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名女兵军舰上8平米的"蜗居"生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罗辑 王静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1-16 04:30

略带腥味的海风拂来,当停靠在码头的威武战舰出现在眼前时,女兵们禁不住欢呼起来——在经过长达8个月的基础训练和层层筛选后,这群新入伍的女兵,终于走上舰艇,此时,就连鞋跟敲击甲板的声音都带着喜悦的节奏。

“天哪!这里能住人吗?”走到舱室门口的张可惊得不由倒退了一步,不到8平米的空间里,竟然摆放着两张架子床、4个衣柜、1张书桌。“我家的洗手间都比这大,这怎么住呀!”

一阵忙乱后,4个姑娘终于把自己塞进了各自的“格子间”里。

女孩们卸下的背囊里,总少不了一些“涂涂抹抹”的瓶瓶罐罐,但在一尺宽的柜子里要合理安置它们,还得科学统筹使用空间。于是,只能把面霜、保湿霜等扁盒子“叠”起来……末了,还得把最贵的“瓶子”塞到挂起来不常穿的衣兜里面。安置完这一切,见张可啧啧摇头,小白拍拍她,拽了句古文:“人都摞起来了,况乎化妆品哉?”

8平米的舱室,人均空间不到2平米,但人均空气——这个还真不好算。那次,小白犯馋,吃了一包上舰偷偷带进来的兰花豆,睡觉时顿觉一股“洪荒之气”在肚子里横冲直撞……结果,满舱室弥漫的味道久久未能散去,招来了大家群起攻之。末了,几个女兵定了两条君子协议,第一,不能带豆类零食进舱;第二,实在忍不住时要打报告,事后造成严重后果须买零食予以“补偿”。

日子,就在爬上爬下、挤进挤出、吵来吵去中一天天的过着,你踩着我的胳膊,我碰翻了你的杯子所引发的小冲突时有发生,只是越来越少——在这样的空间里,大家已经越来越习惯比普通连队要求更高、标准更严的秩序感。

第一次紧急情况处置演练,听见哨声,4个女兵条件反射般弹坐了起来。结果,睡上铺的小唐和丽华的脑袋无一幸免撞到舱顶的供暖管道上,小唐更是撞得半天没回过神,被大伙七手八脚抬进医务室——演练顿时多了一层“实战背景”。打那以后,几个人逐渐总结摸索出了一套“原地翻身下床法”,所有衣服、装具在睡前一定是放在固定的位置,哪怕是不开灯都能摸得到。

说起那两根供暖管道,小唐和丽华就心有余悸。那是舰上的两根主供暖管,刚好通过了4个姑娘所住的舱室,又刚好横卧在小唐和丽华的头上。供暖温度不高时,管壁容易凝结小水珠,滴落在床上。温度高时,整个舱室就像个桑拿房,最高时达50多度,衣服常常是汗湿了被“烤干”,干了接着又被汗湿。还真别说,一段时间下来,姑娘们都瘦了不少,尤其是“块头”最大的小白,瘦了近20斤。

当然,这两根管道也不是一无是处。第一次出海训练,一想到要在海上漂一个多月,离港前,姑娘们疯狂地购买了一堆零食。零食放哪里?这可难不倒聪明的姑娘们,有人提议把零食摆放到管道上方。大伙一试,果然两根管道上方的截面能摆不少。只要放置合适,检查内务时基本不会被发现。

但出海不久,风浪就打破了姑娘们对凭窗远眺、美食美景的那份憧憬。海上风浪中那种无处可藏、无时无刻的眩晕感时时搅动着人的五脏六腑。

最先“告急”的是张可。她在一阵令人不太习惯的“沉默”后,突然哇的一声,吐在了地板上。顾不上自己也昏昏沉沉,3个姑娘拿墩布、递毛巾、端脸盆打热水……张可刚想说什么,丽华朝她嘘了嘘:“等下那班岗我替你,你躺着吧。”也不知道是呕吐还是感动,反正张可的眼眶一直红红的。

然而,任务不会因为晕船而停止,毕竟战舰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就拿损管消防来说吧,虽然张可是专职损管消防员,但真正遇到险情,每个人都必须是消防员。对于这些平日在家穿衣如同绣花的大家闺秀们,要想在几十秒内穿好几十斤重的消防服并不容易。于是,姑娘们就借回一套——因为舱室实在太小,只能轮流练习,而其他人则围观点评:“你的脖子太僵硬了”“粘扣不粘牢,你就等着挨烫吧”……在叽叽喳喳一片“找茬”声中,姑娘们的穿衣速度越来越快。面对每人都要背上的几十公斤重的氧气罐,姑娘们又反复琢磨,摸索出了一种“两人协作侧身背罐法”。那次舰上组织演练,4个姑娘整装出发,第一时间冲到损管位置。着实把那些跟她们几乎同步赶到的男兵小伙伴们惊呆了。

小唐因为记忆力好,学历高,被分配到作战专业。实操还好,但最头疼的是背记专业要点——厚砖头一般的专业书,在摇晃的舰船上盯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小唐不一会儿就感到恶心和头疼。

“这个问题好办,以后你看书头疼了我读给你听。”丽华一席话,差点没让小唐的泪珠夺眶而出。打那以后,舱室里就经常传出丽华那带着山东口音一字一句的读书声。而小唐的记性还挺争气,时间长了,竟练得“过耳不忘”。当然,丽华也没白读,日复一日,机电专业的丽华竟也成了半个作战专业通。

海上紧急搜救、海空联合对抗、物资油料补给……伴随着战舰向大洋驶去,一个个演练课目正有条不紊地按计划进行着。舱室广播里时常传出的警报一次次让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充满着有序的紧张——忙忙碌碌中,姑娘们似乎逐渐忘记了刚上舰时的种种不适,忘记了睡前做个面部护理,甚至忘记了哪个角落里还塞着的零食。直到有一天休息日,小唐突然惊叫:“哎呀,我最爱的巧乐兹长毛了。”“书桌缝里的凤爪包装袋也‘跑气’了。”……

于是乎,大伙又像刚上舰时翻箱倒柜藏“宝”一样地寻“宝”。扔掉了过期变质的,看着桌上硕果仅存的“宝贝”,姑娘们相视一笑,都乐了。那一张张笑脸,就像舷窗外的深蓝一样,那么纯净,那么美……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