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马德宝责任编辑:乔楠楠2017-12-07 09:41

党的十九大着眼进一步推进强军兴军,强调要“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从而为新时代强军赋予了新内涵、确立了新目标、提出了新要求,使十八大关于“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思想得到延伸和细化,为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战略抓手。

走向富强的历史召唤

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是应对复杂安全挑战、支撑中华民族复兴、有效履行新时代人民军队使命任务的内在要求,其战略价值主要体现为“四个有利于”。

有利于打赢现代战争。现代战争,是全球化背景下的信息化局部战争,具有政治制约、整体对抗、局部较量、体系支撑、信息主导、联合作战、精兵制胜等突出特点。中国所要打的信息化局部战争,还具有正义性、防御性等独特规定,具有依托本土辐射周边特别是海上的地缘特点。顺应战争形态和作战方式的演变,打赢我可能面临的信息化局部战争,关键是继续加快推动作战力量现代化,全面打造现代作战体系,为打赢现代战争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有利于维护总体安全。进入新时代后,国内外情况的变化,使国家安全内涵和外延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宽广,内外因素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复杂。保障总体国家安全,要求军事力量能全面发挥战略功能,有效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切实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构建现代作战体系,不仅有利于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而且能为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完成非战争军事行动、全面维护国家安全提供有力的战略后盾。

有利于赢得战略主动。进入21世纪后,大国战略博弈有所加剧,抢占未来军事竞争制高点的角力日益激烈,一些国家纷纷加大科技投入,更加注重经济、军事物质力量的角逐。依托教育、科技、工业优势提升国家战略能力、重塑国家战争力量,有利于夯实赢得大国战略博弈的物质力量基础。在战争体系、军事体系的转型重塑中,既要重视战略威慑体系的转型升级,也要注重作战体系的重构再造,为威慑提供更多的政策选择,为打赢铸造实实在在的“拳头”,为夺取竞争优势创造条件。

有利于推动强军兴军。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是一个光荣艰巨的任务,需要各领域、各环节共同努力,合力推进,其中的一个基础和关键,是加快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经过持续努力,我军的力量构成不断升级换代,但要看到,与强国强军的目标相比,我军作战体系的现代化水平依然还有差距,信息攻防、战略预警、战略投送等新型作战力量仍存在数量不够、力量不强甚至个别空白等方面的问题,只有加快作战体系的现代化,才能夯实强军的基石,拉动军事力量体系、战争力量体系的整体跃升。

军事大潮的中国回声

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是顺应世界军事革命大潮、体现信息化军队建设要求、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作战体系,实质上是体现中国战略要求的信息化作战体系,既有信息化战争的共性内容,又有中国独有的本质规定。

基于网络信息新基础。现代作战体系实质上就是信息化作战体系。在这一新型作战体系中,支撑系统不是基于有线通讯、电报之上的电讯系统,而是以C4ISR为标志的信息系统;体系的中心是网络信息系统而不是平台、个人,通过网络把各种作战资源联结起来;体系的构成不再是局限于政治、战略、战役的松散性联合,而是从战略贯穿到战役、战斗、技术的各层次的一体化紧密聚合;体系的能动性不再局限于人,而是人机一体化的自适应性,智能化作战系统不仅能自主完成大量的作战任务,还能协助人能动应对战场各种情况。我国构建作战体系的信息支撑系统,关键是要走自己的路,强化自主创新、原始创新,争取在网络信息技术升级换代中弯道超车,争取在量子信息化等新型信息化技术路径上走在前面,同时,还要一手抓信息化体系的稳定性、生存力特别是快速重构能力,一手抓破击强敌信息化体系特别是毁瘫其要害的能力,努力在体系构建上形成非对称优势。

