一部《厂窖血泪史》,书中记录着老人搜集到的日寇罪行:玉成村3组,日寇用一根十多丈长的纤绳逐个套住几十个老百姓的颈项,然后拔河取乐。同在玉成村,日寇把难民成串捆绑,再用汽艇将人拖入河中淹死。

  “500米宽的河道里浮满了死尸、船板、布匹、粮食、衣物……整个河水是乌的。”惨案发生后的一个月,当时《阵中日报》刊载的一篇记者见闻曾这样描述,“厂窖河里的死尸,简直使船不能通过。只要船身往河里一动,前后左右都翻出死尸来。腐烂的肉浆,会将船身四周黏着”。

  幸存者郭鹿萍老人愿意把身上的伤痕给前来打听那段历史的每一个人看。背部、腹部、胸部,5处刀疤让这个老人的身体几乎找不到一块平滑的皮肤。“这是证据,是铁证呀!日军欠我们厂窖、欠我们中国一笔血债!”


(责任编辑:梁捷)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