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据守天山到飞出国门,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豹”战机的崭新航迹,就是空军转型建设的生动缩影——

异国空域铁旋风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建文 王晓飞责任编辑:高丽萍2016-12-22 10:50

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豹”战机正在进行飞行训练。车孟涛 摄

天山脚下,寒风乍起。初冬,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一个普通的飞行日,飞过7个不同机型、有近1600个小时飞行经验的领航主任陆俊戎驾驶“飞豹”战机凌空而起,飞越天山、展翅苍穹。

返航归来,陆俊戎告诉记者:“我们旅驻扎在天山脚下,过去一直装备歼击机。2012年换装歼轰一体的‘飞豹’战机,标志着我旅成为一支肩负突防突击使命的空中进攻力量。”

时间回拨到9月21日。吉尔吉斯斯坦巴雷克奇市埃杰利维斯训练中心,“和平使命-2016”联合演习现场,靶场上的“V”型靶标若隐若现,给异域战场增添了几分神秘。

11时53分,陆俊戎和战友驾驶的4架“飞豹”战机如游龙出动,呼啸着穿破云层抵达靶场上空。进入、俯冲、发射、拉起……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数十枚拖着红色尾焰的火箭弹,如同长了眼睛般直奔靶标。只见地面沙尘四起,火星点点,目标被炸得粉碎。

“本次演习,我们采取境内起飞、远程奔袭、多机同时进入、对境外目标进行精确打击的作战样式,标志着对陌生地域突击能力实现了新的提升。”陆俊戎说。

这并不是“飞豹”战机第一次在国际场合亮相。早在2007年,我军就派出两架“飞豹”战机参加“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军演,与友军协同对“恐怖分子”实施联合攻击,打击纵深之“敌”,展现了中国空军的风采。

那时,“飞豹”战机装备部队的范围还没有那么广,陆俊戎和战友只能从电视中领略“飞豹”的英姿。2012年“飞豹”在该旅列装后,他们还曾到参演部队取经学习。几年来,陆俊戎和战友驾战机战荒漠、上高原、飞远海,训练内容不断拓展,从打固定目标到打移动目标,从打模拟靶标到打实体靶标,从已知条件下训练到未知条件下训练,填补了该型战机训练的多项空白。

长时间贴近实战的训练,让该旅在走出国门时底气更足了。去年的“雄鹰-Ⅳ”中巴空军联合训练中,“飞豹”优良的技战术性能令巴方参训人员赞不绝口。那次训练,中国空军派出歼击机、歼轰机、预警机等飞机参训,巴基斯坦空军派出歼击机、预警机等飞机参训。陆俊戎和战友驾驶“飞豹”与各种机型协同作战、混编出击,在红蓝体系对抗中展现出了高超的技战术水平。

今年7月至8月,“国际军事比赛-2016”在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举行。在其中的“航空飞镖”项目比赛中,“飞豹”战机与苏-24、苏-30、苏-34等世界著名战机同台竞技,参加了空中领航、实弹攻击、复杂特技、体能测评、目视侦察5个项目的角逐,获得轰炸机组总评第二名。特别是,在只进行了10分钟靶场适应飞行的情况下,陆俊戎的战友王小军、罗峰机组在对地目标作战比赛中获得满分,4枚火箭弹全部命中靶心,是所有参赛国唯一一支火箭弹全部命中靶心的代表队。

一滴水能够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支部队从据守天山到飞出国门,同样折射着一个军种的转型建设。陆俊戎深有感触地说:“‘飞豹’在我旅列装,是在加快建设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强大人民空军背景下进行的,这既体现了我国经济和科技实力的长足进步,更体现了我们战略观念的与时俱进。”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空军参加联演联训的步伐也越迈越大。从“和平使命”联合演习到“雄鹰”系列联合训练,再到“国际军事比赛”系列联赛,近年来,空军参加联演联训联赛实现了兵力规模从单机平台到多种机型体系出动,参加兵种从单一航空兵到空降兵和地面防空兵,参演装备从引进装备到自主研发装备,参演频率从一年一次到一年多次。空军参谋部训练局战役训练处处长姚正业介绍说,这个过程中,中国空军展现了开放、自信、合作的姿态,也从外国空军同行身上感受到了更多的实战化训练气息。

“主建不能忘战,我和战友将时刻不忘练兵备战、能打胜仗这个初心,紧贴使命任务、作战对手和战场环境,强化实战化训练,不断提升打赢能力,维护国家空天安全。”陆俊戎说。(李建文、王晓飞)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