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相伴十六载 兄弟走留皆深情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廖丹阳 杨继康 朱伟责任编辑:刘上靖2017-01-19 07:15
闵来(左)离队前夕,兄弟俩深情话别。

南国寒冬,大山深处云雾氤氲。

“送战友,踏征程。默默无语两眼泪……”刺骨的寒风中,伴随着深情的歌声,火箭军某旅警卫营副营长闵猛和战友为即将退伍的孪生弟弟、该旅阵管营四级军士长闵来送行,依依不舍地为弟弟摘下军衔、领花……

离别前夜,兄弟俩促膝长谈。

“哥,其实我舍不得走,部队在改革,但我现在患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病,部队是要打仗的,倘若我拖着病躯,占着岗位,岂不是拖部队的后腿……”

“弟弟,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向党委写了书面汇报:进退走留,坚决听从组织安排!”闵猛应声答道。

16年前,这对孪生兄弟从湖北广水的小山村入伍到火箭军某导弹部队,肩负起守护“大国长剑”的光荣使命。

“哥,你还记得新兵那会儿么?连队组织5公里武装越野,我总是跑不过你,但每次看见你在我前面,我都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想要追上你!”闵来说道。

“当然记得!” 闵猛接着说道:“新训结束我就成为部队第一个列兵班长。而你在训练团当炊事员。那会儿,我还挺担心你,从没上过灶台的你经过两年锻炼,居然成长为‘军中大厨’,不容易!”

“是啊,你也凭借过硬的素质荣立了三等功。那会儿,咱俩是爸妈的骄傲!”一提到父母,兄弟俩潸然泪下。

2003年1月16日深夜,歹徒入室抢劫,闵猛和闵来的父母惨遭杀害。兄弟俩一夜之间失去世间最亲的人,悲痛欲绝。

部队得知此事,第一时间安排干部陪同兄弟两人回家料理父母后事,一起安葬了老人。

“多亏部队领导和战友们的关怀帮助,否则,年轻气盛的我们不知会干出什么傻事。”闵猛含泪说道。

部队大家庭的温暖,激励着兄弟俩将全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2005年,闵猛被保送入学。

毕业时,闵猛放弃留校任教的机会,回到那个远离繁华都市的驻山沟部队。

2013年,警卫营成立特战队,在陆军特战旅学习过的闵猛成为第一任教官。闵来也提出申请加入特战队与哥哥一起接受“魔鬼训练”,最终成为一名特战队员。

后来,闵来调入阵管分队。面对全新的专业,他又拿出那股不服输的狠劲刻苦训练,在专业比武中屡屡摘金夺银。

汽笛声声催人急。在告别仪式上,在鲜红的党旗下,闵来郑重承诺:“我永远是一名火箭军战士,若有战,召必回!”

目送弟弟远去,闵猛久久思绪难平:改革当前,转身亦是出征,留下当知责任更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