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假如异地移防轮到你,能不能打起背包就出发?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砺冰刃责任编辑:李艳伟2017-02-16 19:43

开栏的话

从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到现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已走过一年多的历程。当前,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正在向纵深推进,涉及面更广、触及利益更深、任务更为艰巨。面对“脖子以下”的改革,应该保持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肩负着什么样的使命担当?在军改既是机遇又是挑战的时候,该如何面对?

这既是一场拔河赛,也是一场接力跑;既需要快马加鞭未下鞍,又需要逆水行舟用力撑。中国军网微信即日起推出“军改进行时”系列网文,敬请关注。

“军改进行时”系列网文①

直面异地移防,你会做什么?你该做什么?

砺冰刃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已经全面启动。在这次被称为“脖子以下”的改革中,不少部队将面临重组、转隶、撤销,许多官兵将面临分流、转岗、退役。

异地移防,将是一些战友不得不面对的考验。

也许,你对“异地移防”这四个字还感到非常陌生,觉得只能从史书中读到、从报纸上看到、从电视里听到,仿佛和自己八竿子也打不着。

其实,异地移防早在“脖子以上”改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先例:按照习主席和中央军委命令,2015年12月,陆军第27集团军从河北移防山西,成为全军第一个因改革而进行调整部署的军级单位。

“脖子以下”改革来了,战友,假如你就是异地移防的一员,你会做什么?

其实,决定穿上军装那天,你就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哪里需要军人镇守,军人就到哪里去

从古至今,军队向来都是四海为家,哪里需要军人镇守,军人就到哪里去。

公元前68年,汉侍郎郑吉率兵远离中原,奔赴西域的车师(今吐鲁番盆地)屯田,也就是我们说的“异地移防”。他们几经征战,终于在公元前60年在乌垒城(今轮台县境内)建立西域都护府,史称:汉之号令班西域矣!

征战八年,之后是更漫长的戍边岁月。

唐朝的安西都护府,无数男儿带着“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豪迈,从中原奔赴西域镇守一方,这其实不就是古人的“异地移防”?

当他们在异域他乡留下了“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热血青春,中国古代的疆域版图也随之延展。今天中国的“雄鸡版图”,在某种意义上说,不正是一代代军人“异地移防”换来的吗?

革命战争年代,我军由南打到北,又由北打到南,无论是二万五千里长征还是“宜将剩勇追穷寇”,军人的步履匆匆,时代的巨变浩荡。

每一次异地移防,总是伴随着一段热血的历史。

1951年,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西藏军区,由从内地进入西藏的18军为主体,就地改为西藏军区,彻底移防西藏。

18军原定的任务是接管富庶的川南。由去“天府之国”的川南突然改去高原高寒的西藏,部队一时转不过弯子来。谁不想去富庶的地方驻扎?当时很多干部还没有结婚,要到川南去发展、结婚、建立家庭。

在18军进藏动员大会上,军长张国华说:“你把西藏看成是不毛之地,可英帝国主义却从不嫌它荒凉,百余年来拼命往那里钻,现在美帝国主义又积极插足。难道我们对自己的国土反倒不如帝国主义热心?”

“如果西藏真被帝国主义分割出去,我们的西南边防后退到金沙江,恐怕我们在四川也坐不安稳吧!”

在革命已经胜利、一些人开始享受果实、回避危险和艰辛的时候,张国华和18军挺身而出,担起千钧重担。

人民解放军进藏,印度尼赫鲁政府表示“不安”“疑虑”,要新中国政府“解释”。中国驻印度大使申健答复,西藏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进藏是人民解放军的权力。

毛泽东得悉做出批示:“申健答得很正确,态度还应强硬一点,应说中国军队是必须到达西藏一切应到的地方,无论西藏政府愿意谈判与否及谈判的结果如何,任何外国对此无置喙的余地。”

因为长期高原工作引发的心脏和血压问题,1972年张国华去世,不满58岁。

周恩来一生只为两位将领迎过骨灰,一位是多年患难与共的战友、黄埔一期毕业的陈赓大将,另一位就是虽然历史交往不多、但周恩来特别欣赏的井冈山时期的司号员张国华中将。

金一南曾给18军将士写过一首诗——

有些人,天生就在享福

有些人,生来就要受苦

很多人,在安逸中腐烂

很多人,在苦难中点燃

这就是生命与历史

无法选择,难以回避

历史却只铭记

那些熊熊燃烧的生命

和由这些生命组成的

十八军

十八军将士

死者,早已远去

生者,白发苍苍

十八军军旗

被这些燃烧着的生命

映照得如此辉煌绚烂

敢以大苦难和大牺牲

筑起昆仑一般的民族脊梁

怎能不让华夏子孙

世代景仰!

战友,扪心自问,穿上军装为什么?如果只愿守小家,携笔从戎做什么?

没错,异地移防,个人一定会面对很多困难,但千难万难,不要扔下那颗初心:当年立志从军,不正是为了征战四方,为国为家?

如果只求眼前的安稳,谁来负重前行?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