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强军:在法治轨道上推动时代巨轮

——军事科学院政治工作研究中心专家就改革强军与依法治军与记者对话(上)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丁海明 张磊峰 严 珊  时间:2016-01-10 10:06:53

    人民军队来到了一个大时代的门口。

    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就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学习习主席在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作为本报《军人与法》专版,我们把目光聚焦于此:“确保改革在法治轨道上推进。”

    我军发展史,即是一部改革创新史。回望来路,瞭望征程,“确保改革在法治轨道上推进”这12个字,彰显着跨越历史的力量和引领时代的品格。

    改革强军的时代巨轮,如何在依法治军的轨道上强力开进——就这一重要问题,本报记者走进军事科学院政治工作研究中心,访谈专家,共话心得,一起聆听时代的声音,共同探寻明天的答案。

    记者:习主席突出强调,要“确保改革在法治轨道上推进,保证各级按照新体制正常有序运转”。在改革强军中贯彻依法治军战略,在依法治军中推进改革强军,这种宏伟的战略筹划,是不是这轮军队改革的鲜明时代特色?

    专家:刑起于兵,师出以律。我党我军一贯重视法纪建设和改革创新,从“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等一整套崭新建军原则和制度的确立,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成为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官兵的基本行为规范;从延安时期公审黄克功并处以极刑,到改革开放新时期“依法治军”写进国家法律、写进军事条令、写进军委文件,与我军改革发展一路相伴而行的,是法治建设的坚实步履。

    这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习主席站在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时代高度,牢牢把握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在法治轨道上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广泛组织调研论证,充分吸纳国内外、军内外改革实践成果,彰显了党的领袖、军队统帅尊崇法治的战略清醒和变革图强的历史担当,使军队改革在法治轨道上达到了新的高度。官兵普遍反映,改革虽然从深层次触及了单位和个人利益,但谋的是民族复兴伟业、布的是强军兴军大局、立的是安全发展基石,改革举措依法依理、有理有据,过去那种“裁谁不裁谁”“为什么这么改而不那么改”等猜疑和议论不见了,大家心服口服,发自内心地拥护支持改革。

    记者: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深化各领域改革一条最基本、最核心的成功经验,就是要坚持推进改革与法治建设“并驾齐驱”,协调进行。我们应如何借助“法律之绳”凝聚改革力量、落实改革举措?

    专家:改革与法治相辅相成,脱离法治的改革行之不远,法治滞后的改革步履维艰。改革转型,法治先行,这是被改革实践反复证明了的一条通则。19世纪初的普鲁士军事改革中,改革派核心人物沙恩霍斯特所建立的总参谋部指挥体制等改革举措被以法律形式固化下来,使普鲁士军队改革能够持续推进,最终完成近代化转型。几十年来,我军根据改革实践,适时修订《政治工作条例》《基层建设纲要》《共同条令》等法规,使法规制度不断完善,有力推动了军队建设沿着法治化轨道向前发展。当前,为适应实现强军目标、打赢信息化战争的要求,我军还需要在健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开发管理用好军事人力资源、推动部队融合深度发展等方面,进一步完善相关法规制度,为深化改革提供有力保障。

    我军这次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要打破现有体制结构、突破既有利益格局,复杂性、艰巨性前所未有。必须正确把握和处理好改革与法治的关系,在法治下推进改革,在改革中完善法治,使我军现代化建设因两轮驱力而行稳致远,因两翼并举而凌空远飞。习主席多次强调,在整个改革过程中,要高度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发挥法治引领和推动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强化法治信仰,把中央军委关于改革的决策部署上升到“法”的高度,切实立起“法”的权威,充分彰显“法”的力量,有效发挥“法”的功能,使各项改革举措精准落实、协调有序推进。

    记者:近年来,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不断推进,但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等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如何借助法治力量,确保此次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决定性成果?

