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年前写下联名信,如今发出倡议书,面对改革大考——

两代军嫂答卷 一样家国情怀

来源:解放军报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5-13 03:02

编辑同志:

“脖子以下”的改革正在推进,单位的撤并转改、个人的进退走留牵动着每名军人的心,也牵动着每名军嫂的心。面对改革,有着军队“编外后勤队伍”之称的军嫂们将展现出怎样的姿态?东部战区陆军某炮兵旅两代军嫂给出了同样的答卷:理解支持丈夫,让他们心无旁骛地投身改革强军。

31年前,这个旅刚整编完不久,不少军嫂从繁华都市随军来到偏远农村,一开始有人心理上出现落差、思想上有了消极情绪。后来,她们很快调整过来,自觉参与当时在全军开展的“得失观”大讨论,并联名给时任原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写信汇报讨论成果,表态当好丈夫的“贤内助”,无怨无悔支持丈夫献身国防事业。回信中,余秋里主任高度赞扬了她们的高贵品质。

今年,部队再次面临调整改革,这个旅的军嫂们“大局面前不讲任何条件”的家国情怀依旧。前不久,该旅军嫂们以“倡议书”和“签名”的形式向全体官兵表达她们坚决支持丈夫、拥护改革的决心。短短700余字的倡议书,在军嫂微信群里引发热议,跟帖上千条,让广大军嫂形成了“有国才有家,支持改革就是支持‘他’”的广泛共识。

现将31年前该旅50名随军家属写给余秋里主任的联名信和如今军嫂们拥护支持改革的“倡议书”,以及部分军嫂微信群里的精彩跟帖推荐给《解放军报》,一起见证两代军嫂柔弱肩膀上的强军担当。

何艺海、张孝良推荐

31年前,50名随军家属联名致信原总政治部主任余秋里——

走出小家看国家

 1986年,该旅随军家属参与“得失观”大讨论的场景。

尊敬的余主任:

我们衷心祝愿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我们是×××炮兵旅的50名随军家属。我们联名向您写信,汇报“得失观”讨论情况,表达我们——军人妻子们的心愿。

我们先后随军到闽南山区,随军时间长的已近20年,短的刚到部队几个月。50个姐妹当中,有的来自京城闹市,有的来自边远乡村;有的是地方干部、教师,有的是农村妇女。虽然我们的年龄、文化、地区和经历有差别,但作为军人妻子,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们爱上了选择军人职业的丈夫,命运把我们与军队建设相连在一起。我们受过党的培养和教育,是80年代的军人家属。这次部队组织我们开展“得失观”大讨论,开展评选“贤内助”活动,使我们想得更多,看得更远。

过去,我们总认为,找了军人丈夫是苦多甜少,失多得少。为了丈夫的事业,有的姐妹离开城市来到山沟;有的中断了自己所热爱的工作、放弃了较高的工资待遇,到部队家属厂做工。农村来的姐妹们有的生活在鱼米之乡,是顶呱呱的副业能手,随军到部队后,不能照顾两边双亲,顾了这头失那头,一个家庭总不能圆。家属们平时拉扯家常,最关心的总是丈夫的转业去向。这些年,军队转业干部数量多,地方安置有困难。不少家属对丈夫吹起了冷风,感到丈夫在部队干吃亏,我们也跟着吃苦。有的为劝转业还哭闹过呢!

“得失观”大讨论启开了我们的心,使我们走出小家看国家,认识到了军队家属在军队建设中的地位和责任。大家提高了觉悟,克服了过去那些不正确的攀比方法。姐妹们说,边疆海岛的随军家属,她们的工作、生活环境比我们更艰苦;前线牺牲烈士家属,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献出了自己的亲人;地方各个艰苦行业的工作者们,他们失去的不比我们少,对社会的贡献也不比我们小。农村籍的姐妹们还说,“如果不是党和部队的培养,让丈夫提干,我们现在可能还是农家妇女哩”!通过对比,使我们懂得了“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一家不甜万人甜,一家不圆万家圆”的深刻含义。我们失去的只是个人和小家利益,得到的却是军队的稳定和国家的安宁。军人意味着牺牲和奉献,而这种牺牲和奉献也包含我们军人家属;军人需要社会理解,而作为军人家属首先要理解和支持军人。通过学习讨论,我们心里亮了,怨气少了。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利益,我们在某些方面即使吃了一些亏,也亏得甘愿,亏得值得。

敬爱的余主任,我们联名给您写信,不是为了出风头,而是为了表达我们支持丈夫献身国防事业的真挚感情。同时,我们也大胆地建议,在部队干部战士中开展“得失观”大讨论的同时,也在军队干部家属中进行得失观讨论,开展评选“贤内助”活动。报上说过,一人爱兵暖一心,众人爱兵稳军心。军队家属里面,有千千万万个李艳霞、邓阳昆、徐秀兰式的好姐妹。这是我们80年代军人妻子的骄傲,这是我们军队中一支宏大的编外后勤队伍,组织和调动起这支队伍,对军队建设将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我们水平有限,写得不好,请首长批评。

祝首长安康!

×××炮兵旅50名随军家属 

1986年8月31日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