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具有什么样的媒体观

来源:国防部网作者:任旭责任编辑:汤传飞2017-02-17 22:50

英国人具有什么样的媒体观

——随国防部公共外交与新闻发布研讨交流班出访札记

提要:笔者随国防部公共外交与新闻发布研讨交流班的同志去英国研讨交流,了解到英国人具有这样一些媒体观:注重发挥媒体作用,不把记者当敌人,给上战场的军人上媒体培训课,告知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让媒体为军事行动服务,争取舆论支持;面对突发危机,不能保持沉默,要正确利用媒体为自己代言,减轻危机所带来的损害和威胁;要善于同媒体打交道,把记者采访过程当成自己演讲的过程,讲好自己的真实故事,掌控话语权,管理好问题。

关键词:英国媒体观;危机公关 ;应对记者技巧

英国与中国,两个相隔遥远的国度,除了纬度相近,从气候到文化皆有很大不同。2016年12月10日至21日,我们第九批国防部公共外交与新闻发布研讨交流班同志,赴伦敦研讨交流。笔者在威斯敏斯特大学遇到了几位有趣的同行,从他们身上、口中,可以管窥西方媒体以及英国人对媒体态度之一斑。对比国内的媒体人和大众的媒体观,深有感触,愿同读者分享。

“你把媒体当敌人,它就会成为敌人”

由于业务关系,笔者多次接触过中国军地的部分新闻发言人,不论是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王国庆,还是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吴谦等,在媒体圈里口碑都非常好,都有一个庞大的“朋友圈”。他们乐于也善于同媒体同行交流,人们称他们很有“国际范儿”。但是除了专业的发言人,也有一些机关的领导和同志,不善于同媒体打交道,像防火防盗一样防记者。我们在伦敦遇到的英国陆军守备社会工作部主任大卫·乌汀上校,却有自己的一本经。

大卫·乌汀在交流时讲话慢条斯理的,仿佛故意要使英语听力不佳的人能听清他所说的话一样,热切地盼望能得到回应,受到大家赞扬时,他就像一个孩子似的开怀大笑。他的坦诚,很容易让人亲近。他负责英国陆军在伦敦地区的宣传和社会工作,而他也曾是英军在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媒体关系官,负责媒体关系的日常维护、安排采访、回答媒体的提问等,与人交流是他的强项。关键是大卫·乌汀很乐于同媒体沟通,他认为军队要主动与媒体打交道。一方面,战争难以完全掌控,要取得民众支持,要取得政治家支持,都需要媒体发挥作用。另一方面,要主动出击,填充舆论真空。

他的一些观点与遥远东方的我们,也是不谋而合。我们经常讲,舆论阵地,你不占领,别人就会占领。他深以为然,认为媒体可能不会完全引用你的声音和观点,但至少能通过媒体让人有所了解,而不是记者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完全瞎编乱造。

近些年,我国国防部总是主动发布一些外媒关注的新闻。在分析舆情的时候发现,当我们主动发布后,因没有过多的传谣、臆测空间,西方的一些媒体反而不炒了。

有时候,媒体可能只是想了解一件事。据介绍,英国地方台的记者进了英国军营都很高兴,通常不会刁难人。而全国性的媒体侧重于找问题,有些记者非常有冒险精神。真正难对付的是那些提前写完稿子,采访只是来找证据的人。这同我们国内常说的“带靴子找脚型记者”大同小异。

“真实的力量很大。”大卫·乌汀举例子说,英军在撤离阿富汗时,邀请媒体对撤军进行了两天直播,记者的镜头对准了普通的士兵,落点是人和故事,甚至包括士兵做饭、吃饭,进行真实的展示,让观众看到战士们也是活生生的人,效果很好。对一些非涉密的军事行动,也让媒体早介入,让民众早知道,以赢得大家的支持和理解。

如今,智能手机高度普及,几乎人人都在网上,人人都有麦克风,谁都可以随时拍照上网,我们国内有些人或许还不太适应。但是早一步发展的英国,很多同行早已取得了借助媒体发声的共识。

在阿富汗战场上,英国军人都有媒体培训课,告诉大家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你知道的、亲身经历的可说,但不要猜测,不能主观臆测。对媒体要说真话,永远不撒谎;当然,不需要告诉他全部情况。大卫·乌汀笑着说,“士兵是最好的代言人。当官的说的,一般老百姓都不信。”他提出了忠告:媒体不是敌人,它帮我们发现问题是好事,不应该憎恨他。如果你在心态上把它当成了敌人,它就会成为你的敌人。

曾有西方学者把媒体与军队的关系比喻成“不健康的夫妻关系”,互为依存,又总是争吵不断。而英国同行更多地把媒体当成了一个为自己说话、为军事行动服务的平台,他们更重视的是如何准备充分,怎么把军队的故事讲好,以取得好的效果。这无疑对我们有很强的启示意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