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颠覆性创新中走向“神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贾玉树 杨玉瑞责任编辑:乔楠楠2018-02-09 08:37

中国自古有“兵贵神速”的说法。然而何谓神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阐释。一般说来,它应当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极长的距离,其结果超出当时人们所能想象的范围。由于速度涉及时间和空间两个方面,所以,它取决于特定时代科学理论在时空领域中技术开发的水平。

纵观人类战争史,速度始终是军队克敌制胜的不二法门,包括移动速度、打击速度、保障速度与通讯速度等。从某种意义上讲,国防科技史也始终是以速度为核心展开的。因为它在不断扩展人类活动空间的同时,也在缩短相应的时间。

冷兵器时代,短兵相接,谁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对方,或在更短的时间内把更多的兵力投送到前线,谁就有望夺取胜利。热兵器时代,军队开始在越来越远的距离作战,科学技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释放出巨大的物质力量。如果说,拿破仑时代火炮与骑兵的协同速度还带有浓厚古代色彩的话,那么第一次世界大战出现的坦克、汽车、舰艇、飞机等则揭开了现代战争的序幕,第二次世界大战更是把“闪电战”演绎得淋漓尽致。从此,科学技术变成了第一战斗力,“主宰”了人类战争。

接踵而来的是信息化时代。现代科技突破了第一宇宙速度、第二宇宙速度,战场从天空延伸到太空,形形色色的航天器时刻俯瞰着“地球村”里的一举一动;各种各样的无人系统开始取代人类纵横驰骋在万里疆场,对传统作战方式产生了“颠覆性”影响。与此同时,国防空间从有形的三维空间伸向无形的多维空间与虚拟空间,高度复杂的战争巨系统全面呼唤军事装备向智能化方向发展,陆、海、空、天、电、磁等不同的时空在颠覆性创新中获得前所未有的统一。

当代国防科技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理性化,即自觉运用现代科技的原理、方法和手段,开发新的时空,寻求快速打击的最佳途径和方法。一方面,按照传统思路发展高超音速飞行器。1996至2002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提出三种“突破性的物理学推进技术方案”,分别基于核裂变、核聚变和反物质湮灭原理来发展超高速飞行器。美国“乘波者”X-51型超音速飞行器利用超燃冲压发动机可能实现最高达25倍的音速,让战争进入“读秒”时代。另一方面,根据全新的科学构想创造出新的速度。早在1994年,物理学家阿库别瑞就曾提出一种通过波动方式延展空间的想法,可以使宇宙飞船以10倍的光速实现星际航行。目前这种方法的可行性已经获得证实,尽管还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扭曲空间所需要的能量,远不是当代技术能够提供的,然而NASA还是把它列入其研究计划中。(贾玉树、杨玉瑞)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