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兵场上如何拿出临战状态

——对民兵预备役部队开展实战化训练的调查与思考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卢军 舒启东 张锋责任编辑:汤传飞2016-10-19 10:25

为填补老兵复退后的训练空当期,云南省临沧军分区及时组织官兵、民兵开展实战化演练,不断强化备战意识,锤炼战斗本领。柯穴

摆开练兵场:剔除“守摊子过日子”的标准

实弹射击突遇大雨,是打还是不打?打,可能有安全隐患;不打,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打与不打考验的不仅是官兵的训练素养,更是指挥员的战斗意志。今年4月,安徽某预备役团组织预备役官兵训练时遇到的这个问题颇具代表性。

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但记者在调研中却发现,类似轻武器射击距离拉长,“金牌射手”失手;转换陌生地域,“活地图”迷路;阵地接连转移,“神炮班”失准……这类似现象,在后备军训练场上还真不少。

为何环境一变,一些现役和预备役官兵会频频失手、失准?这些“怪现象”看似无关紧要,但真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都是要人命的大事、事关战斗胜败的要事。

练兵打仗从来无小事,为何有的官兵却不以为然?细一探究,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就在于,我们大脑深处的和平积习在作祟。

思想决定行动。

军不思战,国之大患。“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淡忘了能打仗、打胜仗的使命担当。军队的根本属性是战斗队,预备役部队和人武部隶属军队编制序列,根本属性也是战斗队。但因长期的和平环境,后备不用、后备无用、后备后用等错误观念,导致一些民兵预备役人员头脑里滋生了和平麻痹思想,训练场上弱化、偏离甚至违背实战化训练标准的现象自然不可避免。”山东省军区司令员荣森之的这番见解,道出了当前后备力量战线实战化训练“实”不起来的根源所在。

“只要军装在身,就一天也不忘战,就一刻也不放松。”今年年初,在山东省济南警备区党委议训会上,政委王兴树就一针见血地指出个别同志身上存在的四种“观念积弊”:以搞协调拉关系立身的“能力标准”,消极保安全的“守摊子标准”,得过且过的“混日子标准”,贪图舒适生活的“过日子标准”。

应该说这“四个标准”,在后备力量系统还有一定的市场。为此,针对这些问题,这个警备区党委正本清源,从剔除官兵思想中和平积弊的“腐肉”入手,采取集中辅导、讨论辨析、典型示范、实践感悟等方法,组织区领导和各团级单位主官封闭集训,用大道理破除歪歪理,校正广大民兵预备役人员精武建功的价值取向。

备战能战方可慑战止战,兴训实训才能不辱使命。

令人欣慰的是,乘着改革强军的强劲东风,省军区各级从筑牢民兵预备役人员强军兴军思想根基入手,通过开展实战化训练的探索与实践,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焕发强军热情,激发强军动力。

训练易则征战难。随着和平积习的破除,战斗力标准的进一步确立,民兵和预备役部队的实战化训练水平在不断提高。

去年9月,7支民兵预备役高炮队伍分别在福建、陕西、天津、山东、四川、广东和辽宁等地先后接受了总部考核组的巡回考核。据考核组负责人介绍,这次考核按照信息化条件下城市联合防空作战的要求,紧贴民兵预备役高炮队伍的使命任务,以基础理论、基本技能、指挥所演练为主要内容,突出民兵预备役高炮队伍必须熟知的理论知识、必须掌握的岗位技能、必须具备的指挥能力,突出实战化,强调信息化,全程规范化,有效检验了民兵预备役队伍遂行任务的能力。

7月13日,一场检验性机动作战防空演练在东部战区空军导弹某旅阵地举行。近百名预编预备役人员补入原专业技术岗位,与现役官兵混合编组,冒雨展开战斗课目操作。这些刚刚征召回营、只经过10天临战强训的预备役人员,在各自的战斗岗位,出色完成了演练任务。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