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作战36天,先后在8场重大抗洪战役中发挥关键作用。武警水电七支队总工程师覃壮恩——

拼得此身做堤坝

来源:国防部网作者:吴敏责任编辑:刘上靖2016-07-26 01:17

摘要:武警水电七支队转战湖北蕲春、麻城、孝感等地,在封堵溃口、抢筑子堤、破垸分洪等战斗中。

在滔天洪水面前,一个多月来,武警水电七支队总工程师覃壮恩率领工程技术人员转战湖北蕲春、麻城、孝感等地,在封堵溃口、抢筑子堤、破垸分洪等战斗中,一次次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1   

“除非我累倒在溃口前,否则决不能让洪水肆虐!”站在记者面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的覃壮恩尽管累得似乎连腰都直不起来,但说的话却令人精神一振。

镜头转回数天前。7月17日凌晨3时,湖北黄梅考田河濯港镇西湖地段突发溃口,洪水通过溃口下泄至濯港镇西湖圩,圩内1.5万亩农田、多个村庄、3000间房屋被淹。

武警水电部队闻讯立即从3个方向调集官兵奔赴溃口,执行救灾任务。正在梳理上一次救灾情况的覃壮恩扔下图纸,跳上指挥车,带领技术人员和37台大型机械装备紧急赶赴黄梅。车上,他吃了当天唯一一顿饭——一袋野战自热食品。

当时的情形,只能用严峻来形容:大堤溃口宽度达到80米,水流湍急。覃壮恩初步估算,填筑总方量将达7万方。思忖良久,在连夜召开的抢险作战会议上,覃壮恩提出“堤头裹头保护、石渣戗堤进占、水下抛填推进、水上分层碾压、黏土抛填闭气”战法,被抢险军地联合指挥部采纳。

随着溃口上游堤坝通道成功抢通,封堵抢险关键一战正式打响。

“1号挖掘机抛填推进,2号装载机分层碾压……”覃壮恩像根钢桩立在抢险现场。在他指挥下,封堵工作从溃口两端双向对进。溃口渐窄,流速渐增,待溃口收缩到10米左右时,覃壮恩命令两端挖掘机密集抛填钢筋石笼、格宾石笼,溅起1米多高浑浊水柱。

经过56个小时的艰苦鏖战,考田河濯港镇西湖险段溃口成功实现合龙,比原计划提前2天。

2   

7月14日,天地之间惊雷阵阵。武汉市梁子湖与牛山湖之间的堤坝北岸至南岸间次爆破,长堤在2.5秒中崩塌下沉,湖水奔腾翻涌,两湖瞬时融为一湖。

2.5秒爆破背后,凝结着覃壮恩的智慧与汗水。

12日晚11时,梁子湖水位超过警戒线,随时可能漫过大坝。覃壮恩临危受命,负责筹划梁子湖破垸分洪。

经过一夜奋战,覃壮恩递交了一份详细的爆破方案。为取得破垸最佳效果,他多次利用计算机系统进行模拟试验,制定出“路面破除,分段作业,一线平推,精准设计,精准放样,交叉网络,微差爆破”方案。整个爆破将从北向南依次起爆,微差0.25毫秒,爆破时间2.5秒。

覃壮恩率领6组工程师走上堤坝,指挥14台反铲车、5台“啄木鸟”破碎锤打碎隔堤表层厚约40厘米的混凝土。爆破炸药分别放置在333个药室,形成111个爆破段。因为紧邻湖面,水下深度1.5米的药室出现严重渗水。见此情景,覃壮恩跳入药室,泡在水中校正炸药的安放角度和深度,确保每一个环节都精准到分秒。

14日7时,随着一声“引爆”命令,阵阵巨响中,空中出现长约1公里的巨大褐色土墙,隔堤土崩瓦解,破垸分洪取得成功。

经专家组检查,梁子湖隔堤上333个炸点全部起爆,无一哑弹。

浩淼湖水,奔流远逝。迈着疲惫而坚定的脚步,覃壮恩走向新的抗洪抢险阵地。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