体现积极防御新要求。作战体系,不仅要适应技术的进步、体现装备的要求,还要贯注政治的取向、贯彻战略的意图。新中国成立后,长期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党的十九大强调继续坚持这一政策,从而要求作战体系的构建要体现积极防御战略要求,既不搞战略进攻、战略扩张型的作战体系,也不搞消极防御型的作战体系,而是在注重加强防御体系建设的基础上加强反击、攻击能力建设,实现防中有攻、攻防结合;适应现代战争战略、战役、战斗分层弱化,精兵作战战略功能提升的实际,增强战略作战体系中的进攻体系建设,提升依托新技术、新装备、新力量、新体系直接遂行战略反击、战略进攻的作战能力。特别是要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着力构建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的作战体系,突出海上军事斗争的体系建设,按照信息主导、精打要害、联合制胜的要求提升体系作战、全域作战能力,推动构建能有效应对来自太空、网络威胁的力量体系,把积极防御的新的时代内涵更好地物化到作战体系构建上。

依托军改体制新环境。作战体系,是军队体制编制的重要方面,既是领导指挥体制发挥作用的力量基础,又受到领导指挥体制的制约。十八大后,经过深化改革,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强化了军委主席负责制,强化了军委的集中统一领导,强化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强化了军事力量建设和运用的法治化,为建设现代作战力量体系提供了新的体制、机制、编制、法治环境。在这一新的制度背景下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军事体系,需要发挥军委管总的功能,搞好作战体系建设的顶层设计、战建对接;发挥军种主建的基础性作用,建好军兵种的作战力量单元,为综合集成奠定基础、提供好的“原材料”、合格过硬的“模块”;发挥战区主战的功能,使各军兵种提供的力量单元能联得起来、形成体系、合出成效。特别是要发挥好各级党委谋建、抓建的作用,确保作战体系建设在党的领导下推进,切实把党的领导链与作战指挥链、战场管理链、政工保障链有效对接起来,使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根本保证作用得到高效发挥。

独具特色的建设思路

实现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的目标,需要面向世界、立足中国、结合我军实际,形成科学的发展路径。

坚持以我为主。对我军来说,构建现代作战体系,关键是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切实避免简单照搬别人作战体系结构、照抄别国发展作战体系的模式,坚持扬长避短、以长击短,体现人民战争的独特作战理念和作战模式,体现军事政治仗的独特要求,发挥政治工作的独特优势,发挥灵活机动战略战术的独特优长,并能与中国独特科技工业体系优势相适应,以高效的经济、政治和军事综合效益,确保在战略博弈中脱颖而出,在战争对决中完胜强敌。

强化体系联合。现代战争是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一体化联合作战,网络信息支撑系统建设是现代作战体系建设的基础,需要加快推进覆盖陆、海、空、天、电,能由本土向大周边较远距离延伸辐射的网络信息支撑系统,开发作战数据库,提高作战数据处理能力,努力提升作战体系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在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健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指挥手段、培养指挥人才、健全指挥机制、培育联合文化、完善相关法规,加快提高联合作战指挥控制能力。

优化力量结构。现代作战体系的构建过程,就是新旧作战力量更替的过程。战略预警、军事航天、防空反导、信息攻防、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新型作战力量,是以新技术为支撑、新能力为标志的,是提升我军整体作战能力、构建现代作战体系的战略重点,需要在巩固部队力量编成改革成果的基础上,随着技术进步和装备研发的推进,不断推进装备升级换代、力量升级换代,特别是要抓紧补强对支撑作战体系具有关键节点作用的新型作战力量,做强作战体系中的短板弱项,巩固自己独有的优势作战力量,形成具有非对称优势的力量结构。

搞好整体配套。现代作战体系,是现代战争力量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放在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战争力量体系、军事斗争力量体系的整体中来筹划和推进。搞好装备、人才、组织和理论的配套建设,开发能发挥科学引领作战实践的现代作战理论,推动以主战装备为标志的装备体系现代化,培养现代作战人才,持续推动组织形态现代化。搞好作战力量与作战支援力量、作战保障力量、指挥控制体系的综合配套,解决其他方面的力量与作战力量配套的问题。搞好作战力量分门别类建设的配套,推动军兵种作战力量的协调发展,统筹好军队与武警、民兵的力量建设。(马德宝)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