    专家:法治是破解改革难题的利器,能否借助法治力量推进改革,决定着改革成败和军队强弱。

    针对制约我军建设发展的深层次矛盾问题,习主席明确要求,2020年前在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带动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这是把握改革规律、致力强军打赢的深谋远虑和战略决策,指明了改革的目标、重点和时间表,体现了这轮改革触及问题深、聚焦打仗实、创新力度大的鲜明特点。

    改变长期实行的总部体制、大军区体制、大陆军体制,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体制,任务之重、程度之深、难度之大都前所未有。我们必须把发挥特有政治优势与法治优势结合起来,充分发挥法治的巨大引导力、规范力、强制力,靠法治确保改革决策于法有据,维护党中央、中央军委改革决策部署的权威性和严肃性;靠法治强力破除体制性障碍和利益固化藩篱,保障领导管理体制、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顺利推进;靠法治撤并压缩落后作战力量空间,为新型作战力量腾笼换鸟;靠法治固化改革成果、落实改革责任,确保改革如期取得突破性进展、决定性成果。

    记者: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是党的十八大赋予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大战略任务。如何通过依法深化改革,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

    专家:恩格斯曾经指出,衡量一次军事改革是否成功,最根本的一条是看经过这种改革的军队能否经得住战争的考验。一部世界战争史,就是改革进取军队战胜落后守成军队的历史。军队改革转型成功与否,不仅要看武器装备、军事技术是否升级换代,更要看军事力量体系是否适应战争要求实现重构。

    现代战争无信息不胜、无体系不胜,各军事大国都着眼信息化战争的需要,强力推进军队改革,重塑军队组织形态。习主席明确提出,把努力构建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有效履行使命任务的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作为2020年前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目标。这就标志着,我们党对建设什么样的军事力量体系、怎样建设和运用军事力量体系的认识更加清晰。体系重塑,必须强力推进。攻坚克难,尤需法治支撑。我们要发挥法治注重顶层设计、系统谋划的优势,依法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精简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调整改善军种比例,优化军种力量结构,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防止改革避重就轻、舍本逐末、单兵突进,确保各项改革形成总体效应。沿着法治轨道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必将带来我军作战方式、指挥方式、领导管理方式、治军方式等一系列深刻变革,为强军胜战奠定坚实基础。

    记者:习主席深刻指出,要“坚持立法同改革相衔接,抓紧做好法规制度立改废释工作”。这轮改革,组建、撤并、调整了许多新机构、新部队,法规制度“立改废释”工作任重道远,我们面临怎样的考验?

    专家:改革是新事物取代旧事物的过程,依法保障新旧体制转换顺利对接极为重要。为改革提供法治保障,既要防止重要法律的缺失,又要重视立法时的联动性修改,还要及时清理与现行法律相冲突的“旧法”。

    晚清在严重内忧外患下进行军事变革,均以失败告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缺少法治手段保证新旧体制顺利转换。洋务运动代表人物张之洞曾感叹:“旧者因噎而食废,新者歧多而羊亡;旧者不知通,新者不知本。不知通则无应敌制变之术,不知本则有非薄名教之心。”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为重建军威,注重立法修法,清理了前苏联遗留的约1500个军事法律法规,以及3000多个国防部长命令,为俄军改革提供了保障。

    目前,我军基本形成了中国特色军事法规体系,已经制定颁布18件军事法律、340多件军事法规、3700多件军事规章,但其中不少形成于计划经济和机械化时代,难以满足改革强军需要。有破有立、边建边改、上下联动,是我军新一轮改革的重要特征。无论是保障改革决策、实施,还是固化改革成果,都需要强化立法先行,坚持立改废释并举。在筹划军队体制调整的同时,同步考虑、同步设计新的运行机制和法规制度,确保新体制、新机制、新法制一体运行。对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要及时上升为法律,实践条件还不成熟、需要先行先试的,要按照法定程序作出授权;对不适应改革要求的法律法规,要及时修改和废止,搞好改革政策与法规制度的宣传阐释;对一时来不及修改的法规制度,要抓紧明确暂行规则,使新组建机构运行伊始就有章可循、有法可依,使新旧体制转换实现顺利对接、平稳过渡。

    (对话专家 刘茂杰 张明仓 周培清 吴志忠)


[责任编辑:冯玲玲]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